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幻世双生

希望

幻世双生 幸西南 2584 2013-09-08 14:58:44

  安心听了痛哭失声,她伏在爱人怀中,殷切恳求:“莫雷,你快些跟孔图兄弟回去吧,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好好地活着……”

莫雷却苦笑摇头,轻轻扶起妻子,温柔地说道:“安心,时候不早,磨坊该开门了。你先去忙,我有话要与孔图说。”安心见莫雷神色凝重,便答应着站起身来,擦干脸上的泪水走出门去。

安心走后,莫雷支撑着坐直身体,郑重地望着孔图:“好兄弟,这次劳烦你来,是想请你再帮我一个忙,也许,这也是最后一次了……”孔图眼中有些酸涩,急忙扯出一个笑容:“不要胡思乱想,你放心,我既然来了,自然会有办法保你周全。”莫雷却摇摇头,恳切说道:“人界虽然气象平和,对修灵来说毕竟还是异界,我不能再拖累了你,事成之后,你就早早回去吧。”孔图勉强微笑道:“先不谈这些了,你说说看,需要我帮什么忙?”莫雷望着好友,忽然展颜一笑,那笑有如清风拂面,恰如二人初遇之时,朗朗少年,风华正茂。莫雷说:“我想请你帮我把翅膀斩除干净。”

孔图闻言大惊失色,刚要反对,莫雷已经接着说了下去:“如果斩掉翅膀,放弃全部灵力,或许能留在人界当一个普通的人类也未可知……”孔图听了连连摇头:“绝对不行!根据典籍记载,修灵的等级越高,翅膀的灵力也就越充沛,除了支持天赋技能之外,还承担着滋养血肉生命的功用。你若是普通修灵也就罢了,但对于高阶修灵来说,翅膀几乎就等同于性命一般。如此一来,你说不定会当场毙命,即使侥幸存活,也未必能如你所愿做个普通人类,后果委实难料……不行,不行,此事凶险万分,切不可轻易尝试!”

莫雷听了苦涩一笑:“孔图,你知道我的性情,我虽然不及你行事缜密,但也不是莽撞之辈,只是,我如今实在想不出别的法子,你可知道,安心她……已经有了我们的孩子啦……”

孔图听了,惊讶之余忧心不已,思索良久,仍然一筹莫展。沉默半晌,他紧紧握住莫雷的手:“少年时你曾救我一命,如今是我报答你的时候了。何况你我相交一场,情谊深厚,根本就谈不上什么劳烦和拖累,我早就听闻幻妖界满布奇花异草,你在家等着,我这就去那里寻找药草……”

说完,孔图转身便走,莫雷急忙将他一把拉住:“不行!幻妖界环境险恶,你一介文弱医者,如何能只身前往?孔图,你也无需如此焦急,我虽然病弱,不也支撑了这许多时日么,你何不先在人界试着寻找,也许会有意外发现……”

孔图闻言思忖片刻,忽然想起什么:“对了,竟然忘了问你,你的翅膀是如何受的伤,怎会严重到要自断羽翼的地步?”

莫雷将寒苍山之事讲给孔图听,孔图听了忽然扬眉一笑:“这就容易多了,万物相生相克,自有定数,那怪鱼生长之地,必然有它的克星在,若去那里寻找,定会有所收获。”

莫雷听完也舒展眉头,随即担忧地握住孔图双手:“你一定要当心那些怪鱼,此外千万多加留意,那里或许还有其他伤人之物……总之不要久留,找不到就早些回来。”

孔图微微笑道:“放心吧,你有所不知,你不在的这段时日我颇觉无聊,跟着一位武修灵学了不少本事,制敌固然不足,防身可是大大有余。”

说完,他将所带之物精简了一番,问明寒苍山的方位,抖擞精神,告辞而去。

孔图到达寒苍山顶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星光之下,花草丛中的一些褐色石块隐隐透出光亮,有一些甚至通体发亮,将一旁花瓣已经闭合的鲜花映衬得格外美丽。

他轻轻走近寒潭,果然见到几尾模样古怪的玄冰鱼正在潭中游弋,它们不时翕动口唇,白森森的锐利牙齿时隐时现,甚是骇人。

然而孔图绕着寒潭走了数圈,也没有发现可供它们捕食之物,潭中似乎除了玄冰鱼外再无其他生灵,而依照那鱼的活动范围,却又绝难跃出潭水摄食花木草籽。

孔图心中不由纳罕,潭水如此冰冷,即便玄冰鱼自身同样阴寒无比,但它们频繁游动,仍会损耗大量体力,断无不进食的道理,莫非……一个可怕的念头涌入脑海,莫非它们根本就是有人特意豢养在此的不成?

想到这里,孔图不禁有些惊怕,他急忙深深呼吸吐纳,情绪才慢慢安定了下来。转念一想,孔图转身走向最大最亮的那块岩石,蹲下身体仔细查看。那石块似乎颇有灵性,察觉有人靠近,忽然光芒更盛,隐隐透出融融暖意。孔图伸手摸摸岩石的表面,只觉触手光润温热,而且停留的时间愈久,热度便愈发明显,渐渐竟有了烧灼之感。

孔图收回手来,心中稍稍安定了一些,看来这石头便是那寒潭和玄冰鱼的克星了。仔细一想,却又忍不住皱起眉头,典籍中虽有不少可供入药的灵石金属,却都已经过了千百次试验,用法和用量都颇为考究,如今莫雷体质极弱,他虽自恃医术精湛,却也不敢冒险尝试内服,思前想后,决定还是先带一块石头回去,研成粉末敷在伤处,看看效果再做打算。

自那日起,孔图也在人界住了下来,那灵石质地奇异,研磨起来颇费气力,除了制作灵石粉末之外,他亦遍寻森林山谷,采集可能对莫雷身体有益的草药,冥思苦想,百般尝试。

莫雷身在病中,饱受苦楚,又自觉连累了好友、错待了妻子却身不由己,因此性情有变,时而消沉,时而狂躁。安心人如其名,总是温情陪伴,柔声劝慰,独自一人经营磨坊、料理家事、照顾爱人,从无怨言。

看着他们恩爱的模样,孔图时常会觉得迷惘。他忽然发觉,自己对于幸福和成功的概念,其实仅仅源于前辈修灵的机械灌输:成为本领最强的医修灵,和能够与自身等级相匹配的女性修灵成婚,养育一个天资更好的孩子……这一切,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

三天之后,莫雷的翅膀终于有了变化,却并不是好转,而是骤然流血不止,片刻之后,莫雷已经陷入昏迷。

安心见了又惊又痛,不慎动了胎气,孔图一边救治莫雷,一边照顾安心,整整忙了半日,两人的情况才渐渐稳定下来。

孔图满头冷汗地坐倒在床边,苦思良久,忽然恍然大悟。莫雷的伤情已经接近终末阶段,体内寒气太盛,再放些大热之物上去,非但不能与之抗衡,反而使得局部血气激荡,造成出血不止。想到此处,他第一次产生了绝望之感,究竟如何才能祛除掉莫雷体内的阴寒之气呢?

那天之后,尽管孔图四处采药,悉心救治照料,莫雷的身体还是日渐衰弱,他的双翅毫无起色,昏睡的时间也越来越长。然而,此时的莫雷却显得无比平静,仿佛对危险浑然不觉。清醒的时候,他就静静地凝望着妻子,表情平和而幸福。

但孔图却发觉了安心眼中的忧伤和慌乱,莫雷沉沉睡去之后,她总会握住爱人时而火热时而冰冷的手,反复揉按摩挲,然后贴近自己腮边,无声哽咽。

孔图终于下定决心,趁着莫雷昏睡,他辞别了安心,带着自己唯一的武器——那把莫雷送给他的锋利匕首,到幻妖界去寻找品级更高的药草。

孔图万万没有想到,此行之后,他也会同样深陷情牢,百般挣扎却无力逃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