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幻世双生

自由

幻世双生 幸西南 2644 2013-09-08 14:58:44

  孔念跟了几步,张口欲喊,却又默默停住,低下头去。

涂佳此时施了一礼:“奴婢已经完成了公主交办的差事,驸马若是没有其他事情交代,那奴婢就先回去了。”孔念心烦意乱地摆摆手,涂佳再施一礼,转身翩然离去。

孔图知道儿子心中难过,并未立刻上前安慰,待孔念回转身怏怏坐下,才走到他的身前,低声问道:“念儿,你究竟在恩宁塔见到谁了?回来后为何对迪儿如此遮掩?”孔念抬起头来,忽然泪盈于睫:“爸爸,其实,其实我在塔上见到了苏离姐姐,她竟说愿意嫁我,还说什么苏策将她指给谁,谁就是她的夫君……我不明白,这其中究竟有什么古怪,让她对莫迪哥哥绝情至此?”

孔图听了久久不语,半晌才长叹一声:“按照苏策的意思,你和苏离成婚之后,便要离开这里,搬到秋瑟城去居住,到时还要封你‘城主’之衔……依我看来,许是苏离再也不愿忍受这里压抑躲藏的生活,宁可嫁你,也要早日离开此处吧。”

孔念听了,不禁惊叫出声:“要我去秋瑟城当城主?那里不是残障修灵集中之地么,我如何能管得了他们?再说,既是如此,那让莫迪哥哥娶了苏离姐姐,他们不也一样可以离开这里么?”孔图闻言苦笑起来:“我也只是猜测,内中详情并不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苏策如此安排,本意并非是打发苏离,公主一介女流,身边又无人可以依附,即便有些碍眼,少见少理便是。因此,我想苏策的目的原是让你尽早离开,至于究竟为何,恐怕还要问你自己……”

孔念此时想起自己撞破王子真身一事,心中仿佛有些明了,一时却又无法理顺,焦躁地踱了几步,忽然灵光一现,转身喜道:“其实这也容易,我既是城主,自然要有几个随从下属,城里也要有工坊学馆之类的吧,我就将莫迪哥哥要来当我的工坊主管,等到了秋瑟城,苏策鞭长莫及,我再成全他和苏离姐姐便是。”

孔图轻轻叹道:“要是事情真有这般容易,这倒不失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你和迪儿若能离开此处,天高地远,从此自由自在,我和你莫雷伯伯也就再无牵挂了……”他随即打起精神:“无论如何,婚事还是要筹备一下,虽然公主那里自会有人安排打点,仪式也将由王室来筹备,但咱们毕竟是迎娶新人,人家又是公主的身份,还是讲究一些的好。念儿,你可有什么珍贵之物能当作聘礼的么?”

听了父亲的话,孔念下意识地转头看看自己的床榻,随即连连摇头:“我不懂这些,因此并不曾留心过。”孔图点点头,伸手探入怀中,取出一支华美的簪子,簪头镶满了各色宝珠,日光一照,七彩光芒流转,煞是好看。孔图望着簪子,有些惆怅地说道:“这原是你祖母之物,本来是让我送给你母亲的,但你母亲她自恃美貌,从不额外佩戴饰物,因此一直留在我的手中。如今就交给你做聘礼吧,将来若是能够成全迪儿和公主,也可当成是给他们的贺礼……”

这还是孔念第一次听父亲主动提起母亲,他不由屏息凝神,定定地看着孔图,期盼着父亲能继续说下去。

孔图见状不由苦笑起来,沉吟良久,他点头说道:“也好,如今你就要离开我的身边,也是时候跟你好好讲讲你母亲的事了。念儿,我一直以来对此事颇为避忌,其实不过是因为有些事情我至今也未能想通,你母亲她性格多变,行事诡谲,有时甚至判若两人,确实颇费思量。如今重提往事,多思无益,此生此世,恐怕也没有再见的机会,希望你不要过于挂心,就当成是幻妖天性使然,不要过多责怪她吧。”

当年,莫雷前往人界寻找采桐之后,孔图的生活反而比从前更加忙碌。因为一旦空闲下来,他就会觉得有些不知所措,这几年,他已经习惯了闲暇时跟着莫雷到某个新奇的地方去,采一些罕见的药材,或者看一些陌生的风景,而现在,他又一下子回到了从小到大那种循规蹈矩、闭门修习的状态,日复一日、平淡无奇。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孔图心中渐渐忐忑起来,眼看数月过去,莫雷却依然音讯全无,会不会是出了什么事?

思来想去,孔图采来大量允灵草,加紧炼制保灵丹,他暗暗想好,再等两个月,若是莫雷还未回来,他便动身去人界寻找。

两月之期一过,孔图便打点行装,直奔人界而去。刚刚到达两界相交的广袤荒漠,他猛地停了下来,就在方才,虽然轻浅但始终连续的失踪草气味忽然消失了!

孔图心急如焚,他思索良久,却毫无头绪,只得先奋力飞过荒漠,准备等到达人界时才想对策。

所幸飞到半途,失踪草的气味再次出现,孔图又是喜悦又是担忧,他循着那气味一路寻去,白天步行,夜间飞翔,只有实在困乏时才停下来休息,然而半月之后,失踪草的味道却再次消失,并且一去杳然。

孔图只得四处打听“采桐”的消息,历时月余却毫无收获,正在忧虑,失踪草的气息忽然冲天直上,孔图不禁周身一震,是莫雷点燃了失踪草!心知莫雷遭遇大难,孔图日夜兼程,不眠不休地赶了几天路后,才终于寻到了一座村镇的尽头。

孔图一眼认出,面前这座磨坊檐下精巧美观的瓦罐盛器、一旁石屋院落中疏密有致的栅栏,还有窗棂上工整秀丽的镂空花纹,正是好友莫雷的手艺。孔图难掩激动,他走近石屋,刚要敲门,房门却忽然开了,一个身材柔弱的人类女子走了出来。四目相对,孔图忍不住在心中惊叹,好美的一双眼睛!女子容色忧伤,看到孔图,先是吃了一惊,随后警惕地后退一步,用身体掩住屋门:“你是何人?”孔图急忙也后退了几步,躬身行礼:“我叫孔图,请问,莫雷可是在此居住?”女子闻言愣怔了片刻,随后惊喜地叫道:“你就是孔图兄弟?快,快请进来吧!”

室内收拾得整洁舒适,一个身影侧躺在床榻之上,似乎已经睡熟。孔图定睛一看,心中大惊,眼前清瘦虚弱、眉头微蹙的男子,正是从前活跃强健的好友莫雷!

听到响动,莫雷醒转过来,他看到孔图,表情且惊且喜,如在梦中。孔图上前握住莫雷的手:“是我,莫雷哥哥,我来寻你了。”

莫雷激动地紧紧回握住孔图的手,旋即愧疚地低下头去:“都怪我行事鲁莽,还要劳烦你冒险前来,真是对不住你……”孔图还未回答,莫雷已经拉过那位女子,对孔图说道:“孔图,这是安心,我的妻子。”孔图大吃一惊,他看看安心,又看看莫雷:“你,你就是为了她才滞留此地的么?这里的人知道你的身份么?保灵丹应该早就吃完了吧,你……唉,你也未免太过儿戏了些……”安心此时忍不住“嘤嘤”哭泣起来:“孔图,你快帮他看看吧,他的翅膀快要保不住了……”

孔图急忙转过莫雷的身体,撩开衣衫,他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莫雷的右翼几乎已从根部离断,肩背包裹着厚厚白布,布上赤血殷殷。他小心地揭开白布,触目所及,无不血肉模糊。再看左侧,丰沛白羽已脱落大半,皮肉已经开始萎缩。仔细检查了半晌,孔图叹了口气:“虽然我并不清楚出了什么事,但你也不该糊涂到自断羽翼的地步,翅膀是咱们修灵的灵力之源,如今你根基已伤,吃再多的保灵丹只怕也无力回天,莫雷,你还是随我回修灵界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