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幻世双生

厮守

幻世双生 幸西南 2539 2013-09-08 14:58:44

  与伊诺分开后,孔图带着凌霜花赶回人界。喝下凌霜花调制的药汁,莫雷觉得身上轻快了许多,他打起精神,忽然发觉孔图神色有异,便提议孔图陪他出去走走。

两人一起来到启河岸边,正是冰雪初融的时节,迎面吹来的风还带着刺骨的寒意,孔图关切地说道:“还是回去吧,这里太冷,待久了只怕你的身体会吃不消。”莫雷摇摇头,沉吟着开口询问:“孔图,你这次去幻妖界,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我隐约觉得,你与从前似乎有些不同……”

孔图一张俊脸顿时红透,那个旖旎的夜晚,那个神秘的幻妖女子,确实使得他完全背离了一直以来的生活轨道,对此,他想忘而不能,想放却不舍,几番挣扎,却愈发沉沦其中……

那夜过后,孔图昏沉醒来,四下静寂,只能听到泉水淅沥之声。他望着粗糙的石壁怔忪了片刻,骤然想起昨夜种种,孔图心中惊骇,急忙翻身坐起。

洞中却并不见伊诺的身影,身下不知何时铺上了厚厚的草垫,还有一袭红衣缠绕腰间,将他的肚腹紧紧护住。

孔图取下红衣拿在手里,上面还残留着伊诺身上的芬芳,他的脸不禁红得热透,翻身下了石台,向洞口处走去。

刚走了几步,忽闻脚步轻响,却是伊诺抱着什么东西走了进来。看到孔图,伊诺也不由红了脸,她低头沉默了片刻,才轻声说道:“你醒啦……睡得可好,觉得冷么?”孔图这才看清,她双眼微红,已经换上了一身崭新的水红色衣衫,怀中还抱着一只不小的包袱。见孔图只顾着看自己,伊诺羞涩地从他身边绕过,将包袱放在石台上打开,手脚麻利地收拾了起来。孔图呆站在原地,讷讷说道:“昨晚……昨晚是我唐突了……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伊诺停下手里的动作,沉默了一会儿,才低声回应道:“没什么可负责的,昨晚是我自己甘愿,而且,而且我心中,其实欢喜得很。你若是后悔了,早早离开就是。”这话委实太过胆大,听起来却情真意切,孔图闻言,心里说不清楚是何滋味,似甜似苦,又似茫然。

两人沉默许久,孔图又问:“这包袱从何得来?你,莫非你又回你叔父那里去了么?”伊诺摇摇头:“这是我一直藏在附近的宝贝,是……是母亲早年为我准备好的嫁妆……”这样说着,她将包袱里的东西一件件摆好,琳琅满目,四季衣物配饰一应俱全。最后,伊诺取出一面做工精美的菱花古镜,她望着镜中的自己,轻声叹道:“这镜子还是我母亲用惯了的,她见我喜欢,就送给了我……”说到这里,伊诺垂下眼帘,泪水簌簌而下。

孔图走近伊诺身边,犹豫着将手放在她单薄的肩膀上:“你别难过,以后……以后有我陪你。”

伊诺哽咽着靠进孔图怀中,两人在石台上相拥而坐,孔图轻抚着她柔亮的秀发,低声问道:“这床草垫甚好,不仅能挡住石台的寒气,而且细密柔软,颇为舒适,你是从哪里找到的?”伊诺收住泪水,俏皮地圈住他的脖子:“你呀,光顾着自己睡,连我起来编织草垫都不知道。这可不是寻常的野草,是我上次逃亡时在松提火山脚下找到的火棉草,它保暖轻柔,遇水不腐,遇火不燃,用来编织草垫草席再合适不过了。”

孔图心中感动,忍不住低声承诺:“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待你,尽力令你快乐安然。”伊诺微微歪头,撅起嘴巴看着他:“那……你能一直留在这儿陪我吗?能不再回修灵界去吗?”

孔图闻言苦笑起来:“这个你大可放心,现下这种境况,只怕我想回修灵界也是回不去的了……”伊诺听了神色微变,随即将头埋在孔图胸前,闷闷地说道:“怎么,莫非你们修灵不准和幻妖来往么……那,那我们断了就是……”孔图摇摇头,语气低沉地回答:“那倒不是,只是历代以来,修灵只能和本族的女子婚配,以保证血统的纯粹。我们既已做了夫妻,我自然是不能回修灵界去的了。”伊诺抬头看着孔图,眼中又现泪光:“这样说来,还是我害了你了……”孔图轻抚着她的脊背,柔声说道:“事已至此,多思无益,只是我在人界还有事要做,恐怕只能两界往返,不能时时陪在你身边。我不在时,你就留在这无忧洞中吧,免得被你叔父发现,又生事端。”

听完孔图的叙述,莫雷且惊且惧,一时竟说不出话来。良久,他开口说道:“没想到你只去了一月有余,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孔图,你有没有想过以后怎么办?我自认不是胆小鬼,但现在我真的很怕,怕自己就这样死在人界,也怕你……怕你上了那个幻妖的当。”

孔图微微吃了一惊,然后苦涩地笑了:“怎么,你终于打算回修灵界去了么?”他深吸了一口清冷的空气,坚决地回答:“我相信伊诺。未来之事谁也无法预料,我只能尽力而为,只要伊诺安然无恙,其他都不重要。”

莫雷悲悯地看着好友:“看来,你对她确是动了真心……你我二人自小交好,如今又都恋上了异族女子,我只能祈望,但愿你们的未来会比我们幸运……”说完,他伸手与孔图相握,正色道:“好兄弟,我……我还是打算将翅膀斩掉,这次,请你一定要帮我。”

孔图大惊失色:“为什么?!你,你不是要回修灵界去吗?”莫雷淡淡一笑:“在你心里我就是这么个贪生怕死的角色?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安心,我只是担心在她身边这样拖拖拉拉地死去,让她跟着受煎熬。”

孔图急切地反驳:“可若是没有了翅膀,你说不定立刻就会死掉,而且,那样的话,你就再也无法回到修灵界了,你难道连条后路都不给自己留么?”

莫雷凝望着远方开始解冻的河面,平静地回答:“就像你刚才说的,未来的事情谁也无法预料,我只能尽力赌一次,搏一搏。何况,我们已经没有别的法子了,不是吗?”

孔图仍是连连摇头:“不管怎样,还是先看看凌霜花的效力再说。这药虽然苦寒,却并不伤人根底,若能以寒制寒,慢慢排出那玄冰鱼的残毒,到时再悉心调养,假日时日,必能痊愈。莫雷,如今安心即将临盆,你还是先放松心情好好休养,耐心等着你们的小宝宝出世吧。”

心事重重地回到无忧山洞,伊诺忽然从天而降,直直落入孔图怀中,她娇嗔地捏住他的鼻子:“快说,你这些天跑到哪个坏女人那儿去了?她长得如何,有我美么?”孔图忍不住笑了:“一天到晚只知道跟人比美,这样不会老得很快么?”伊诺惨叫一声,飞扑到镜子跟前:“哪里哪里?我哪里变老了,有皱纹了吗?长白发了吗?”孔图又气又笑,将爱人的身体转向自己,柔声抚慰:“好了好了,你也不想想,你天天这么折腾我,要是你都变老了,我不是早就老得死掉了?”伊诺纤细的手指点住孔图的嘴唇:“不许胡说,我不准你死,你就不能死。”孔图被她说得心中绵软,深深望着伊诺,轻声问道:“这些日子你过得可好?”伊诺此时眼波一转,忽然满面绯红,轻轻靠在孔图耳边,低声说道:“孔图,我……我好像有宝宝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