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幻世双生

中计

幻世双生 幸西南 2184 2013-09-08 14:58:44

  孔念正要上前安慰,忽然心念一动,脱口而出:“公主,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苏珑听了,满怀希望地抬起头来:“哥哥请讲,只要我能做到,一定尽力相助。”

望着她因欣喜而闪闪发亮的眼睛,孔念歉疚不已,思忖半晌,想到慢慢老去的父亲、饱受苦楚的莫雷和现下正无比痛苦的莫迪,还是咬牙说道:“我想请你去向大王求情,让我父亲和莫迪父子随我一同前往秋瑟城。”

苏珑的眼睛瞬间黯淡下来,却仍强笑道:“好,我明日一早就去求父王,哥哥放心,如今除了你我的婚事之外,父王对我几乎言听计从,办成此事应该不难。”

说到此处,她忽然想起什么,上前一步,轻声说道:“孔念哥哥,我听说母后在苏离姐姐身边安插了眼线,据传那人训练有素,且精通武学医理,身手甚是了得。此去秋瑟城虽然路途遥远,可以少受这边牵制,但凡事还是小心为好,若有机会,最好寻机找出那名眼线,以绝后患……”

孔念点点头:“多谢公主提点,公主大恩,孔念定当铭记于心。”

对上苏珑那双含情秀目,孔念急忙低下头去。见他不敢再看自己,苏珑凄凉一笑,轻轻拭去脸上的泪水,低声说道:“孔念哥哥,苏珑这就走了,从今往后,想来再无相见之期,你,你自己保重。”说罢掩面而去。

望着苏珑远去的背影,孔念心中不由阵阵难过,但想到有可能携莫迪等人一同离开此地,又不觉宽慰欢喜起来。

眼看启程之期将至,苏策那边还是没有丝毫动静,孔念正在焦急,苏离跟前的侍女焕桃忽然来见,说是公主请驸马过去一叙。

这焕桃是大婚之后才被指到苏离身边伺候的,孔念想起苏珑的话,不由对她多了几分防备之心,将一把匕首暗暗藏在靴子之中,跟在焕桃身后来到华萱阁。

看到苏离果然坐在厅中等待,孔念松了口气,仔细想想,又不禁愁眉苦脸起来,他犹豫着走上前去,低声说道:“苏……啊,公主找我来,可是有什么事?”

苏离的表情也同样十分尴尬,她看看孔念,勉强笑道:“没什么,只是几日不见,想让驸马过来谈谈天。”

话题就此中断,苏离轻咬嘴唇,孔念也低头不语。站在苏离身后的苏若见了,忍不住“扑哧”一笑:“不管怎么说,毕竟都是自家人,何必这么拘束呢。”说完,她拿起茶壶,分别给两人倒上一杯清茶,抿嘴笑道:“这是上好的云朗茶,是我们姐妹自小喝惯了的,请姐夫也尝尝吧。”

一声“姐夫”,让场面更加尴尬,孔念只得拿起茶杯喝了几口,苏离也掩饰地端起杯子喝了一点,又将茶杯原样放下。

沉默了一会儿,孔念终于下定决心站起身来:“公主若是没事吩咐,孔念就先行告退了。”

正在这时,他忽然觉得一阵晕眩,随后口干舌燥、神思昏沉,与渐渐迷离的神智相比,一股热度却猛然窜起,周身血液都叫嚣着沸腾了起来。

他心中暗叫不好,再看苏离,已经面似桃花,软软地倒了下去。

最后的意识中,孔念隐隐看到一名女子走到自己身前,却无论如何看不清她的样貌,只知道自己体内那股热力和冲动越来越强,左冲右突地寻找着出口……

再次醒来,孔念发现自己已是全身精赤,不但头痛欲裂,周身还有一种挥之不去的疲惫之感。他挣扎着坐起身体,忽听身边嘤咛一声,孔念心中大骇,转头看去,却见苏离正躺在他的身侧沉睡,不但雪足皓腕裸露在外,连胸前的风光也一览无余。

孔念大惊失色,身上瞬间布满冷汗,连忙抽身闪躲,一时不慎,竟然从床上堪堪跌落了下去。

被响声惊动,苏离皱皱眉头,悠悠醒转,先是困惑四顾,随后蓦然坐起,面如死灰。

苏离用锦被掩住胸口,周身颤抖不止,良久,两行清泪潸潸而下,她紧闭双眼,沙哑说道:“孔念,你先回去吧……”

孔念如梦初醒,用衣袍草草裹住身体,赤着双足就奔出屋外。刚一出门,他恰与一人撞个满怀,抬起头来,孔念的面色瞬间变得惨白:“莫……莫迪哥哥……”

不明就里的莫迪惊讶地看着他:“念儿,你怎么这时跑到这里来了?”孔念望望窗外,发觉天色刚刚发白,不由苦笑起来:“真好,这个罪名我彻底算是坐实了……”

莫迪忽然明白了什么,他面色灰败,后退几步,颤声说道:“你,你们……”

这时,焕桃端着一盆清水走了过来,见此情景,天真地发问:“咦,驸马,您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这位又是谁?”

孔念听了,眼睛骤然变得血红,挥拳便击:“居然敢暗算我,贱人,我杀了你!”

眼看他的拳头就要打在焕桃头上,最后关头,莫迪挺身而出,生生将这拳接下,随即闷哼一声,倒退几步,捂住胸口久久不语。

焕桃早吓得跌坐一旁,见此情景,急忙连滚带爬地逃了出去。

孔念神智稍稍回复清明,急忙上前搀扶:“莫迪哥哥!你,你觉得怎样?”莫迪摆摆手,强自支撑着站定,伸手抹去嘴角的血迹,转身踉跄而去。

孔念站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莫迪走远,心中又急又痛,却又一筹莫展,不由落下泪来。

正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轻微的响动,孔念闻声转身,却是已经穿戴整齐的苏离。她扶着门框站好,面色苍白、神情恍惚,两人对视良久,孔念低下头去,抽泣着说道:“苏离姐姐,千错万错,都是我太过大意,我,我……我真恨不得立刻就死了,只要能还你一个清白之躯……”

听到“清白”二字,苏离的身体不禁颤抖了一下,随后凄然一笑:“念儿,刚才莫迪来过,是不是?”孔念流泪点头,苏离笑得越发凄凉:“阴谋也好,天意也罢,事已至此,是断断回不去的了……”

说完,她微微仰头,整理了一下情绪,平静说道:“念儿,今日你就先回去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做,咱们改天再聚。”

孔念点点头,走出几步,又回过头来,忍不住叮嘱道:“姐姐注意身体,千万不要思虑太过……”说罢飞奔而去。

日上三竿,一夜安睡的涂佳梳洗完毕,对着镜子露出一个诡谲笑意:“好事已成,如今该去看看热闹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