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幻世双生

相认

幻世双生 幸西南 2209 2013-09-08 14:58:44

  入夜,孔念将苏离姐妹和莫雷分别安置在工匠们前日搭建的两座草棚之中,带着其他人席地而卧,满心郁郁。

莫迪固执地一味疏远自己、城中百废待兴却又毫无头绪、还有不知应该如何面对的苏离……

他越想越烦,看看周围的人都已安睡,索性披衣而起,一直向城外走去。

令孔念意外的是,秋瑟城虽然破落,夜晚时分却寂静祥和,加上天上一轮明月作美,更是让人心神安宁、颇为惬意。

孔念飞上一面断墙,距离月亮更近一些,周身沐浴在皎洁的清辉之中,闭上了眼睛。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轻响,孔念迅疾转身,掠到那人近前时,手中已然多了一柄长剑。

剑气将那人的面纱扫落,明净的月光下,一张姣好的容颜吹弹得破,秀目中有些许惊讶神情,却并无半分惧色。

孔念看清她的脸,忙将长剑收回,同时避忌地转过身去:“天色不早,公主早些回去休息吧。”

苏离却好似并未听到他的话一般,袅袅走到避风处站定,仰头望着月色,喃喃说道:“我竟从不知道,世上还有如此美景……”

孔念等了半晌,见苏离还没有离开的意思,不由焦躁起来。他既不想再与苏离有任何接触,又不能将她一名弱女子单独留在此地,真是左右为难,思忖良久,只得转身低声说道:“公主,此处人地生疏,久留恐生事端,我送你回去吧。”

抬起头来,只见苏离脸上挂着两行清泪,眼神迷离,楚楚可怜,孔念不由愣住了。

下一刻,苏离忽然倾身向前,轻轻靠在孔念胸口,哽咽说道:“念儿,我心里苦得很,你知道么?”

一阵暗香从她发间隐隐飘来,直入孔念鼻端,他顿觉心中一软,情不自禁地将她抱住:“我知道,我,我心中又何尝不苦……苏离姐姐,你教教我,我究竟该怎么办?”

苏离凄然摇头:“我也不知道啊……我只知道,从此以后,我只有你一人可以依靠了……”

清晨醒来,孔念只觉头痛身重,以为是吹了夜风受了些凉,并不在意,照样来到房屋建造之地帮忙。

入夜,孔念觉得身体轻快了许多,想起昨夜之事,鬼使神差地又来到那面断墙之下,只见苏离已经在此等待,她今日一改平时的素净恬淡,换上了一身粉色衣衫,更添妩媚。

孔念正在踌躇,苏离已经看到了他,螓首微低,款款向他走来,软语说道:“念儿,你也睡不着么?”

说这话时,她粉面微红,双唇娇艳欲滴,走到近前,身上香气更盛,孔念忽觉心醉神迷,忍不住伸手将她拥住。靠着仅存的一丝清明,孔念低声说道:“苏离姐姐,我,我觉得咱们这样不对……”苏离微微一怔,随即面色突变,她从孔念怀中挣脱,四下看看,忽然两眼一翻,晕厥过去。孔念见了大惊,待要伸手相扶,却觉一阵晕眩,同样不支倒地。

天色微明之时,孔念悠然醒转,身边暗香犹在,伊人却已芳踪难觅。他抚着额头坐起身来,百思不得其解,只得暂且回到住处躺下,睁着双眼直到天亮。

那日之后,孔念再也没有单独见过苏离。孔念忙于监工协调,苏离带着各位女眷加紧修补织造,一月之后,城中气象一新,总算有了些模样。

按照莫迪的要求,莫雷父子住进了城南新建的工坊之中,还招募了数名有意做工匠的居民;孔图则搬入了城东的医馆,开诊讲学,也带了几个天资尚可的徒弟;孔念的府邸建在城北,那是一座两进的院落,孔念住在前堂,苏离住在后室,两人绝少交集。

一切顺畅,正在此时,苏离却出现了呕吐的症状,整日不思饮食。请孔图来看,他沉吟片刻,将儿子拉到一旁,语气复杂地说道:“念儿,公主她……她有身孕了。”

孔念闻言大惊,思忖良久,还是不得章法,只得转向父亲求助:“父亲,我该怎么办?祸是我闯下的,但,但我实在不知该不该留下这个孩子……”

孔图久久不语,半晌长叹一声:“公主虽然有孕,但胎象不稳,若不用药,未必就能保住,而且既然胎象有异,想来这个孩子不会太好,还是顺其自然吧。”

果然,半月之后,苏离见红滑胎,孔念听闻,轻松之余,心中亦隐隐不忍,只叫孔图悉心为她调治,并嘱苏若好生陪伴侍奉,虽仅仅隔着一个院落,自己想了很久,还是没有前去探看。

转眼半年过去,这一日,孔念正在堂前舞剑,忽有侍卫来报,说是人界现下洪水泛滥,幻妖界伺机进犯,边界吃紧,宋良从军中传话过来,让孔念早作打算。

孔念听了再也按捺不住,他匆匆奔出府邸,来到孔图的医馆,拉住父亲正色道:“父亲,人界洪水肆虐,我要赶去救人,这段时日,城中的大小事务就劳烦您了。”

孔图闻言大惊,待要劝解,孔念已经展翅飞起,转眼没了踪迹。

成年之后,孔念的羽翼愈发宽阔强健,完全非寻常修灵可比,孔图站在原地思忖良久,只得作罢,想想又觉诧异,便叮嘱几位弟子专心研习,自己则直奔工坊而去。

莫迪听孔图讲完事情经过,先是大惊,随后摇头苦笑:“这么久了,原来他还是放不下安萝……”他旋即正色道:“孔图叔叔,念儿此去凶险,何况关心则乱,我还是与他同去,也好助他一臂之力。”

孔图和莫雷拗不过莫迪,又觉他所言极是,只得点头答应,两人一起帮莫迪收拾了一个背囊,三人挥手作别。

数月后,孔念和莫迪终于平安返回,孔图大喜,张罗着率众迎接,却在看到孔念身后的两位人界女子时大惊失色,良久,他才颤抖着说道:“安……安心?!”

话说孔念和莫迪费尽周折,终于在泛滥的启河流域尽头找到四处逃亡的安心母女,此时鲁文已经不幸遇难,安心本想独自留守人界,却在听到孔念和莫迪的名字之后泪如雨下,说出自己和安萝的身份,安萝得知自己与莫迪竟是亲生兄妹,且悲且喜,百感交集。

听说莫雷未死,安心惊喜万分,便和女儿一起随孔念莫迪来到修灵界,希望夫妻相会、父女相认、尽释前嫌。

见安萝的金发与自己一般无二,莫雷方知错怪了妻子,心中痛悔不已。安心见莫雷容貌大变,一时不敢上前相认,经过孔图一番解释,夫妻俩才终于相认,抱头痛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