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幻世双生

铭心

幻世双生 幸西南 2290 2013-09-08 14:58:44

  孔图远远望着莫雷夫妇,心中酸楚不已,安心之事只是个误会,那么伊诺呢,会不会也是自己过于武断,错怪了她……

入夜,经历了一番大悲大喜的众人各怀心事,辗转难眠。

安顿一双儿女睡下,莫雷和安心来到院中,互诉衷肠,说到难过处,两人紧紧相拥,泪落如雨。

孔念踌躇良久,还是来到安萝房前,轻叩门扉,低声说道:“安萝妹妹,方便出来说几句话么?”

许久之后,安萝终于打开屋门,随孔念走到前堂,两人相对而坐,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犹豫半晌,孔念直白说道:“我知道你喜欢莫迪,但现下既已知晓你们的身世,不知有否改变心意?我,我真心希望你能留在我的身边……”

安萝苦苦一笑,咬住嘴唇,轻轻摇头:“孔念哥哥,我明白你的心意,只是,一直以来,我对你只有敬爱尊重,并无男女之情,何况如今你已成亲,理应放下过往,好好对待你的妻子……”

孔念闻言摇头苦笑,却也不再勉强:“妹妹放心,如此,我以后便绝不会再纠缠于你,你就与伯父伯母一起安心住在此地吧。”

一月之后,人界局势渐趋平稳,经过慎重考虑,莫雷夫妇前来向孔念辞行,他们打算带着莫迪和安萝返回人界定居。

多番挽留未果,孔念只得含泪答应下来。他与孔图亲自将莫雷一家送到两界边境处,却突发急病,头痛欲裂,苦不堪言。孔图急忙上前探看,一番检视之后,不由大吃一惊,原来孔念不知何时服下了冥灵草,此物乃修灵界密宗中记载的神物,服食之后,只能留在修灵界内,否则便会血脉尽毁、死于非命。

不久,幻妖修灵两界边境战事频仍,满心苦楚却又束手无策的孔图自告奋勇,随队从医,也离开了秋瑟城。

孔图刚到边境不久,便遇到了一场规模不小的战事,修灵们大获全胜,在俘获的众多幻妖之中,尚有一名幼年幻妖被人误伤,生命垂危。

孔图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尽力医治,并在成功救治之后将其放走。谁知此事一传十,十传百,终于传到了伊诺耳中。

趁着夜色深沉,伊诺设法突破重围,冒死找到了孔图的营帐。

孔图望着伊诺,她厚重茂密的黑发中掺杂了银线,眼角也有了些浅浅的皱纹,她终是老了,却仍美得慑人心魄,此时泫然欲泣,更是令人不由心生怜惜。稳稳心神,孔图苦笑道:“你费尽心思跑来,究竟是为了什么,还嫌害得我们父子不够么?孔念自幼吃尽苦楚,如今好不容易熬出了头,你就放过他吧。”伊诺听了,抬起婆娑的泪眼,深深地看了孔图片刻,忽然倾身向前,将他紧紧抱住:“孔图哥哥,我,我好想你……”熟悉的暗香丝丝萦绕,孔图脑中轰响,心神俱乱,一时竟无法将她推开。伏在久别的爱人怀中,伊诺泪落如雨、嘤嘤倾诉:“你误会我了,真的,你真的误会我了,其实我……”听到这里,孔图骤然清醒,他将伊诺推开,语气清冷平和:“过去的事我已经忘了,不管是不是误会,我都不想再提。孔图半生潦倒,只求今后安稳平顺,至于你,我不愿,也不屑再见,你可听明白了?”伊诺闻言,周身颤抖,一双紫眸光芒尽退,空洞绝望,让人不忍直视。孔图压下心中痛楚,缓缓说道:“你快走吧,若被别人发现,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伊诺还想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却没能发出任何声音。她在原地枯立良久,终于慢慢后退着行至帐口,随即闭紧双目,踉跄而出。

伊诺走后,孔图只觉自己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般,他颓然坐倒,过往种种历历在目、盘旋不止。慢慢地,一切都渐趋迷茫,只有伊诺方才的眼神愈加清晰,那双曾经魅惑的紫眸,如今却如湮灭的星光,空余一片死寂。

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呼喝之声,孔图心知不妙,一掠而起。刚到帐外,忽闻兵刃锐响,接着便有人闷哼一声,扑通倒地。孔图停下脚步,许久动弹不得,越来越鲜明的心痛翻涌而来,几乎令他无法负荷。

终于还是有人发现了他,那名年纪尚轻的兵士欣喜地对他说:“孔图大夫,快去看看吧,咱们刚刚杀死了一个幻妖细作,听说还是个女的呢。”

痛到麻木的孔图跟着兵士来到营地边缘,人们已经围了密密的一层,纷纷议论指点,兴奋不已。孔图茫然地望着攒动的人影,正在勘验尸体的都蒙看到他,挤出人群走到他的身边,有些感慨地说:“我刚才检视过,她身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物事,而且还是个罕见的双面幻妖,想来应该是被人利用了吧……”孔图迷茫地转向他:“什么?双面幻妖……什么意思?”都蒙解释道:“有些幻妖生就具有两个灵魂,它们交替现身,而且往往水火不容、善恶迥异……此事极为罕有,数万人之中方有一个,我也是从一位垂死的老年幻妖首领那里听说的。”孔图此时不禁周身颤抖:“你……你如何能看出她是双面幻妖?”都蒙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还是开口答道:“据说,双面幻妖将死之时,两个灵魂会同时出现争夺躯体,致使肉身四分五裂……”

听罢,孔图忽然冲上去拨开人群,果然,除了心口处那致命的一剑之外,伊诺的身体已经自动分裂成几块,她双目微睁,口唇翕开,似有无数未尽的心愿……

孔图将伊诺破碎的尸身紧紧拥入怀中,痛悔万分。原来,她的情是真的,泪水也是真的,原来,她竟是如此地苦……孔图不忍想象,当她每次从混沌中醒来,看到另一个自己所做的事,该是如何哀恸和绝望,这些年来,她该是怎样思念着孔念,思念着自己……

孔图熬到战事结束,心灰意冷地回到秋瑟城。

刚一进城,他就不禁大吃一惊。数月光景,城中已是一片残破景象,到处都是呻吟嚎哭的残障修灵,触目所及,一派萧条悲凉。

孔图心中焦急,连忙抓住一个修灵询问,那人有气无力地回答:“前些日子王子忽然殁了,此后大王便下令对秋瑟城征收重税,城主的性情也越来越暴躁,动辄责罚打杀,弄得民不聊生……”

孔图听了心里一沉,不禁暗暗自责,自己明知莫迪和安萝离去对孔念刺激颇深,加上冥灵草之事,无疑是个更加沉重的打击,却在此时只顾逃避自己心中的苦痛,将儿子独自丢在城中,如今已经知晓伊诺的特殊身份,孔念是否继承了她的特性也未可知,若真如此,这样下去,念儿岂非凶险万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