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幻世双生

兄弟

幻世双生 幸西南 2034 2013-09-08 14:58:44

  他越想越怕,急忙走入城主府邸寻找。府中同样一片凌乱凄清,孔图找寻许久,才在角落里发现了一名瑟瑟发抖的侍女,仔细一看,却是苏离身边的粗使丫头锦儿。孔图蹲下身子,柔声问道:“锦儿,别怕,是我。城主和公主现在何处?”锦儿闻声将身体抱得更紧,许久之后,才瑟缩着偷瞄了他一眼,看清孔图,忽然“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孔图大夫,城主他疯了,你快救救我们吧……”

从锦儿口中,孔图渐渐弄清了事情的始末。莫雷一家走后,孔念终日烦闷,噩梦连连,有时竟心智迷乱,混乱中还曾错手杀掉了一名侍卫,城中一时人心惶惶,众人皆避之不及。

此时,生性温良的苏离心中不忍,常来探望陪伴,与孔念渐生情愫,终于做了真正的夫妻。然而,好景不长,孔念无意中发现苏离竟偷偷背着自己服食迁子散,认定她对自己并非真心,愤懑之余,伤痛不已,身体每况愈下,性情也越发乖戾。

不久,王子去世,苏策下令向秋瑟城征收重税,孔念受到刺激,癫狂大作,在城中大肆杀虐,城中居民再也无法忍耐,揭竿而起,重创孔念,身受重伤的孔念奋力飞起,不知所踪,城民又转而攻击苏离,将她困在城中……

孔图听了惊骇不已,顾不得安抚锦儿,疾步走入内室,憔悴不堪的苏离姐妹见到孔图,悲喜交集,泣不成声。

这时,失血过多的孔念已经陷入昏迷。他躺在城外一片荒凉的芦苇丛中,往事在脑中不停盘旋,只觉周身渐渐冰冷,一种嗜血的冲动却叫嚣着沸腾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孔念从昏迷中苏醒,他挣扎着坐起身来,一口鲜血喷吐而出。这鲜血令他的神志迅速回复清明,思绪千回百转,良久,他忽然露齿一笑,紫眸瞬间转暗,表情狰狞。都想让我死,都眼睁睁地看着我死,很好,很好!

不远处传来阵阵喊杀之声,是四处搜寻他的城民们赶到了。孔念拔出长剑,支撑着走出高可没顶的片片芦苇,猛地愣住了。如血的夕阳下,一个白衣少年正一路拼命冲杀过来。抬头看到安好的他,少年眼睛一亮,紧蹙的眉头瞬间舒展,孔念忽觉眼圈热烫,莫迪,他终于还是来救我了……

孔念重重地闭了闭眼,再次睁开,已是双眸冰冷,他挥剑刺中一名犹豫着摸上来的城民,身后的双翅骤然张开,火红的翼尖直冲云霄。

其余城民被他的气势所震慑,又见到莫迪的英姿,攻势稍缓,孔念借机与莫迪一同展翅飞起,顺利返回城中。

在孔图和莫迪的帮助下,孔念终于平定了城中的叛乱,三人共同努力,城中的境况也慢慢好了起来。

孔图为儿子悉心诊治,孔念的身体渐渐好转,癫狂发作的次数越来越少,莫迪见了欣喜不已,权衡良久,提出想见苏离一面。

孔念知晓莫迪的心意,但此时他亦对苏离情根深种,思来想去,只得将一切交予苏离定夺。

入夜,孔念来到苏离房中,见他神情严肃,苏若悄悄退了出去,只留下他们二人。

见苏离仍是容颜憔悴,孔念心疼不已,忍不住上前抚上她的脸颊:“阿离,跟着我,真是苦了你了……”苏离轻轻一笑,将他的手握在自己手中:“你我既然已经做了夫妻,自然要生死与共、贫贱相依,说这些做什么……”

孔念犹豫半晌,将莫迪的意思说了出来,苏离听了沉默良久,终于点了点头:“好,我也正有此意,也是时候好好谈谈了。”

谁知孔念听了却脸色大变,他后退几步,颤声说道:“你真要见他?事到如今,你还要见他?!”

苏离见他如此,急忙解释:“城主,你莫要多心,我们……”

孔念不由大怒:“‘我们’?你和他是‘我们’,与我又怎么说?”苏离外表柔弱,骨子里却甚是倔强,见他冥顽乖戾,不由也气恼起来:“你这人总是胡乱猜疑,真是好没道理!”

孔念步步紧逼:“你真要见他?你不后悔?”苏离昂然抬头:“苏离自认有情有义,做事无愧于心,当然无怨无悔!”孔念仰天长笑:“好,好一个有情有义,好一个无愧于心,好一个无怨无悔!”语毕,一声锐响,长剑出鞘,直奔苏离粉颈而去。苏离下意识地闭紧双眼,心中凄怆不已:为何总在紧要关口出错,我与孔念,难道当真有缘无分么……

冰寒的剑气掠过,却没有预想中的疼痛,苏离睁开眼睛,只见孔念拄剑撑地,大口喘气,赤红双目之中泪光隐隐。苏离心中痛楚,急忙上前抱住孔念的臂膀:“城主,不,孔念,孔念,你相信我,如今我心中,只有你一人而已……”孔念倔强扭头,大滴泪水从眼中滚落,语气却依然强硬:“我孔念从不稀罕别人的垂怜和施舍,你走吧,跟你的莫迪哥哥到人界逍遥快活去,我绝不阻拦!”苏离此时已是泣不成声:“孔念,你别着急,你静下来想想,就会知道我所言非虚,你……”

孔念不欲再听,拂袖站起,便要离去,苏离再也顾不得许多,紧紧扯住他的衣袖,高声喊道:“你可知道,我早已不再服食迁子散了!”孔念闻言停步,片刻之后,他骤然转身,一脸的难以置信:“真的?你,你居然……”苏离松开他的衣袖,垂首不语,委屈的泪水却簌簌而下,孔念心中既痛又悔,急忙拥她入怀,百般抚慰:“阿离,是我不好,你快别哭了,我的心都要被你哭碎了……”

入夜,灯影罗帐,鸳鸯交颈。一切平静下来之后,孔念吻着苏离的长发,轻声说道:“阿离,你放心,我就算拼上性命,也会力保你和孩子周全……”苏离早已疲累昏沉,似醒非醒地“嗯”了一声,孔念坐起身来,望着爱人恬静的睡颜,紫眸中满是柔情,想到将来,眉头却不觉蹙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