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幻世双生

喜宴

幻世双生 幸西南 1740 2013-09-08 14:58:44

  听完孔图的讲述,孔念久久沉默,随后抬起头来,坚毅说道:“我竟不知莫雷伯伯受了这么多苦,父亲,您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带莫迪哥哥父子一起前往那秋瑟城,从此再无磨难……”

然而,那日过后,莫迪却不肯再与孔念相见,整日把自己关在工坊之中忙碌,昼夜颠倒,颇为落魄。

孔念知他心中苦楚,又想着待到秋瑟城再慢慢开解不迟,便也全心投入到婚礼的准备之中,只是一直没有去见苏离。

转眼到了大婚之期,修灵王安排了两场喜宴,一场设在孔念家中,一场设在苏离的华萱阁。

说是喜宴,其实颇为冷寂,孔念家中那场自不必说,除了莫雷、孔图和几位相熟好友,再无宾客前来。而华萱阁那场虽有修灵王后亲临,却也只有区区二十余人,从头至尾冷面以对的新郎、喜帕掩面看不出表情的新娘,加上唇角露出戏谑笑容的王后,并无半分喜气,反而平添尴尬。

喜宴过后,宾客散尽,孔念迟疑了一下,转向苏离,躬身行礼:“苏离姐姐,念儿今日就先回去了,三日之后,便是出发之期,还请姐姐早作准备。”

说完,不等苏离回答,他已经转身匆匆离去。

孔念走后,苏离身旁的苏若伸手帮姐姐摘下喜帕,忍不住出言抱怨:“这个孔念也真是,把姐姐你晾在这里也就算了,至少也得除去喜帕、喝了合卺酒再走啊。若是传到苏策那里,岂不是又是一场风波?”

一身盛装的苏离眼帘低垂,轻声回道:“这样也好,我至今仍如在梦中,他若真的留下,我倒实在不知如何应对……”

苏若看看姐姐的脸色,低声嘟哝着:“两场喜宴,莫迪哥哥都没有来,好些日子不见,也不知他过得如何……”

苏离闻言周身一颤,轻咬朱唇忍住泪水,搭上妹妹的手臂:“涂佳,我有些累了,陪我进去卸妆吧。”

见儿子一人回来,孔图和莫雷对望了一眼,摇头叹息着回到耳房休息。孔念在一片刺目艳红的洞房中坐定,思前想后,心中烦乱不已。

正打算早些就寝,忽听窗上一声轻响,孔念骤然起身,直扑门外而去。

看清月色下亭亭玉立的女子,孔念不由大吃一惊:“苏,苏珑?怎么是你?”

苏珑闻言凄然一笑:“难为你还记得我……你我相交一场,你大婚之日,我怎能不来捧场呢?”

孔念诧异地望着她,苏珑显然经过了一番精心装扮,她身着一袭红衣,发上除了两根红色丝带,还佩戴着一些金饰,映着她素白的脸色和嫣红双唇,并不显得俗艳,反添喜意和贵气。

见孔念久久望着自己,苏珑粲然一笑:“孔念哥哥,你觉得我今日美么?”

孔念愣了一下,诚实地点点头:“很美。只是,你这么晚自己出来,父母不会担心么?还有,照我看来,你的身体不大好,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

此时一阵夜风吹过,苏珑身躯微颤,忍不住轻咳了几声,面色愈发苍白,更显孱弱。

孔念虽存疑虑,却毕竟不忍,便上前一步,将外衣脱下来为她披上,轻声劝道:“夜里凉了,快回去吧。”

苏珑听了,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忽然倾身向前,将孔念紧紧抱住:“孔念哥哥,别撵我走,再陪我一会儿,求求你……”

孔念不由大惊,急忙伸手去推,苏珑用尽全身气力,还是被他推得倒退了几步,她堪堪站稳,不等说话,已经连连咳嗽起来。

见她咳得面色通红,样子颇为痛苦,孔念不禁有些后悔,却又不敢再靠近,只得站在原地,硬起心肠正色道:“我先回去了,公主请自便。”

刚一转身,却听身后一声呜咽,再回过头,苏珑已经瘫软在地,泣不成声。

孔念进退不得,正在为难,忽听苏珑抽噎着开口说道:“孔念哥哥,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他心中一沉,上前定定望着苏珑,厉声问道:“你害了我?这话怎么说?”

苏珑紧闭双目,泪落如雨:“我,我喜欢你,从第一次见面,就很喜欢你……”

孔念心中惊疑不定,一时不知说些什么才好,苏珑却慢慢平静下来,倔强地抹去眼泪,继续说道:“父王一向对我疼爱有加、言听计从,被你撞破身份之后,我便去求父王赐婚,谁知他勃然大怒,后来还一边欺瞒安抚,一边安排了你和苏离姐姐的婚事……父王他,他这是想借机将你从我身边远远调开,今生今世,再无相见之期……”

说到此处,她再顾不得许多,直直扑入孔念怀中,哀哀乞求:“我,我也许就快死啦,孔念哥哥,我知道是我自私,是我不对,你原谅我这一次,不要恨我,好不好?”

孔念心中此刻五味杂陈,半晌,他轻轻扶住苏珑的肩膀:“公主放心,我不会恨你。今后还请公主保重,孔念即使身在秋瑟城,也会为公主祈福,企盼公主早日觅得良缘……”

苏珑先是大喜,随后苦笑答道:“如此,你我就算了断了么?”说完,她踉跄着退后两步,哀哀哭泣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