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幻世双生

浮萍

幻世双生 幸西南 2238 2013-09-08 14:58:44

  涂佳先去了焕桃居住的房间,屋内的其他侍女都已经去忙自己的活计了,这个新来不久的小侍女却缩在床脚瑟瑟发抖,嘴里还低声念叨着什么,涂佳在门口站了许久,她都没有发觉。

涂佳满意地笑笑,又款款向苏离的住处走去。及至近前,却见苏离的房门紧闭,里面悄无声息。她思忖片刻,轻轻转到窗前,透过纱帘向内看去。这时,忽见一道白光闪过,涂佳暗叫不妙,急忙飞起一脚将门踹开,果然,一袭白衣的苏离已经自挂屋梁,双目紧闭。

涂佳稍稍瞄了一下准头,抬手甩出一样物事,将白绫从中间打断,随后飞速上前,将落下的苏离接在怀中。

苏离虽不曾睁眼,两行清泪却顺着脸颊缓缓滑下,良久,她哽咽说道:“你为什么要救我,对我来说,如今活着与死了又有什么分别?”

涂佳将她抱紧,嘴角扯出一抹阴冷笑意,口中却柔声劝道:“姐姐,你难道忘了么,当年,母后也是被迫嫁给父王的,后来不一样琴瑟和谐、双宿双栖?她不是曾经说过,身为女子,只要有了夫君,便要尽力辅佐、敬爱,相守相知?”

苏离缓缓摇头,哭得更加伤心,涂佳轻抚着她乌亮的发丝,又轻声说道:“何况,虽然只是***好,若机缘巧合,难保不会暗结珠胎,难道姐姐要连这条小生命也一并舍弃吗?”

苏离闻言周身一震,睁开双眼望着妹妹,眼神空洞凄惶:“那,那我该怎么办?莫迪他……”说到此处,心中悲戚难言,苏离忍不住又嘤嘤哭泣起来。

一连数日,孔念闭门不出,心情实在烦躁,就起身舞剑打拳,每每弄得疲惫不堪、大汗淋漓。喜宴过后,孔图和莫雷仍返回清屏堂居住,莫迪又拒不露面,苏离那边自然更是不能去的,忽然之间,他仿佛成了孤家寡人,身边连个可以商谈一番的人都没有。

至于那些苏策派来侍奉他的几名侍从,不但个个面目可憎,除了打扫和准备饭菜之外别无所长,而且不知根底,见了反添气恼。

等到临行前夜,孔念终于等到了梦寐以求的消息:修灵王苏策下令,命孔图和莫雷父子随队一同前往秋瑟城,辅佐城主孔念镇守经营,未经允许,不得擅离职守。

孔念不由喜出望外,正要前往清屏堂见父亲,忽听门扉轻响,转头一看,却是莫迪走了进来。

数日不见,莫迪又消瘦了不少,下巴上无心打理的青色胡茬让他更显憔悴,孔念有些心痛,却又不知如何开言,只是上前拉住莫迪双手,定定望住他的脸,样子无比委屈。

良久,莫迪长叹一声:“念儿,事到如今,咱们不必再有所遮掩。我也知道,赐婚和那晚之事,都是在苏策老贼的掌控之中,与你无关,但若是让我就此接受,我却实在无力做到。虽然我会奉旨随你前往秋瑟城,但我希望,我们同路不同行,到了城中,劳烦你帮我安排一个清静的去处,教授制作技艺也好,出力建造监工也罢,我都会尽心竭力,只求独来独往,不受打扰……”

孔念听了,将莫迪的手握得更紧,急忙解释道:“莫迪哥哥,你先听我说说我的主张可好?我原本打算,等到了秋瑟城之后,就让你和苏离姐姐成亲,做一对真正的夫妻,我……”说到这里,他猛然想起那个可怕的夜晚,硬生生地收住了口,思来想去,痛苦万分,一掌打在自己脸上:“都是我不好,明知苏离姐姐身边有奸细,却还生生着了那人的道……”

莫迪悲悯地望着孔念,伸出手来为他擦去嘴边的血迹:“念儿,你也不必太过自责,也许,这就是我的命吧。从小到大,多少事求而不得,这次虽然最痛,却也并非全无准备……”

孔念听了泣不成声,莫迪拍拍他的肩膀:“其实,最苦的还是苏离……我,唉,我终究还是负了她了……惟愿有朝一日,我能打开心结,好好照顾这个苦命的女子……现下,我却是力不能及……”

沉默良久,莫迪躬身行礼:“城主,莫迪就此告退,还请城主多多保重。”说完,他腾空而起,转眼便没了踪迹。

众人各怀心思,启程之日却还是如期而至。这一路颇为艰苦,到达秋瑟城时,大家都已疲惫不堪,身体较弱的莫雷更是一病不起。

望着眼前的城池,孔念更觉意冷心灰。城中甚为破败,低矮的土坯房屋随处可见,却连一棵像样的树木都没有,唯一的主路上,只有零星几个残障相对较轻的修灵往来,个个衣着褴褛、面目模糊。

见此情景,孔图拦下一名跛脚的中年修灵:“城中可有水源田地,你们平日靠什么生活?”那人叹息一声:“这里常年干旱,所幸尚有一眼古井,城中现下有百余人口,都依靠城外的那片薄田养活,无非是能干活的多吃些,干不了的少吃些罢了。”

他虽说得凄苦,语气却很平常,而且似乎对这一行衣着光鲜的大人物并不感兴趣,说完,自顾自挪着跛脚缓缓离去,不曾再多看孔念他们一眼。

孔念正在焦躁,孔图已经出言劝慰道:“城主莫急,刚才进城之时,我隐隐望见不远处有些绿意,想来必有植被水源,今日咱们先安顿休整,明日派人去探就是。”

看看身后轻纱遮面的苏离姐妹,孔念犹豫了片刻,上前低声说道:“公主,你们暂且在此处休息,待我们安排好了住处,再过来接你们过去。”苏离轻轻点头,孔念让孔图也留下照顾病中的莫雷,又指定了几名守卫侍女留下保护,这才带着其余的人继续向前走去。

走到城西,众人不禁眼前一亮。只见此处已经矗立起两座房屋的框架,手法工整精巧,颇为气派。

孔念在心里暗暗苦笑,将手一挥:“这是莫迪的手艺,大家坐下等吧。”

果然,过不多时,一个身影向这边飞来,仔细看去,那人身上还负着不少木料,显得有些吃力。

孔念腾空而起,将莫迪身上的木料卸下一半背上,两人一起翩然落地。

莫迪满头汗水,微微喘息着说道:“城主,我和几名工坊兄弟前日才到,故此房屋尚未完工,请城主……”

孔念一拳打在他的肩上:“莫迪哥哥,你再这样‘城主’、‘城主’地叫,我可真的恼了!”

莫迪听了不再说话,却也并无亲近之意,此时刚好那几位工匠也先后回来,众人便纷纷上前帮着搬运木料器具,各有各忙,七手八脚地建起房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