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你的葬礼我不会缺席

第三章 是缘分

你的葬礼我不会缺席 1021469680 2911 2013-07-23 10:46:24

  “慕容老师,我们孩子这跳舞的事我想跟你商量下。你看看他能不能先跳着,不行再下来”。学校门口,一位少妇的影子被夕阳拉的好长.

“小易妈妈,这件事,校方已经确定下来了,我真的无能为力。”慕容雪彦被白色羽绒服包裹着。

“慕容老师,你不是这次的教练吗?推荐一下校方能不给你面子吗?”少妇再次开口。

“易太太,你在开玩笑吗?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师,您说的权力我目前还不能拥有,”快要暴怒的慕容雪彦依然保持一个人民教师该有的素质。

“雪彦,开会。”走廊传来一声高喊。

“易太太,不好意思,我先去忙了。”望着飞快离去的慕容雪彦,易太太很是纳闷,会议室不是在哪边吗?

“现在得女人真可怕,脸皮厚的跟城墙有的一拼。”刚帮忙救场的同事感慨连篇。

“你不是女人?”慕容雪彦一付事不关己的模样实在是欠扁,早知道刚刚不救你,看你怎么办。同事在心底yy。

“族里有事,我去处理下”不管同事是何反应径自打开控制版面,把意念模式切换到操控模式。

“最近换玩法了呀,以前不都是用意念玩的吗?”被无视的同事不甘寂寞的发表观点。慕容雪彦一边登录游戏一边鄙视她,果然交友要慎重。这款游戏自己又不是没玩,在这跟姐姐装。接着鄙视……酒庄内部提示音:玩家,倚栏凝雪,浮云酒庄副族,上线。

“找我什么事”刚进入聊天频道的雪儿就被大家热情无视了……

“咳咳,没人我走了。”无视别人的人终会被别人无视,所以大家还是做个讲文明懂礼貌的孩纸比较好。在论坛奋斗一圈的雪儿被私信狂轰乱炸一番,满眼怒火的回到聊天频道,

玩家浮云倚栏凝雪:你们要干嘛?想让我挂了是不。见副族回来了酒庄成员默契的自动忽略她的怒气,

玩家浮云执子之手,关门放狗:我说雪儿呀,怎么这么大火气,人家在这等你半天了,也没你脾气大。

玩家一二一:雪丫头,大老远来你家做客,就这么招呼我们呀。

玩家浮云倚栏凝雪:嘿嘿,天气比较热,所以火气上冲,今儿我跟大家赔个不是,掌柜的,每桌加道菜。此话一出,众人皆喷血状。加菜不还是我们自己掏钱,

玩家带月荷锄归:呵呵,小丫头果然厉害,不愧黑店之名啊。

玩家倚栏凝雪:带月公子过奖了,青儿,上坛竹叶青到3号桌。

玩家浮云倚栏凝雪:公子,喝一杯?众人又吐血,浮云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只要是酒庄管理层要求上到客人桌上的,都是免费而且加经验的。要知道一坛竹叶青在酒庄可是要好几百两银子,能喝的起的也不是没有,但花钱也买不来加提成的呀。

玩家浮云七仙阁青儿:这位公子果然运气好呀,我们家雪儿还是第一次请人喝酒呢。

玩家相遇是缘:雪儿,请一个也是请,两个也是请,不如算我一个。

玩家浮云倚栏凝雪:青儿,很闲是吧,明天不用休了。(浮云七仙阁采用七色的模式,赤橙黄绿青蓝紫,负责酒庄的日常经营,上一休六,采取薪资制是浮云福利最大的部门,没有之一。值日这天,必须把马甲改成对应的颜色,这也是这款游戏的变态之处,做生意可以,给你个地盘,其他自己来,包括桌椅板凳,人物等等所有的一切。可恶的是还美名其曰,还原现实,偏偏大家都吃这一套。)

玩家浮云倚栏凝雪:相遇是缘,喝酒可以,但有个要求,来浮云酒窖帮忙一个月,我保证你每天有酒喝。酒庄喝酒的众人快吐血身亡了,酒窖帮忙?我去,还不就是搬运工,而且一个月那么久,实在没意思。

玩家相遇是缘:说话算话?不就搬运吗,没问题。

玩家浮云倚栏凝雪:青儿,把琪子叫来,然后带这位仁兄去酒窖。

玩家来来走走:哈哈,上当了吧,这可是黑店,你居然信。

玩家滴滴答:好好卖苦力哈,希望还能见到你。

玩家一二一:话说兄弟,你太单纯了。

玩家相遇是缘:不是说先喝酒的吗?忽悠我啊。

玩家浮云七仙阁青儿:兄弟,酒会让你喝饱的,不过现在先跟我走。

酒庄提示音,玩家花心萝卜腿浮云副族上线。

玩家浮云倚栏凝雪:琪子,来这边。

玩家浮云花心萝卜腿:好久不见,小天没一起来?

玩家一二一:这位公子来头不小呀,要酒庄的两位副族作陪。

玩家浮云花心萝卜腿:喝酒的时候没有什么身份之分哈,大家都一样。

玩家等待你的缘:喝酒怎么不叫上我呢,雪儿,琪子你俩太没义气哈,还是带月够朋友。玩家浮云倚栏凝雪: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先干为敬。

玩家等待你的缘:但使主人能醉客,不只何处是他乡。

玩家带月荷锄归:李白客中行。

玩家浮云花心萝卜腿: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再一杯。

玩家来来走走:好,符合酒庄的意境哈。

玩家浮云倚栏凝雪:我醉欲眠卿可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玩家等待你的缘:这是李白的山中对酌?

雅间琴轩,

“还是这里爽,公开频道什么的不好玩”。小天的发很好,每次都用不同的羽冠把头发高高束起,随着暗窗的风飞舞,优雅的不像跟主人一体的。

“上次听完琪子的琴久久难忘啊,不过,带月的琴也弹的不错,雪儿,不如你们合作一次?把玩着优雅发丝的小天再次开口。这样的主人实在配不上那优雅的头发。

“和才女合作,我怎么可能拒绝,要弹什么曲子?”一副淡然自处的带月荷锄归已经开始调试琴弦。

“将军令吧”。似乎习惯了惊讶的雪儿面对惊讶的目光不为所动。不就是将军令吗,要是不会弹直说,我们有人会,干嘛这么看着我,真是。雪儿暗诽

叮咚滴叮,一段急促的声音奔腾而出,,似一匹战马在战场上奔跑,马上的战士一身戎装被风吹的咧咧作响,严肃的神情,散发着银光的兵器,一切都诉说着他为国家,为亲人而战的决心,随时准备为国土完整奉献生命。马儿也被主人的情绪感染,精神抖擞的立在围栏边,等着主人的指令。突然,一道低沉的声音加入进来,不似刚才的急速,很低沉,似一位女将军脚踩白马,徐徐走来,没有士兵的激奋,像是一切在掌握中的沉稳,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将军,腰间的长剑泛着寒气,运筹帷幄的大气仿佛感染了战士,急躁的战士也安静了下来,等待将军的命令。铿锵有力的声音完全没有一丝女性的阴柔,国泰民安是我们的职责,国安民乐才能对得起我们身上的戎装。对面是践踏我们国土,欺负我们家人的人,我们要手刃而块之。回答她的除了风声还有战士们有力的而整齐的“杀杀杀”。琴音再变,从四面八方传来,战场上两方对持,战鼓一声一声敲入人心,烈风也在怒吼着,势必要把敌人撕碎,不知是那边先发起进攻,马儿的鸣叫,战士的呐喊,刀剑的碰撞,混乱的战场。琴弦被挑、滑、按,彼此起伏。感觉琴弦就要断了的时候,一起混乱戛然而止,只剩下低低的琴音,像低诉,像哭泣,像哀婉,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只要是战场就有死亡,一个死亡就代表着一个家庭的悲伤。讨论声,奔跑声,马蹄声、旗子被风吹动的声音。琴音骤变,欢呼声、鞭炮声、车马声,声声入耳,原来是班师回朝,他们的任务完成了,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没有对不起那一身戎装。叮……最后一个音符落下,二人被彼此的琴技所感叹,虽然是在游戏里。作为观众的另外两个还没有从古战场回魂

“你好像对战场很熟悉?”

“因为我是军人”无视观众的雪儿和带月荷锄归已经开始聊看法和感受了。

“哦?那这样说来你曾经上过战场?可是现在哪有战争啊?”这个消息对雪儿来说太过震撼,她没有想到,今生还能够认识穿着绿军装的人,穿上绿军装是她从小的梦想,现在儿时的梦想就如天边的星一样遥远。但是就在刚刚,那背负着她梦想的人,跟她共谱一曲,虽然是在游戏里,并不能看到,这也够了。

“这些属于不能说的秘密,小丫头,”带月荷锄归给人的感觉永远都是温文尔雅,成熟而不失幽默,稳重却不死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