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你的葬礼我不会缺席

第四章 到底是谁的错

你的葬礼我不会缺席 1021469680 4884 2013-07-23 10:46:24

  “我说,你们是要把浮云给拆了吗?”花心萝卜腿面对这种情况除了盛怒还是盛怒,这是什么情况?刚一上线就被提示有人恶意攻击浮云酒庄,生意做不成不说了,谁能给她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可是酒庄的成员都在奋力抗敌,就算收到了副族的族内语音也抽不出时间回答。

“琪子,怎么回事?这是唱哪出?”被电话上来的倚栏凝雪更是一头雾水。最近舞蹈排练时间有点紧张,所以索性连意念模式也关了的雪儿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身为副族看到族员正浴血奋战却丝毫没有要帮忙的意思这又是怎么回事?浮云规定,每次族战,族长,副族以及管理不可成为主力,要让每个族员都有独当一面的战斗力,每个成员都是浮云酒庄的一面旗帜。刚刚还筋疲力尽的浮云战士现在个个充满力气,每次族战两位副族都会合奏,用内力演奏出来的战区不仅鼓舞着自己人,也给敌人的心理和身体造成一定的压力。只是现在看来两位副族并没有出手的意思。

一位成员值得冒着被杀的风险弹了个语音过去。“老大,是他们来挑衅的,再不出手咱们就败了。”观战的二人对望一眼,满江红?行,就这个吧。江湖救急还不忘眼神交流。话说刚刚那位仁兄就弹个语音的功夫,已经被连砍数刀,不是人家功夫差,是双拳难敌四手啊,偏偏浮云的这个规矩让管理层无法插手,善待成员有时候也会带局限性,装备什么的是有很多,但眼看马上就不是人家对手的族员,让管理层再也无法袖手旁观,管他的规矩,先救人再说。一只信鸽扑棱扑棱的停在正在客栈举杯畅饮的小天的酒杯上。

“琪子发来邀请入战消息,浮云被人攻击,而且对方人数在酒庄几倍以上。”说话间已经走到门口的小天和带月一边提速酒庄,一边联系自己的好友、族员参加战斗,另外两家小桥和客官也在准备入战事宜。

“我们必须尽快赶到,琪子在信上说为了防止江湖上其他门派的加入而变得不可收拾,会在一个时辰内关闭酒庄大门。”已经集结好队伍的小桥和客官前来参战的成员在城门口相遇。快要坚持不住的酒庄成员发现一批一批的不同服饰的人涌入酒庄。认识的,不认识的,反应快的已经明白这是来帮助浮云族战的。小天和带月带领的绝情成员和一些朋友终于在大门关上的前一刻来到。浮云名琴幻情在琪子手下一声一声传到酒庄的每个角落,声音虽然很有气势,但威力大不如刚才。刚加入战斗的大都不是浮云成员,幻情多少会减少他们的内力。

“小心”。被人海淹没的雪儿并没有感觉到来自背后的危险,所以被带月的暗器救了的雪儿还有那一瞬间的反应不过来。“小丫头,要别人命的时候,也注意下自己的小命。”战场上的带月依旧风情云淡。看着来到身边的带月,突然觉得很踏实,很有安全感。转身,剑花微挑,又解决掉一个背后背后偷袭的。回过神的雪儿长剑从带月腰侧刺去,而带月的剑则从雪儿的头顶掠过,解决目标后,雪儿脚尖微点一个翻越杀掉带月身侧的敌人,带月则一剑命中雪儿刚刚站的位置上出现的送死者。借助带月剑的力度一个飞跃,来到小天的旁边,小天像画家一样在敌人前划了一道长长的线,浮云的莫颜坊楼主月上柳梢头则在另一面和小天一起围出一片安全区给琪子。但两个人应对四面确实很吃力,

“这个可以防止幻情消弱你们的内力,不然大家撑不了多久。”迅速加入的雪儿迅速扔给带月和小天一枚丹药。安全的琪子开始全身心的控制幻情消除对前来帮战的朋友的伤害。日头缓缓滑向西方,残阳也仿佛被地上的血染得更红了,这一战双方伤亡很重,谁都没有占到上风。估计现在思过崖已经爆满了。

系统提示:浮云酒庄族长:看不惯闭上眼上线。“这个时候还不打开大门,你们是想全军覆没吗?”老大,我们不是想无视你,是真的没空搭理你,你要理解呀,这是众人对看不惯闭上眼的心声。还好看不惯闭上眼在控制版面上操作打开大门程序,没有看到他被大家无视了。

在外面等待一天准备离开的其他门派的成员看到突然大敞的酒庄大门,一时之间竟没人敢进去。浮云出名的可不止酒,用毒在江湖上也是小有名气的、里面的情况他们并不清楚,大家都在拼命砍杀,谁有工夫传书。

此时打开门必定是诱我们上钩。但是不怕死的也有,玩家有去无回就做了大家的先锋,门外众人巴不得有个人去做敲门石,都眼睁睁看着,作为主角的有去无回此时也比较忐忑,一时冲动,但箭已在弦上不得不发。死就死吧,反正还能复活,大不了就是在思过崖上呆一个礼拜,装备属性减半。让人惊讶的事就在此刻发生,他……竟然平安无事的走过去了。怎么可能?酒庄的大门这么容易就进去了?不是应该布满暗器,毒药的嘛?

不知谁带头冲了进去。悲剧的事情也在此刻发生,刚刚还安全的大门在众人踏上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散发出阵阵浓烟,冲在最前边的人退也来不急,身后的人已经涌上来,只能在浓烟中回到思过崖。浓烟褪去,活下来的还没来得及兴奋,箭雨就已经从天而降。

终于冲过重重难关来到院内,刚经历过生死的他们还是被院内的情况吓了一跳,地上血红一片,活着的每个人身上都挂着或大或小的伤口。而对于浮云这边来说,这次的袭击已经重创了酒庄的士气,说不定冲进来的人下一秒剑就会滑过自己的脖子。但他们也要拼死一战,到底是谁,想要酒庄消失。里面的人早已筋疲力尽,哪里是在外面等了大半天的人对手,很快就要被解决完的时候,突然没了攻击能力,这是怎么回事?众人一脸疑惑的彼此相望。还没出现过这种状况啊,难道是系统要维护了?

系统提示:此次商战结束,攻击功能暂停。

玩家有来无回:我靠,怎么回事啊,没听说过游戏还有这样的呀,还没杀尽兴呢,怎么就结束了。

玩家今夜同醉:就是,玩个游戏也护短,这还有什么意思,不玩了。

浮云只剩下琪子和后来上线的族长看不惯闭上眼了。其他人都已近在思过崖面壁了。面壁崖已经遍地是人了,不过此时大家已经没了刚才的气焰,思过崖上没有攻击能力,本来就没有多大的仇,都是死过一回的也都相安无事,有这闲时间还不如趁面壁这段时间修炼下内力呢,这可是修炼内力的好地方,当然平时也没人愿意来。不过有几个人但是面色凝重,那就是浮云的管理层,因为到现在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就是所谓的:死都没死明白。

“回头我打电话问问吧,既然来了,也都提升下内力吧。,比在酒里加丹药好的多了,何况酒喝多了伤身”这款游戏力求逼真,伤口是不会自动愈合的,当然吃丹药除外,雪儿的一袭白衣昔日的风采已不复存在,留下的只有几缕鲜红。

“没事吧,先把伤口处理下,剩下的事情出去再说”“一个人站在这里干嘛?还真的面壁思过啊?”一前一后的带月和小天来到崖口,崖口的雪儿衣袖被风出的散开来,好像没有看见过她这么孤寂的背影,一只以来都以为她是坚强的,现在看来她好像比谁都脆弱。

“没什么。在想是谁要浮云消失,琪子和族长好像并没有下来,不知道怎么样了”或许风太大的原因,原本就受伤的雪儿此刻更显憔悴。

“没消息就代表是好消息,这游戏里没听说俘虏一词吧,,所以他们是安全的,小丫头,还是先顾好自己吧,要不下线休息会?”

“没事,今天是礼拜天,下线也没什么事情,连累了你们,等出去了请你们喝酒。面对带月的关心,雪儿还是很感动的。生活中好像还没有哪个男生这么关心自己的。

“妹子,这是昨天练级的时候刷出来的,你这套衣服已经没法穿了,赶紧换下来吧,我这里还有些创伤药,你呀,虽然这是游戏,但伤痛还是很逼真的。”永远中的永远,浮云管理之一。

“谢谢永远哥哥,上了药就没事了,不用担心的。”一边打开控制版面换衣服一边跟在游戏里认的哥哥贫嘴。

“好好的你开什么门啊,说不定我们的伤亡不会这么大的”,弄不清情况啊你!面对空无一人的大厅,琪子的怒气可言而喻。白天没上线的成员这时陆陆续续登录,看着盛怒的副族有点搞不清状况,平时这个点应该挺热闹的呀,今天怎么没人?

“他们都在到思过崖报道去了”怒气未消的琪子凉凉的瞥了眼看不惯闭上眼,自己收拾吧你,本姑娘要休假。个别反应快的成员已经从公开论坛转回大厅。

“是谁来挑衅,没查出来吗?我们难道要把这哑巴亏咽下去。”

“就是啊,这个仇一低要要报,不然怎么对得起死过的弟兄们。”

“我去论坛看看有没有什么消息”差点就被灭了,可气的是居然还不知道是谁,这怎么能不让大家窝火。

“我下线了,你看着解决吧”冷漠的语气似乎要把看不惯闭上眼冷冻了。

“我有电话,下去接个电话”一到亮光闪过,雪儿站着的地方已经没人了。

“估计她一时不会上线,不如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比试比试。”闲不住的小天提议在内力使不出来的情况下比招式。

“现在这还有哪是没人的?”不忍打击他的永远还是说出了这个事实。

“一看你们就是没来过这个地方,走,我带你们去。”在一处隐蔽的地方,还真如小天所说有一个没人的地方,不是很大的空间,外面的山壁刚好把它遮住,一般来到思过崖的玩家也都没心情逛风景,所以这点空间就被保留下来。

“怎么没事你经常来这看风景啊,不然怎会发现这个地方。”永远跟小天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开起玩笑来一点也不含糊。

“我是不像你们啊,天赋异禀,我是一点点死过来的。死多了自然就知道了,看招,不是让你们来揭我老底儿的”话音刚落一记手刀劈向永远的面门,一直沉默的带月也加入了进来。手指直指小天腋下。

“不是吧,你们俩个打一个啊。”说话不误打架工,长腿像带月踢去,手上招式招式不变。原以为手上攻击的还是永远,谁知半路改变方向劈向带月,带月用膝盖顶住踢来的长腿,借势身体往后退三步,避开了小天的手,一旁的永远不甘寂寞,一脚踢向小天攻击带月的手刀,面对永远的攻击小天只好放弃带月,眼看永远的脚已经攻过来,再收招已经来不急了,一个后仰堪堪躲过,这边带月从侧面袭来,还未站稳的小天连连转身借助永远的攻势才躲开带月的攻击。大战一场的三人皆是大汗淋漓,其中最兴奋的要数小天,带月和永远两人的默契使他把新学的一套拳法运用的熟练程度,而且以前不明白的地方也解开了。一个礼拜三人在打架……额,不对,是切磋中度过,雪儿则是意念模式,有事通知,无事免扰。

“终于呼吸到新鲜的空气了,哎,我先回绝情看看了,不然接着面壁吧我就。”看着不等大家反映就一阵烟溜走的小天,雪儿一阵郁闷

“他怎么像逃跑啊?”

“这次他带来的绝情的兄弟全部阵亡,如果他不把这事解决点的话,他会再死一次的。”

带月的风情云淡让雪儿很不爽“那你呢,你是哪个门派的?怎么没见你带过马甲啊”

“我不属于任何门派,自由者,小丫头,有任务了,这几天可能不会上线,意念模式也不会开,你呀,有空要多休息,知道吗?”其实带月有时候也挺婆妈的,哈哈,是吧。

“我也想啊,可是这几天估计会比较忙了,学校的晚会就在这几天,不加班就不错了,酒庄的事可能都没时间解决了。”身为人民教师的雪儿这几天一直在忙着排练舞蹈事宜,所以才没有上线的,大家千万别以为她想不开哈。

“不是还有琪子呢嘛,好好忙你的去”

“琪子手头有件大案子在谈判呢,紧要关头,已经好几天没上线了,好了,不说了,老大要召开会议,你也去忙你的吧。”说完也一阵风似的跑了。

永远有急事还没从思过崖出来就已经下线了。

浮云会议室,刚从思过崖出来的管理层有的还没回到酒庄内部就被通知要召开会议,只得飞奔回来,比如雪儿,琪子照旧不在线。

“这次浮云惨败,大家说说自己的感想和看法”每当身为族长的看不惯闭上眼用这种语气说话的时候就说明此时他很无力。难道是谁发起的挑战还没查到?

“我觉得族战时管理不能担任主力这个规矩可以改改,毕竟管理们比族员攻击力强,关于掉落的装备品可以回来再分,多做些任务不就有了,何况我们的任务又不少”身为莫颜坊的楼主,任务量可是他们的骄傲,上次如果不是这个破规矩的话说不定结果不会这么惨

“我觉得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提升内部成员的综合能力。”负责掌管武功秘籍的烟雨楼老大永远有多远也发表了看法。话说明明是藏武功秘籍的地方却起了这么诗情画意的名字,这件事情估计只有永远有多远知道为什么了。

“我觉得,毒药可以增加到必学的项目里,或者说分出一部分人专研究毒药。”一位管理说道

“我不同意,这样不是把酒庄一分为二了吗”另一位管理持反对意见。

“我认为可以,这样我们的毒药就可以更上一层楼”管理们各持己见,一时之间恐怕难以解决。一直开了两个时辰也没讨论出个结果了,而全程,雪儿没说过一句话。“你们接着讨论,我现实也要开会,先走一步。”完全理不出头绪来还有什么好讨论的,随着雪儿的离开会议也就此结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