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你的葬礼我不会缺席

第八章 我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

你的葬礼我不会缺席 1021469680 2818 2013-07-23 10:46:24

  浮云聊天室。

“那位传说中的雪儿副族怎么见过她上线啊,现在族里的事情都是花落蝶逝在打理,身为副族是不是很失职啊?”代替琪子的是一个新人,花落蝶逝,听说跟族长关系不错。跟她一起来的这帮人看着就让人不爽,说话尖酸刻薄,一副酒庄她们最大的嘴脸。这段话就是从整天装做小鸟依人的幸福,下落不明嘴里说出来。花落蝶逝做事还过的去,但对这群人往往是睁只眼闭只眼,现在浮云大部分老成员都退出了,毕竟大家是来玩的,谁愿意受气。

“我也没见过哎,听说她自从上次族战后就没怎么上线了,真不负责任”不明所以的新成员总是把幸福下落不明当做女神一样,说什么都信。

“雪儿为族里努力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干吗呢,说什么风凉话。”残留的少数老成员虽然奋力的为雪儿解释,但人微言轻,浮云已经不是以前的浮云了。

“上次族战失败也不是雪儿的错,干吗都推到她身上,你们参加了吗?知道当时的情况吗?不知道别捣乱。”老成员虽然人少,但毕竟是元老,说话的口气还是很强硬。

“这么热闹,正好,我找到上次攻击我们的人是谁了,老大等下就来,管理十分钟之后开会,不在的通知下。”选择隐身上线的雪儿突然的出现让内部大厅的人吓了一跳。

“现在在线的管理去会议室,我去通知副族。”目中无人的幸福下落不明挑衅的不把雪儿放在眼里。

枪打出头鸟,这个道理你都不懂,那我就教教你。看了她一眼的雪儿不屑再看第二眼

“雪儿,忙完了?这些人把浮云弄的乌烟瘴气的,好多老成员都退了,你看她刚那态度。”

面对老成员的抱怨,雪儿只能安抚“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报仇,其他的事回来再说。”

“你就是雪儿,你好,以后还要多你指教”会议室里花落蝶逝巧笑嫣然。

“没问题。我已经查到上次挑战我们的就是西门客栈。”没这个黄金时间跟她浪费,简单应付下就直接切入正题,喜欢出风头,等会留机会给你。

“浮云大批人马都没查到,不知道雪副族是怎么查到的,”居然无视花落蝶逝,她才是现在握实权的副族,你是娶我还是娶我也是新来的管理之一。

“老大,我已经通知了另外三家让他们前来助阵,之前也广发武林贴,估计现在已经有不少朋友应邀前来了,关于得到消息这事,自从上次失败之后我就补下了眼线。”研究事情的时候还有个,哦不对是一群讨厌的苍蝇在这嗡嗡叫。

“什么时间,地点,我去通知以前的老成员。”莫颜楼楼主月上柳梢头是仅剩的几个老管理之一了,看来浮云真的不是以前的浮云了。

“既然浮云的事务都是花落蝶逝在处理,新成员我也不了解,这次作战的具体事宜就麻烦你了,”喜欢出头,那就给你个机会。老管理都一副了解的笑模样,笑话,你以为雪儿是好欺负的,她可是浮云出了名的会恶整人。

“雪丫头,碟儿还不太熟悉,还是你来吧。”一直沉默的族长终于说话了。

呵,真是可笑,不太熟悉就坐上副族之位,不太熟悉还这么猖狂,不太熟悉你这么偏袒她,不太熟悉就可以赶走以前的老成员。

“好,既然老大说了,那就我来,幸福下落不明,你带领你的成员做先锋,打开西门的大门是你们的责任,能做到吗?”说好了让你们出出风头的,怎么能不领情呢,不然我会很伤心的。

“,没问题,不过我要求使用毒药。”

“这事情你要跟残药局的人商量,我现在不管事,很多事都做不了主的,是不是?”现在的你可比我有权利,是吧,雪儿使起性子来也是什么都不管不顾。

“最近都是新成员炼药的成分都比较低,基本上都报废了。”身为老管理的残药局老大肯定是站在雪儿这边的,不过这话大部分是真的。

“你……,

绝情,客官,小桥和一些江湖朋友到了,收到千里传音的雪儿直接无视了幸福下落不明。这一举动让老成员也觉得怪异,平时雪儿虽然喜欢调皮,但还是会以大局为重的,今天是怎么了?

“具体的就这样吧,小雨点,花农,你们几个去残药局帮忙。”被雪儿点到名的这几个都是在幸福下落不明的釆言阁的老成员,现在是什么个情况?内战?

交代完具体事宜,雪儿大踏步离去,外面还有一大堆事呢,放眼望去浮云哪里还有自己认识的,除去那几人。

“雪儿,等下,我有话跟你说。”看不惯闭上眼留住了即将踏出大门的雪儿,今天的雪儿怎么感觉怪怪的。

“嗯,好,”看你能说出什么帮她辩解的话

“雪儿,你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老是针对蝶儿,琪子走了,难道就不能找个人来做这个副族了了吗?我不明白你针对她的原因。”听的出来老大很生气

“我针对她?先不说她有没有资格坐在这个位置上,谁做副族不是我的权力,我想问问你,浮云的老成员都去哪里了,”我还火气大呢,这就开始内乱了吗。“说我针对她们,不知道族长大人有没有看到她们针对我呢,怎么着,琪子走了,我也得走是吗?”如果是这样,你直接说一声,我雪儿不会赖在这。

“没人有这个意思,你为什么要这样想呢,她们说你不负责任这事,我有听说,那你先说说这段时间你是不是不在,浮云恢复的工作全是蝶儿在做,所以我才升她做副族。”看吧,如果不是领导有这个意思,下面人再想兴风作浪也要收敛点,所以有时候,大众的思想代表的就是领导的思想。

“行了,族战结束后我会给你个答案的,现在我们能先不讨论了吗?”什么叫看透,这就是,雪儿总想现在撂挑子不干了,但是大仇未报,那些走了的老成员,不能让他们寒心

此刻,浮云新老成员都聚集在院子内,新成员和老成员之间仿佛被人用绳子隔开一样,没有人跨越这条线。绝情,客官和小桥以及一些江湖朋友站在另一边。

放眼望去,已没了当初的那种氛围,就算是战败,大家也很团结的,现在战争还没有开始,分裂就已经先打倒了浮云,恐怕这次全靠这些江湖朋友了吧,这里现在已经物是人非。

“丫头,你在干吗,大家都看着你呢”带月荷锄归的密音把深思的雪儿拉回来了,这丫头怎么了,这个时候发呆,大家都已经开始讨论了。整个浮云酒庄今天都怪怪的。好像还有一些熟悉的面孔不见了。

“多谢各位朋友前来助我浮云一洗前辱,在座的各位有的是上次族战为帮助浮云牺牲的,也有收到我族的武林贴前来帮忙的。不管如何,我代浮云所有成员谢谢大家。既然大家赏脸来了,那么我希望诸位可以协助浮云指挥,打胜仗是我们共同的目标,雪儿在这谢过。”朝带月投去感激的一眼,幸好你有提醒我,不然还不知道思想跑哪去了,不知不觉间微笑在雪儿的嘴角盛开,一扫之前的不快。

“没问题,我三族绝对服从浮云的调令。”三大黑店之首的绝情发话。而江湖上来帮战的则是一盘散沙,不可能听取任何人的调动。

“绝情和客官留下做最后的攻击,小桥和月上柳梢头带领的浮云成员在先锋部分打开大门之后上去接应,幸福下落不明带领浮云成员和江湖朋友做先锋部队打开大门。残药局负责协助先锋攻击。”现在不是斗气的时候,真让她独自做先锋,未必不会全军覆没,而那些不受约束的江湖人做先锋也很合适,不受约束,尽情的杀,这也是他们想要的。

今晚的夜很漂亮,一轮圆月高高挂在天空,可是现在不会有人去欣赏它,西门客栈的门前已经被浮云这帮人黑压压的站满了,此时门内门外静悄悄的,可惜的是今夜无风,不然应该还能听到衣袖被风吹动的声音。

“一片乌云飞过,绝情的兄弟们交给你了。”这种状况我好像需要舍身就义了吧,看着已经到雪儿身边的带月,小天小声嘀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