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你的葬礼我不会缺席

第九章 君子报仇 十年不晚

你的葬礼我不会缺席 1021469680 2776 2013-07-23 10:46:24

  幸福下落不明所带领的先锋主力已经发起了攻击。这次打开大门是关键,在大门没打开之前人力上是用不到多少的,所以那些江湖人士还没有参加战斗,第一批是毒箭阵,在箭上涂上剧毒,射向客栈楼上的窗户上,这种毒在遇到阻隔的时候,毒性就会挥发,表层变成一阵毒烟,里面残留下来的易燃,任何一小点火种都可以将它点燃。第一批箭射出去后,装好火种的第二批射手已经准备好了,嗖嗖,一支支射向带有毒烟的窗户。纸糊的窗户加上残留下来的毒药,轻易就将西门客栈的前楼燃烧了起来,楼上烧着,楼下的人也没闲着,眼见救火已经来不及了,他们把所有的防守都放在了大门上。

接着是大门,小桥提供的一种攻击性特强的机器,类似于现在的坦克,可以行走,不过他只能撞击,发射不了。两辆机器一前一后缓缓驶来,箭阵攻击的成员已经退到一边,砰,前边那台机器已经撞到西门的大门上,后边的机器也撞了上来,没过多久,坚硬的大门已经摇摇欲坠,攻破大门和前楼,整个过程用了两个时辰不到。

“退后,所有人分散”在大门打开的一刹那,雪儿大叫了一声,攻了这么久,他们不可能没有所准备的,果然,大门倒下的同时,漫天的箭雨落下,好在大家已经做好了防范措施,损失并不大,这时才是先锋主力的攻击时间,江湖人士已经率先杀了上去,与守在门口的西门成员杀成一团,当热攻击不会只有这一部分。

“他们从天上下来的,你看。”西门内院里,所有成员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门外的攻击上,谁也没注意到从墙外飘上来的一个个伞状的东东(类似于现在的降落伞)直到第一个成员落下,才有人发现这个不速之客,也发现了天上正在下落的一个个“飞人”。等到西门的人反映过来的时候,先下来的人已经解决了几个围在身边的,院内的热闹衬的墙外更加安静,除了准备跳伞的成员外,其余人就像不存在似的。由小天和小桥的闭上你的乌鸦嘴带领的“飞人”已经成功的入侵到敌人内部,分散了他们的攻击力,幸福下落不明和江湖人士组成的先锋部队也光荣的完成了任务。真正的战争才刚刚开始,之所以这么容易就攻进来,是因为他们把人员全都聚集在内院,守住内院才是他们的目的,所以这里才是最难攻的。

看似混乱的场面,其实大有文章在,如果你仔细看就会发现,西门的人全是站在外围的,浮云的人表面上是占上风的,但实则是被困死在他们的攻击范围里,想突围几乎是不可能的。好在从大门进来的可以阻挡他们部分的攻击力。

一直到现在,雪儿都没有进入战场,这是一场不属于她的战争,花落蝶逝被留下来镇守浮云,当然这必须是族长安排的。小天他们对付里面的人应该差不多,而且客官和绝情的人还在门外等候,绝情的人大部分都已经隐蔽了,只留下一小部分和客官的人留在门外的空地上。之所以这么自信是因为这次对付的只有西门一家,战帖是出发前才发起的,发起战争有两种,一种是匿名,另一种是公开,而公开又分两种,一种是提前发起,双方在规定时间内,还有一种就是浮云采用的这种方式,临时发起,不给对方任何准备。但临时发起一旦战败将受到严重惩罚。

“准备就这么看着吗?你这指挥官是不是太清闲了,”一直站在雪儿身后的带月也没有加入战争,今天的小丫头有点怪,依她的性格不会做什么逆天的事吧。

“没关系的,这场仗没我也一样能赢。”冰冷的语气一改之前的轻松,在这夜晚里增添了一丝凝重。

“怎么了,什么事让你这么伤心,一直放在心上的大仇都不重视了。”虽然雪儿一直没上线,但扣扣上也经常听她说起战败的事。现在大仇得报了,她却没什么兴致了,这丫头是不是变的太快了,还是浮云内部的事?刚刚那种分布……莫非内乱?

“我想离开,这里没有值得我留恋的东西了。这是我给族长的交代。”这话要是被正在战斗的人听见不知道会怎么想啊。

“你就不怕他们听见灭了士气?想走就走吧,自己开心最重要。”带月啊,这是火上浇油还是纵容啊?

“嗯,还有半个小时,差不多就可以结束了。”客官的人也进入了战场,给西门的人心理上造成了很大的重创,看不到希望的他们在攻击上也会变得缓慢,无力。

“丫头,那我们现在聊点什么?这样是不是有点无聊啊”欠扁的人都是这样,别人在生死边缘,他在这风花雪月。不过某人转移话题的水分很大哦。

“大师,你越来越唐僧了。”哈哈,有人不领情哦。

“小丫头,欺负老人家是不对的哈。话说,这不会破坏某些人的形象吗?怎么某些人一副无赖的样子啊。

“别跟姐姐这装老,你爱幼了吗?”看来带月的牺牲是值得,连让人不喜欢的夜晚也多了些欢快的气流。

“等等,刚消失的那个是小天吗?他怎么站在那让人家砍啊?”情绪波动比较大的雪儿刚刚还有气无力的,现在又生龙活虎的……

“他说现实有事,退了。”看完小天的传书,带月抬头遥望月亮,今天是一个多事的夜晚吗?

“我也收到了。他说有事扣扣。”在战斗中退出游戏的小天使第一个吧。小天离开对雪儿来讲并没有多大冲击,毕竟自己也要离开了。而且还有扣扣可以联系。又不是永别。

战场上离开一个人并没有得到多大的关注,挂掉人是很正常啊,不死人还叫战场吗?但是指挥官离开想要别人不知道的话就不太可能了,战争还在继续,后来进去的人已经在最大成度上给了西门痛击。有些看到大门敞开,想跑出来的西门成员刚踏出门槛,就被埋伏在门外的穿着带有绝情标志的人解决掉了。

系统不会让一个家族全都消失的,就像上次的浮云。总会留那么一个两个的。不知道如果把族长干掉会怎样。

最后的总攻正在进行,负责这次指挥的雪儿开始行动了,站在房顶上的她如同鬼魅一般,来到西门客栈族长的身后。逝缘在月光下散发着幽幽寒光,不知是故意还是怎么回事,本来可以刺中西门老大要害的剑竟然刺歪了。雪儿的眼神可以杀死人,该死的带月,居然出手阻止。

“逝缘刺中他的时候你的手臂也就废了,”本来带月想解决掉那个站在暗处的人,可是距离太远来不及,只能用暗器使雪儿的攻击偏离。既然已经露面了就好解决。

既然已经知道了带月出手的原因,便放心的把后背留给带月,这个人今天一定要手刃。

不过,西门的老大也不是吃素的,剑势一招比一招凌厉,每次雪儿都是堪堪躲过,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临死前的挣扎才最凶猛。一个分神,左肩被刺中,嘶,痛的雪儿吸口凉气,“该死,”雪儿一声低咒,加快攻击速度,逝缘也仿佛知道的主人的怒气,连带月都感受到了浓重的杀气。

要快点解决掉这个人,才能去帮她,看到雪儿受伤,带月也变得戾气四射。终于露出破绽了,趁着那人换招的时候,带月一招鲤鱼翻身抹过他的咽喉。

久攻不下,再加上受伤,雪儿额头上已经微微有汗。又被他躲过了,这条鲶鱼,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必须找的他的破绽。他好像用左手使剑,那……

两把剑同时滑过西门老大的身体,雪儿的逝缘从右腰侧刺进去,带月的剑则是正面刺进腹中。

解决了老大,战斗也就差不多了,“差点陪上自己的小命,还好还好,嘶”正在庆幸自己还活着的雪儿一时忘记了自己的伤。“这只老狐狸,居然可以把这么多内力灌进招式里去,”越来越不对劲的手臂让雪儿咬牙。但也没办法,人都死了,还能怎么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