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你的葬礼我不会缺席

有你的地方就是最美的天堂

你的葬礼我不会缺席 1021469680 2274 2013-07-23 10:46:24

  踏上这片土地,慕容激动的的心情反而变得平淡,深深的吸口气,这个充满他气息的城市,因他变得更美丽。

下了火车,又颠簸了两个小时的山路,终于到达目的地.

高祁来电话说,领导临时来检查,暂时出不来,无聊的慕容就在那条宽阔无人的大马路上一圈又一圈的走着,现在,这个县城被夜色笼罩这,一切关于它的传说都变的模糊,只能看到那连绵的山和偶尔的几户还没入睡的人家透出来的灯光。

本就做了一天的火车,虽然高铁的速度比较快,但山路颇多,让没走过这么远路的慕容雪彦还是很疲惫,再加上一天都没有吃饭,此刻的慕容要多狼狈有多狼狈。也不敢打给高祁,怕打扰到他工作,突然想起来,在刚才下车的地方有一家旅馆,望向那条不知尽头的路,不知道大师会从哪段路口出现。

“丫头,你在哪呢,对不起啊,领导刚走。”听筒里可以听出高祁那边的传来的风声。

站在门口的慕容看到高祁从面前跑过去,心情大好的她对着背影喊了句“后面”

听到声音高祁疑惑的转头,看到的就是在昏暗的灯光下,慕容顽皮的笑脸。

见到他的那一刹那,所以的疲惫都烟硝云散,所有的劳累为了这一刻都是值得的。此刻除了微笑一切都是多余的。

“这是对戒,名字叫《永恒的爱》把手拿过来,”慕容反串了男生的角色为高祁带上她带来的戒指,“我喜欢带着左手,所以你就带右指吧”她挑眉霸气的宣示

“这可不行,一般都是女生戴右手的,这我不成女的了”我们的解封军同志可不同意

“解放军叔叔,你怎么也如同大众一般的愚昧啊,”

“这个怎么能让你送呢,而且这个也带不了,部队有规定的”高祁把戒指从手上取了下来。

因为是偷偷溜出来的,过不了多久,高祁就要回去了,但他坚持让慕容先睡,“等你睡着了我再走”揉揉放在他膝盖上的脑袋。

早晨醒来的时候,装戒指的首饰盒被放在床头柜上,他没有拿走。高祁的信息正安静的躺在手机里,“丫头,起床没?记得吃早饭”

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你可以忙碌,可以没时间陪我,但我想要你把我放在心上,偶尔你有空的时候为我做一次早餐,陪我去曾经留下美好回忆的地方,这的生活我会很满足,你大可放心的去为你的理想奋斗,我愿为你洗手做羹汤,愿意为你支起家中脊梁,只是等你凯旋的那天,不要嫌弃我的平凡陪不上你的军功章。

“嗯,知道了,你忙你的吧,一会我出去走走”甜蜜的笑容不只在嘴角,浑身都散发着幸福的光环。

一席米色和黑色相接束腰连衣裙,宽大的眼镜挡住了大部分脸,带着好奇的心情慕容出发了,她要去看看这座城市散发着怎么样的魅力。

可能比较面生吧,一路上大家都会对她行注目礼,这让慕容很不习惯。正当她准备好好欣赏这片充满神秘的地方时,滴滴,扣扣响了。来之前曾经说要请荣姑娘吃饭,现在人家追来了,“求时间”

“我现在就站在你们的地盘上,赶紧过来吧,”刚好不知道怎么逛呢。

“不按常理出牌的呀你,不是说今天才到吗”荣姑娘对此很不满。

“快来,我在小学门口等你”慕容转移话题的功力越来越厉害了

老远慕容就看到一个穿着红裤子的男生下车后就在东张西望。瞬间被雷到了,还没见过男生穿红色的裤子呢。“来了吗?我穿米色衣服,戴墨镜的。”

“嗯,刚下车,我穿的红色裤子,怎么没看到你”荣姑娘并不知道某人是故意说自己穿什么衣服的。

等到荣姑娘走进,就看到一个带着墨镜的女孩,笑得毫无形象可言。

“你这裤子也太显眼了吧,我都不敢穿红色”慕容直接开口打击,一点情面不留

“我还有上衣和帽子呢,大惊小怪。”被打击的荣姑娘一点也不受伤。

红色运动裤搭白色短袖,一双运动鞋,很清新,一看就知道是在校学生,他是高祁军训时带的学生,跟慕容年龄相仿。跟慕容是在高祁扣扣上认识的,来之前慕容已经跟他说好要给自己当导游的。之所以要喊他荣姑娘是因为他总是喊慕容小雪子

“哇,是军车哎”某人很不淡定的喊了一声。不过看到荣姑娘抽搐的嘴角,慕容很不好意思的为自己解脱“呵呵,那个……我没见过,”解释到最后,自己都觉得这解释没什么用处。

“我们是坐车还是怎么过去?”荣姑娘对被叫来当导游一事显然已经接受了,

“远吗?不远的话走路过去吧,随便看看你们这的风土人情”好不容易来一次,坐车不什么都看不到了。

迎面走来很多身穿迷彩作训服的人,慕容都会偷偷拿眼观察他们,就仿佛看到高祁在眼前一样。在这座城市里,绿色的气息很浓重,随处可见的绿色让慕容很不淡定。她没有想到有一天她可以离梦想那么近,她也没想到因为和他相遇,让她对军人不只是崇拜,明白这身衣服所带来的责任,因为军人她爱上他,却因为他而对军人的背后的辛酸近一分的了解。这一刻,她爱上可这座城市,因为这里有他。

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市一件多么幸福的事,这座城见证了他们的爱情。

中午,高祁出来和他们一起吃饭,荣姑娘因为好久没见到教官,所以话很多,而且穿上绿军装是他的梦想,于是,慕容就成了那唯一的听众。看到荣姑娘面对高祁时因为那种紧张导致不停喝水的情况,慕容忍不住轻笑。

被打断的高祁揉揉慕容的短发“丫头听的懂吗?”

“不懂,”转向荣姑娘“他很厉害吗?怎么你这么怕他?”坐着高祁对面的荣姑娘可没有上午逛街时来的淡定,

高祁的笑容在听到这句问话变得无奈,伸手滑向慕容的鼻梁“这么多问题,赶紧吃饭”

看着慕容一直扫向这里的目光,荣姑娘淡淡开口“军训时教官可是踩我来着,那时候他可是很严厉的。”

慕容听完盯着高祁左看右看,“看着不像啊,摧残国家花朵啊你是”

或许这段时光让从小怀揣这当兵梦的荣姑娘难以忘怀,教官的形象是高大的,可能没想到有一天会跟教官坐面对面聊天吧

晚上,是慕容独自一人解决吃饭问题,这也成了她在未来一周没有吃饭埋下的种子,这里的饭真心的吃不惯。一向晚睡的她早早的就上床睡觉了,千万别以为是她旅途劳顿所致,夜里不一定都是用来睡觉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