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你的葬礼我不会缺席

路过他的婚礼

你的葬礼我不会缺席 1021469680 2060 2013-07-23 10:46:24

  “还在生气啊,我说你们女人是不是都这么小气的”机场,宫羽钧拉着行李,跟在慕容后面,哪里还有一点老板的威严,

“慕容雪彦,你以为你是谁啊,管好你自己,我的事实不用你管”慕容这已经是第n次重复宫羽钧那晚的话。

“好了好了,我知道错了,慕容大小姐愿意管我,是我的荣幸,小的不该不识抬举,希望你大人有大量,原谅小的吧”宫羽钧现在那是一个后悔,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那晚绝对不会再说这句话的

“宫少爷,我们不是在拍戏,您能不能别吸引这么多观众啊”每位从他们身边过去的旅客都会给个回头率

“是,一切都听慕容大人的”总算肯跟他说句正常话了,天知道他有多不想听到她重复那句话。

“好了,别闹了,该安检了”他滑稽的表情及动作让慕容忍俊不已。能认识宫羽钧慕容觉得这一定是老天给她的恩赐。

“这种从眼底传来的笑意果然好看多了”宫羽钧看着慕容的笑脸说到,虽然你都有在笑,但是在你笑的时候,你的眼里找不到一丝快乐。笑容还没收回来的慕容听到这话,立马拉着老长的像安检走去。

“哎,又怎么了”宫羽钧一边追一边喊,看来又碰到她的禁忌了,这丫头禁忌还真多

到达晋江已经凌晨一点多了,整个城区,除了车流,再无其他,慕容她们在机场附近的酒店里订了房间。跟宫羽钧道别后,慕容就没在出过房间,跟郑总越好下午见,中间的时间就用来睡觉好了。

我已剪短我的发,剪短了牵挂,剪一地不被爱的分叉,手机卖力的演唱着这首梁咏琪的短发

“喂”一听就知道没睡醒,估计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有没有醒。

“慕容小姐,是不是该起床吃早饭了呢?”相比之下,宫羽钧的声音就神轻气朗了许多

“本小姐没吃早餐的习惯”不等对方的回应便挂了电话,顺带关机,都什么人,扰人清梦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慕容的睡眠“你是想怎样,我不是说过我不吃早饭的吗?”被吵醒的慕容火气很大,一向有起床气的她,被三番两次吵醒很不爽

“大小姐,现在该吃午饭了”面对慕容的职责,宫羽钧直接无视,不跟心情不好的女人计较。

慕容一脸的不相信,找出关机的手机开机一看,真的十二点多了。

宫羽钧看到她的行为,瞬间无语,你丫的居然关机,我说怎么打不通呢

“郑总,又见面了”

“郑总,怎么好意思让你亲自迎接呢”慕容两人向站在公司门口迎接的郑总打招呼

“好了,咱们就别客套了,里面请”郑总亲自为两人带路,虽说宫羽钧也同为公司老总,但到门口迎接这种,完全没必要,所以这郑总是真的有把她们当朋友。

接下来,就是昏天暗地的忙,从原材料,到施工队,图纸,等等。从头参与下来。几天下来,两人都已经筋疲力尽。到这时才明白这一切是有多辛苦。

好在已经忙完了。今晚郑总在春晖园为两人设宴,以尽地主之谊。席间三人像老朋友一样,天南海北的聊

“楼下大厅好像在举行婚礼,新郎还是军人呢”郑总突然说到。

这句话像跟针投进慕容的心中,军婚,那新娘子一定很幸福。“郑总,你认识新郎吗?我想去观礼”慕容问道,就算自己不曾拥有,见识一下也是可以的。

“我的侄子是新郎官的朋友,没想到丫头对军人也感兴趣”郑总玩笑着说,总觉得与这丫头投缘,宫羽钧奇怪的看了慕容一眼,难道这跟她的禁忌有关?

“亲一个,亲一个”大厅里传来热闹的呼喊声。大概是新人在行礼吧,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前面,没有人注意到慕容她们。

新郎一身军装,只一眼,慕容如坠冰窖,因为新郎不是别人,正是她无法忘记的高祁,一身蓝色的正装衬的新娘子的婚纱洁白无比,两人的手紧紧相牵,对望的眼睛里是彼此的笑容,新郎应大家的要求,轻轻的吻在新娘子的额头上

这一切是多么讽刺,我竟然闯进你的婚礼来,老天是让我认清事实吗?

今天身为伴郎的大叔也很帅气呢。

有一双手突然牵上慕容的手,轻轻的却不容质疑的把她紧紧攥在一起的手指掰开,放进自己的手里。周围人说些什么,做些什么,慕容通通都不知道,唯一能看到的便是新人的笑容

突然想起在《军婚》这本书上看到的一段话:

真的希望相守百年

跪拜的心情上苍可见

谁知以后多少风雨

坚贞着永久相携相牵

父母啊

我们是你们未来的幸福

一家人亲爱永远

别在担心我们稚气

今天是成长的转折点

承起明天的责任

坚守家国安然

是啊,如果今天站在他身边的是自己,那么这段话该是多么幸福。

“走吧”慕容转身离开,这里的一切都显示着自己的卑微,既然参加了你的婚礼,那么我向你许下承诺,你的葬礼我也不会缺席。

身为伴郎的大叔责任重大,负责帮新郎照顾在场的客人,可是当他把目光放在门口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我好像看到小丫头了”大叔悄悄跟身边的女朋友说

“你是说高祁的那个小女友?”对于他们的事情她也听说了一些,真心的可怜那个小丫头。

“嗯,刚刚那个背影好像她。”如果今天的主角是她,可以想象的出来笑容会有多么的灿烂,她是一个需要人捧在手心里呵护的丫头,高祁不该去招惹她的。“不知道看到这一幕,她能否承受”

“希望不是吧,只是个背影而已,再说她怎么会知道高祁的婚礼呢,一定是你看错了”女友安慰道,真的希望不会是她。世人只闻新人笑,哪人听的旧人哭

郑总也看出了这个新郎跟慕容有什么渊源,因为慕容看到新郎,目光就一直没离开过他,眼里还有震惊和绝望。简单道别之后,就让宫羽钧带她回去休息了,有些事不是别人能帮的了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