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陨落繁星梦

拥抱着你,不想放手(二)

陨落繁星梦 不噯 1891 2013-01-31 09:48:43

  慕流影心里想着,渐渐陷入了脱力昏迷状态。

呵,她倒是可以休息了,可是这种动作真是折磨死自己了!轩辕湛心里无奈地想着。什么时候自己也喜欢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了?而且还干得乐此不疲!希望某女醒来的时候不要暴打自己一顿!某男心里心存侥幸地想着。

20岁的轩辕湛早已明白了那些男女之事,虽然还不曾尝过禁果,可是这也不代表他没有那方面的欲望呀!再说了,现在的慕流影像章鱼一样趴在他的身上,热乎乎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脸上,轩辕湛的脸立刻像火烧般红了起来!他还是处男啊处男啊啊啊……

身下的女子还不自觉地闷哼一声,原本就清脆悦耳的声音在这种时刻听在轩辕湛耳朵里简直就像是娇吟。让他的那个地方更是胀痛得厉害。

以前在皇宫中喝酒应酬之时,怀抱着各色各样的女子谈笑风生,逢场作戏做多了,也就对各种美色免疫了,从没有一个女子能让他升起如此强烈的欲望!而且不管身上趴着的女子是否是美色,他都看不到呀,他现在可是眼睛失明的残障人士!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那个地方依旧高昂着!轩辕湛甚至怀疑着,磕了药的状态都没有今天这么猛!

轩辕湛越想越难堪,越想越郁闷,幸好身下的女子已经昏睡过去了,否则的话,岂不是要丢死人了?

手臂轻轻环绕着女子的腰,一动也不敢动,女子轻柔地呼吸均匀地喷洒在他的脸上,心跳在做着加速运动,勉强偏过头去,才能不受这热呼呼的气息的干扰。手中的触感异常柔软,纤细瘦弱的腰身使人完全看不出在战斗的时候能有那么强大的爆发力。不过该大的地方可一点也不小,某两团很有质感的东西顶在他的胸口,让他呼吸都变得不那么顺畅了!轩辕湛甚至需要默念起武功心法,把注意力全部转移到武功心法上去,才能够使身体的欲望慢慢平息下来。

一个时辰后

“喂,起来了!”轩辕湛的毒确实需要及时清理,此毒蔓延之快从轩辕湛眼睛失明了就可以看出!虽然有了之前慕流影给的药物压制,毒不会攻心,但是蔓延到身体的其他部位也是极为不利的。

但是此刻,轩辕湛叫慕流影起来,不是为了早日治疗自己的毒。而是他想起了流影身上还有不少的伤口没有处理,虽然都是小伤,但是如果失血过多对身体的伤害还是很大的。要不是自己眼睛看不见,早就帮她做简单的包扎了!(当然,轩辕湛也只敢心里想想,某女会不会同意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嗯哼。”体力恢复了八成之多,慕流影从睡梦中清醒。缓缓睁开了双眼。

睁开眼之后,一转头,就看到了在眼前放大的俊脸,自己的手不知何时放置在了某人的胸膛处(当然这完全有可能是某男抓着慕流影的手放上去的)。一声响彻天际的叫喊声在山洞中回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慕流影从轩辕湛的身上飞快弹起,起来后也不管轩辕湛是一个伤员,狠狠一脚踢在了某男的身上。

现在要轮到某男尖叫了!

痛,伤口的痛,身上的痛差点就让某男惊呼出声,不过强大的自制力还是让他把嘴边的惊呼声给咽了回去。本已苍白并且发黑的脸色此刻差不多要变绿了!

“果然是好心没好报!”某男嘴里暗暗嘀咕着。

(众将士:啥?将军被人踢了还不反抗?犹记得某次有位敌国的官员骂了将军一句,将军不顾两国之间有可能恶化的关系,直接一刀把那个将军给砍了个重伤!什么叫打得他生活不能自理?这就是!现在将军都快被别人打得生活不能自理了!这不科学!)

“你闭嘴,再多嘴我杀了你,别以为我不敢!”慕流影恶狠狠地威胁着。

这一脚流影踢得其实并不重,但是如果不揍他一下,实在是难解心头之恨,慕流影一向是恩怨分明之人,现在打过他了,之后再给他治伤解毒,也就不会心有顾忌,也就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扰乱自己的心绪了!

那时,心绪乱了的可不止轩辕湛一个人,慕流影的心又何尝平静了呢?

慕流影给自己的伤口简单包扎了一下,看了看时间,太阳已经西下,山里黑夜中有多少危险慕流影不是不知道!而轩辕湛的伤又不能再拖到第二天,慕流影立刻动身去山中寻找敷伤口的草药。

找到草药归来后

“有点痛,忍一下。”说着,慕流影把草药用嘴巴嚼碎,再敷到轩辕湛的伤口处。

又拿出了一个瓶子。此瓶子是用羊脂白玉制造的,可见里面的药丸是多么地珍贵了。因为药材有限,慕流影一共只制作出三颗。这可是保命药丸。

“这是能解百毒的凝香丸,内服。”慕流影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药递给了轩辕湛。

轩辕湛小心谨慎地把药放在鼻下闻了闻味道,确定无毒,再服用。

对于他小心翼翼的行为,慕流影并无不舒服之处,换做自己,面对一个陌生人,也会这么做的。并且,轩辕湛在慕流影心目中的形象,不再是一个传说中的“战神”形象,反而成了有血有肉,会发火,会受伤的正常人!

“谢谢。”轩辕湛服完药,黑色从脸颊上退去,伤口处也从一开始的刺痛变得清凉无比。

“你不用说谢谢的。你救我一次,我救你一次,扯平了。”慕流影说着。这样谁也不欠谁,真好。

一夜无话。

各自靠着火堆浅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