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陨落繁星梦

回忆(二)

陨落繁星梦 不噯 3076 2013-01-31 09:48:43

  在天和大陆里的慕流影,有了前一世的教训,不想再做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于是,来到这个世界后,就开始了习武,请求父皇母妃给予最好的练武老师。这也是自己与姐姐慕流白不同的地方吧,姐姐流白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自己在那一方面并无建树。

在天和大陆上,大部分男士都多多少少会一点“古武”,只不过武功上层者少之又少。这种武功是以修习内力为主的,但八年来,慕流影体内并没有出现一丝一毫的内力。难道是自己是“借尸还魂”穿越来的,体质跟常人不同的缘故?

当然啦,修炼内力也绝非易事,普通没有经过修炼的人身体里没有内力也属正常。毕竟练武的只是少数。特别是女子。

虽然慕流影不能练内力,但是流影在把现代知识糅合到古代武术当中去之后,自认不需内力也一样可以杀人于无形。慕流影练的全部都是以现代佣兵杀手训练方式为主的暗杀和隐藏技巧。当然,这些东西只能自己私下里偷偷的练,而明面上慕流影从教习师傅那里学到的,就是与人格斗的技巧以及轻功,马术,箭术等等能搬得上台面的东西。没想到古代确有轻功那么回事,但是也并不像现代电视上的那么神奇,其实说白了就是一种借力快速前进的方法,而轻功主要练的就是让自己在吸气间减轻身体重量,再通过借助外力向上掠起一米至两米的高度,再继续借助外力,比如树枝等物,向前飞掠的过程。

慕流影没想到自己的轻功练得非常好,在短短几年内就已超过了教习师傅。师傅夸自己非常有天分。

届时就算不能杀人,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八年后,15岁的慕流影,要是弄一个江湖轻功排行榜的话,慕流影至少能排进前十。只不过慕流影平时都故意隐藏了自己的轻功,万事留一线,这是慕流影从现代学到的生存法则。凡事都不可做得太锋芒毕露。

八年前,山间,溪水边。

一具黑色的尸体他面朝下倒在岸边,头发散乱,宛如鬼魅。

他是什么人?此刻到底是死是活?慕流影自认自己从不是什么善人,但此刻事关生死大事,不禁也开始了犹豫:救,还是不救?

最终,战胜慕流影的是“救”的念头,原因就是:不想有人再经历自己与辰这样的事了,哪怕一丁点的可能,自己也不想它发生。

小跑到岸边,发现那人还有微弱的呼吸,慕流影长舒了一口气。

后山上的一个小竹屋,是慕流影的私人领地。是慕流影自己找宫外的工匠建的。父皇和母后并不知晓。慕流影也不敢让他们知道呀。要知道一个七岁多的儿童懂得找外面工匠建立私人领地,恐怕是闻所未闻的事情了。

慕流影自知凭借自己这7岁多的小身板,是不可能把人扛回竹屋的,所以自己也只好就地救治了。

黑色的夜行衣已被水浸透,紧紧贴在男子的身上,衣服多处破损,慕流影一咬牙,还是小心地掀开男子的衣服。

发现,男子身上虽然多处伤口,但是并不致命,伤口也并不深,导致昏迷不醒的原因可能是失血过多。

慕流影随即脱下自己的外套。外套里,是一件白色的中衣。虽说半点儿也不走光,可是估计整个慕国都没有人像她这么大胆了,穿成这样在外晃悠是没有的。

把衣服撕成条,绑在男子流血的地方,又找了一些木柴来就地生火,用火也可以帮助男子去去寒。九月的天气,初秋,河水还是有些寒冷的。

慕流影用自己的手帕帮助男子把脸擦干。

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出现在眼前。小麦色的皮肤,睡觉也不安分紧蹙的浓眉,跟俊秀打不上边的脸,却别有一番刚毅的感觉。年龄不会超过20,也许还要更小一些。

经过一夜的悉心照顾,男子终于有了转醒的迹象。

“刷”的一声,黑衣男子醒来后的第一反应是抽出身上的短刀,架在了慕流影的脖子上。

7岁的慕流影粉雕玉琢的小脸,大大的眼睛扑闪扑闪,隐隐约约已经能看出长大后该有多么的倾国倾城。

睁着无害的眸子看着黑衣人,慕流影说道:“你……你伤得不清。”

黑衣人听后,愣了一下,随即略微勾起一抹笑容道:“你很特别,别人像你这么大时,早该被吓哭了。而你?居然还救了我?”黑衣人指了指自己被包扎得乱七八糟的伤口说道。声音淡淡地,透着一丝冷漠,即使是微笑,也透出一股危险的气息。

慕流影直觉,那是死亡的气息,是属于杀手的气息,只有从死人堆里走出来的杀手,才会让人有如此颤栗的感觉。

慕流影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说着:“救你只是因为你被我看见了,不管是谁,我都会去救,我对你的身份不感兴趣,相信你也是一代大侠,必不会为难我这个小小孩子吧?”

慕流影故作老成地说道,可是7岁的年纪还是出卖了她,嫩嫩的声音说出来这么一本正经的话着实有些可爱。

黑衣男子盯着慕流影看了好半响,终于放下了手中的武器。其实,即使他要对自己不利,自己也有办法对付他,在救人之前,自己就藏了一把迷粉在手心,如果真遇到情况,保命还是可以的。了解自己的人都知道,做事留一线,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是自己一贯的作风。

黑衣男子盯着慕流影的脸,故作正经的可爱,明明是个还没长大的小屁孩,却好像又有什么地方与众不同。不禁让自己多看了两眼。目光下移,才发现女孩儿只穿着白色里衣,外套已撕成了条儿绑在了自己的伤口处。

目光闪烁,心好像被什么触动了一般。

5岁被选为杀手培养,12年过去了,自己手上早已沾满的鲜血,要是在平时,看到自己脸的人绝没有一个能活着离开,可是面对着眼前的小女孩儿,自己却有种下不了手的感觉。自己现在在组织中已经被列入了死人的名单中了,从那么高的山崖掉落,几乎已经没有了生还的可能,要不是自己被一颗树阻挡了一下,恐怕早就死无全尸了。不过组织中的每一个人,都被喂了慢性毒药,每年都要去拿一次解药,所以组织根本不怕培养的杀手背叛。

而自己,再也不想回到那个黑暗的组织,即使自己拿不到解药,就只能剩下一年的寿命。

慕流影把黑衣人带到了自己的竹屋,唉,救人救到底吧,慕流影轻叹着。

黑衣人自此后一言不发,好像与世隔绝一般,全身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自此之后,慕流影就坚持每星期上山两次,风雨无阻,每次依旧缠着黑衣人说话,把自己一星期里的见闻,学箭术,马术的进度,一一告诉他。慕流影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也许是自己穿越了之后一时同情心泛滥吧。他的气息有些像哥哥,在前世与自己毫无血缘关系,却比亲哥哥还要亲的哥哥。从小,也只有他对自己好了。虽然他为人冰冷冷的,可是对自己却永远凶不起来。这一点与黑衣人有些相似。

初时黑衣人只是默默地听着慕流影说话,不作任何反应,眸子漆黑,仿佛一切光亮都被隔绝在外,只有无尽的黑暗吸进眼中,薄唇微抿,一身黑衣,全身上下由内而外散发着英气,明明是挺帅气的脸,却似乎永远笼罩于黑暗中,让人不敢直视,也看不真切。

自己是被组织抛弃的那一个,原以为自己总有一天会死去,可是没有想到是被组织抛弃而死。自己呆了12年的地方,喊了12年的师傅,竟然一直在利用自己。黑衣人掉下山崖时绝望地想着。

后来,每次慕流影对他讲话,他脸上的戾气渐渐收敛,表情也越来越柔和,偶尔眸中还有了笑意。

再后来……

半年后……

“我叫墨痕”,黑衣人对流影说着。

“看你挺有练武天赋的,这半年里你从什么也不会,变得有了一些根基,已经够格当我的徒弟了。”墨痕自顾自地说着。

墨痕想着:其实自己只是不想在有限的时间里失去这唯一的光亮。眼前的小女孩儿就像是曙光,给了自己黑暗的世界里一丝光明,如果能把自己的平生所学竞相教授,自己也算是不枉来这世间一趟了。

慕流影激动得不能自已。

一声叠过一声的“师傅”叫得欢快不已。

墨痕说着:“不过,我只有半年的时间了,这半年,你要好好学。”

“什么?怎么会只有半年?师傅,您以前是不是杀手?”慕流影问着。

自己在现代也了解不少古代杀手世界的规则的。是被喂了毒药?

“师傅,您是中毒了么?”慕流影担心地问着。

墨痕冷硬的脸上有着一丝动容。自己组织里的秘密,这个小丫头怎么会这么轻易的说出口?

在她身上,实在有太多不符合年龄的事情了。但是不管如何,自己对她就是产生不出一丝的恶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