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陨落繁星梦

因为爱所以说谎

陨落繁星梦 不噯 1910 2013-01-31 09:48:43

  “我……我有些事情想不起来了。”慕流白含糊地说着。从男子刚才的话语中,慕流白推测他们一定是经历了什么,才会涉及到“生死”的问题,并且那名男子还一度认为女子已经死了,所以自己这么说,应该是很好的掩饰了。

轩辕湛听着她的话,不可察觉地皱了一下眉头。

虽然面前的女子很美很美,可是,景川身上若有若无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气息,她没有,她是温婉而动人的;现在听了她讲话,声音也不太一样。景川冰冷冷却又略带稚气,如银铃般悦耳的清脆声音也和她不太一样。

一时因激动而丧失的理智又回来了,几不可见地向后退了一步,与面前的女子保持了一点距离。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么?”轩辕湛小心的问着。如果她真的因为坠崖而丧失了记忆,也不是不可能的。声音只是有些细微的差别,也许当初和自己在一起时的声音都是她伪装的呢?景川武功高强又充满神秘色彩,对待他人戒心极重,若是隐藏了自己本来的声音也不是不可能。

“我……你是?”慕流白不答反问。现在是多说多错,还不如少说话。

轩辕湛看着慕流白怯怯的眼神,刚要回答,就在此时,却看见了女子发间的银质发簪。

转而快速拔下了发簪。发簪被雕刻成梅花的形状,银质的发簪没有任何花哨的地方。轩辕湛从胸口的衣襟处掏出了一枚,一模一样的发簪。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么?”轩辕湛小心的问着。如果她真的因为坠崖而丧失了记忆,也不是不可能的。声音只是有些细微的差别,也许当初和自己在一起时的声音都是她伪装的呢?景川武功高强又充满神秘色彩,对待他人戒心极重,若是隐藏了自己本来的声音也不是不可能。

“我……你是?”慕流白不答反问。现在是多说多错,还不如少说话。

轩辕湛看着慕流白怯怯的眼神,刚要回答,就在此时,却看见了女子发间的银质发簪。

转而快速拔下了发簪。发簪被雕刻成梅花的形状,银质的发簪没有任何花哨的地方。轩辕湛从胸口的衣襟处掏出了一枚,一模一样的发簪。

轩辕湛的眼神无比锐利,仿佛要把簪子看穿似的!

现在真相已经大白了,如果这枚簪子这么普通,那么轩辕湛也不会一直没能找到景川的下落了。况且,景川的眼睛那么漂亮,身材那么好,事件这样的女子能有几人?恐怕是一个也找不出吧!本来在轩辕湛来找慕流白之前,就已经相信了八分她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只不过现在看到了簪子更加肯定了而已!

“这个簪子你是哪里来的?”因为面前的女子的气质和自己映像中女子的气质相差甚多,所以轩辕湛还是忍不住想要再次确认。

“我……这是我从小佩戴的防身武器。”慕流白快速地搜寻着脑海中的记忆,回答道。

她记得,这个簪子是她从自己的妹妹慕流影那里要来的。当时看着慕流影不管是盛装打扮时的头戴多根发簪,还是只戴一两根发簪的时候,这枚梅花状的银质发簪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她的头发!

长那么大,从来没有和自己的妹妹分开过,两人分别离开慕国,还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于是自己就向妹妹要了这根发簪作为念想,有了它在,就好像自己从小照顾的妹妹就在身边似的。有一点轩辕湛感觉得没有错,这根簪子是特质的银簪,光是材料就是独一无二的,不说削铁如泥但是肯定是锋利无比。但是妹妹把发簪给自己的时候,就让自己小心不要伤着手!

那么这样看来,这名男子口中的“景川”就是自己的妹妹了,也对,“影”字拆开,不就是“景川”儿字么!

慕流白的胸口剧烈起伏着,眼神飘忽不定。自己的妹妹怎么会认识眼前的男子呢?而且听口气,好像还救了他!这样出色的男子配自己的妹妹也是绝配了。可是,想到这里,慕流白的心顿时有种酸酸的感觉。是啊,眼前的男子是这么的优秀,又有谁会不喜欢呢?特别是当他拥抱着自己的那一霎那,带着一些让人安心的力量。

慕流白久久不能平静下心情。可是下意识地就不想告诉他发簪是自己妹妹的,而“景川”就是慕流影!

“就让自己自私一回吧,就这么一次,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发现我不是景川的。在此之前,就让我陪在他身边吧!哪怕时间很短很短我也不在乎。等到他发现的时候,妹妹,我会把他还给你的,不会让他再继续寻找下去的!”慕流白心中如是想着,也为自己的说谎找了一个借口,心里也就不是那么难受了。

轩辕湛得到了肯定的回答,虽然感觉上还是有些不太对劲,但是很快,这种感觉就被找到景川的喜悦所替代了。最关键的是,失忆后的景川对自己的态度也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不再冷冰冰,反而对自己愈发地温柔,轩辕湛把她看作是自己喜欢并且不想再错过的人,她态度的转变自然是让轩辕湛愈发地欣喜若狂了,原本的一丝怀疑也暂时烟消云散了。

慕流白答应和轩辕湛回轩辕国。一路上,轩辕湛也介绍了自己的身份,毕竟“景川”是失忆了,记不得自己是谁也是正常的!况且,她可是因为自己才坠崖失忆的。一路上也就愈发地温柔体贴,也让慕流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感动!一颗心就此沦陷。也越来越希望这一路长一点,再长一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