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陨落繁星梦

看你一眼就沦陷

陨落繁星梦 不噯 1945 2013-01-31 09:48:43

  慕流影本着不出头的目的,只想撑到轩辕湛回归,不会主动去攻占下一座城池的。尹国虽然不如轩辕国强大,但是想要攻下一整个国家谈何容易,没个一两年的时间是不可能的。趁此机会,让湛字军和轩辕湛手中的二十万士兵休息调整一下也好。

林国

轩辕湛带着十二暗卫,来到了林国。

山谷中。

“呵呵,小琪,这里的环境真好,青山绿水,不像咱们的国家,连绿色都很少见呢!”说话的人自然就是慕流白了。

她在林国游历也有三个月的光景了,林国不愧为“林木”最多的国家,因此命名为林国。慕流白不像慕流影一样是穿越而来,思想还是比较保守的。能够在被父皇指婚前游历一番大陆,她已经十分心满意足了。她可不认为自己在游历时随意碰上的男子就能让自己动心的。

毕竟,如果是普通平民,就算自己真的喜欢,父皇再开放的思想也不会同意让自己嫁的呀。她并不是真的为了找如意郎君才走出慕国的,她还是比较相信她的父皇母后会给她找一门好亲事!

慕流白可是典型的性格温婉的古代女子喔。

小琪还没有来得及说话。

“啊——”靠慕流白最近的小琪惊呼出声。

他,他他……小琪被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捂着嘴巴,不知该作何反应!

此刻,轩辕湛正环抱着慕流白,双手紧紧搂着她的腰,久久不想松开。

不是小琪以及保护慕流白的人反应迟钝,而是某男看见“景川”太过激动,连轻功都用上了,其速度不可谓不快,所以隐藏在暗中的护卫根本还没来得及反应,慕流白整个人就已经到了轩辕湛的怀里了。

慕流白此刻脑海中已是一片空白,从未和男子之间有过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更何况还是拥抱!她该恼怒的,可是不知为何,感受着男子宽阔的肩膀,温暖的怀抱,仿佛就有了一种依赖感和安全感。

男子终于依依不舍地松开了她的腰,她一时愣住,面纱也随风而落。

仿佛全部的日光都集中照耀在男子的脸上,那完美无缺的面容,冷毅坚定的眼,薄薄的唇,无处不在吸引着她!慕流白没有办法用言语来形容她所看到的一切,只感觉这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他好像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完美得不真实。

护卫们一拥而上,即使从轻功来看他们已经看出该男子实力强大,可是他们不得不硬着头皮顶上来,保护公主是他们的职责。(至于慕流影身边的护卫,早就被慕流影甩开了)

“景川,你没有死,太好了!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好久,你怎么这么狠心,没有死也不派人来通知我一下。即使我们相处只有三天,可是难道你真的能把我当做是路人么?”轩辕湛看着慕流白,激动地说着。

当慕流白面纱掉落的那一刹那,他承认自己的心跳猛然加速了一下。要说轩辕湛的身边从来就没有缺过美女,可是能美得这么恬静优雅的,美得这么出众的,也只有慕流白一人了。(这是他没有见到慕流影真容的情况下)。那些女子与她相比,差的就不是一个档次了!

可是,轩辕湛也不是那种意志不坚定,容易被美色所诱惑之人。他的激动,只是因为她是“景川”而已。

“你们退下!”慕流白对着护卫说着。尽管这个男子口中叫着她根本就不知道的名字,说着她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可是下意识的,她不想让人伤害到他!

他那有如神邸降临般的光彩,已经把她折服了。她也知道自己很美,她甚至在心里想着,只有这样气质出众的男子与自己在一起,才能说得上般配吧!

慕流白也不过才17岁呀,正是少女怀春的时刻,又被这个从天而降的男子紧紧抱了一下,说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

也许这世上真的有“一见钟情”吧,单纯的慕流白想着。

“景川,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轩辕湛见景川盯着自己看,却不说话,怕以她刚烈的性格不想与自己相认的。当初哪怕是在一起的那三天里,轩辕湛也能感觉得到景川对自己是有戒心的,并且完全不喜欢自己的靠近,仿佛在她的心里,有一堵墙,隔绝了她的情感,也隔绝了他的情感。

他承认,自己是有一点喜欢上景川了。这种感觉在景川坠崖的时候尤甚。

慕流白不回答,是因为她知道,男子所有的感情,只是给那名叫“景川”的女子的,他显然是认错人了!虽然她很难想象这世上有人跟她长得很像(从情感上她下意识排除了自己才15岁的妹妹慕流影),但是,这貌似还真的发生了。所以,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该怎么做才能保留住这份美好,才能走进男子的心!

爱情是盲目的,更何况是第一次爱上人的慕流白呢?她心甘情愿,当别人的替身,只要能被他喜欢着!

“我……我有些事情想不起来了。”慕流白含糊地说着。从男子刚才的话语中,慕流白推测他们一定是经历了什么,才会涉及到“生死”的问题,并且那名男子还一度认为女子已经死了,所以自己这么说,应该是很好的掩饰了。

轩辕湛听着她的话,不可察觉地皱了一下眉头。

虽然面前的女子很美很美,可是,景川身上若有若无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气息,她没有,她是温婉而动人的;现在听了她讲话,声音也不太一样。景川冰冷冷却又略带稚气,如银铃般悦耳的清脆声音也和她不太一样。

一时因激动而丧失的理智又回来了,几不可见地向后退了一步,与面前的女子保持了一点距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