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陨落繁星梦

流白吃醋,流影心灰(二)

陨落繁星梦 不噯 2061 2013-01-31 09:48:43

  轩辕湛也注意到了慕流白的尴尬,说道:“流白,你先出去一下吧,等我把衣服穿好了再出来找你,可以么?”轩辕湛用商量的语气说着,语气温柔的好似在呵护一件易碎品。而慕流白,就是那件易碎品。

慕流白面红耳赤地转身离开,离开时用娇嗔的眼神瞪了轩辕湛一眼,好不迷人。

“三弟,你来给我更衣!”轩辕湛说道,他的语气再正常不过了,仿佛在说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似的。

慕流白转身离去的脚步就那么硬生生的停在了那里,而慕流影此刻是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轩辕湛这个混蛋!

更,更你大爷!

以前在当轩辕湛的贴身侍卫的时候,被他使唤的可惨了,他每次都会说:“军营里又没有女子,这些活当然要贴身护卫来做了,要不然要你这个贴身护卫干嘛?”

慕流影反驳:“你自己没有手啊?”

轩辕湛会很自然地威胁到:“下场战争让石峰当先锋先去探探路,一千人马应该足够了吧……”

轩辕湛知道自己和石大哥关系好,每次都用这个来威胁自己,可恨的是自己每次恨得牙痒痒的却不得不为他更!衣!

想到就心酸……

现在呢,自己不再是他的贴身侍卫了,而他也再也没有让自己干过这些活。显然,以前他让自己干这些的时候纯粹是报复自己不听从他命令,敢跟他顶嘴,根本不是他生活不能自理!之后没有人为他宽衣解带,他哪次不是光鲜亮丽的出现在众人面前啊,他分明是能够自己给自己更衣的。

可是这次……轩辕湛啊轩辕湛,你这是安得什么心那,你想害得我们姐妹反目么?

在短暂的停留之后,慕流白又抬起她沉重的脚步,离去。

慕流影这次直接气得没有搭理轩辕湛,她掀开被子下了床,拿起自己的外套以最快的速度穿了起来。

脸上的小麦色隔离护肤霜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卸妆了,虽然都是植物制作的,可是睡觉的时候脸上什么都不抹才是最好的,毕竟皮肤也是需要呼吸的,你总用东西把皮肤遮住,它就不能呼吸了,到时不长痘才怪!

慕流影一边飞速穿着衣服,一边为自己的皮肤担忧着。这些归根结底还是要怪轩辕湛啊!都是他这个混蛋害的。

以前和石大哥睡的时候就不存在这些问题。自己连续实验了几天,发现石大哥睡觉的时间非常之固定,每次只要在他睡着之后卸妆,在他醒来之时再画上就行了,并且石大哥睡觉十分规矩,即使有几次他先起床了,也不会越过“三八分割线”来看她的。所以她的女扮男装的秘密一直没有被发现。

“喂,我叫你来帮我更衣,没听见么?”轩辕湛的语气开始不善起来。

慕流影依旧当做没听见他说话似的,穿好了衣服,打算离开营帐。做到,眼不见为净!

“你……”说时迟那时快,轩辕湛一个飞跃就已来到了慕流影的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看着慕流影冷厉无双的眉眼,全身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仿佛几天前的和谐相处都是假象,她又回答了刚与自己见面的那种状态。

轩辕湛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这次却不是因为她,而是因为自己。怪自己玩笑开得太大了,本想逗逗慕流影来着,看着她明明有些生气却无处发作仿佛很无奈的样子,就觉得十分有趣,于是忍不住的时不时的想要逗逗她,哪怕看到她气得鼓起的腮帮,都觉得好看万分。可是,这次她好像是真的生气了呢……全身就像是刺猬般竖起了一身的刺,把自己保护在内,不让任何人靠近。

她到底是经历过什么?才让她对外人都这么的冷漠,仿佛她是游离于世界之外的看客一般,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

轩辕湛被自己的想法惊到了,可是还是抑制不住地心疼加害怕。心疼她的遭遇,害怕她就此消失不见,或者说,自己的三弟消失不见。

慕流影抬起了头,用斜斜的眼神轻轻瞥了他一眼,也不多说什么,随即从他旁边绕开,出门。

轩辕湛急了,他的心不可遏制的恐慌,于是他也干出了一件出人意料的事情。

只见他从背后抱住了慕流影,放低了身影,也放低了身段,说道:“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不好,让你生气了,我只是想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不要,不理我,好不好?”他小心翼翼地询问着,语气不是面对慕流白时的温柔,但却带着写小心翼翼和真诚。

慕流影僵直了身子,脑海中又是短暂的空白。

好熟悉的感觉,好熟悉的怀抱。

第一次被他拥抱时,由于太过惊讶,根本没来得及去感受这种感觉,拥抱就结束了。这是第二次被他抱在怀里了,感觉……感觉……

熟悉!

没错,如果要形容这种感觉的话那就只有两个字,那就是熟悉。

仿佛是穿越了时间空间,跨越千年的拥抱,仿佛时间还停留在和辰结婚的前一天,他把我拥进怀中,温柔的呼吸就在耳畔,吹得人的心都痒痒的,时光在此刻静止了。外面,晨曦来临,露出微光。

慕流影反应过来之时用尽全力推开了轩辕湛的拥抱。

一脸诧异地看向轩辕湛。

轩辕湛被推得有些莫名,只是以为自己的三弟还在生气。只好陪着笑脸,也不好再说什么。

显然,慕流影那过激的反应不是因为轩辕湛开了个玩笑让自己帮他更衣,而是因为自己险些把他当成了辰!

两个长相完全不同的人,怎么会被自己混淆了呢?

并且,自己可以肯定眼前的轩辕湛绝不是辰穿越而来的,他不知道一点点现代人的知识,确实是一个实实在在货真价实的古代人。

慕流影实在不想让这种感觉在自己心里滋生,如果把轩辕湛当成了辰的替代品,那么对谁都是不公平的。

“我原谅你了。”丢下这一句话,慕流影逃也似的离开了营帐。

轩辕湛得到了这一句话,提到嗓子眼的心又再次落了回去,原本慌张失措的感觉也烟消云散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