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陨落繁星梦

流白吃醋,流影心灰(三)

陨落繁星梦 不噯 1876 2013-01-31 09:48:43

  刚出了营帐的慕流影,在猝不及防之下,得来的是姐姐毫不留情的一巴掌。她的脸偏到了一边,脸上是明显的五指印,半边脸也立刻就肿了起来,可见打它的人是多么地气愤多么的用力了。

慕流影转过脸,看着打了自己的姐姐,自己的姐姐,可以算是自己没有防备的人之一了吧,若不是这样,就算在自己猝不及防之下,也是不可能让别人扇一巴掌的呀。

“姐……为什么?”慕流影有些不敢置信地问着。刚刚不是矛盾都解决了么,轩辕湛也给出了解释,姐姐不是不生气了么?

“妹妹,你简直不知廉耻。你还没有过门就干着妻子才会干的事情,听湛哥的语气是那么的自然,你帮他宽衣解带过很多次了吧?你以后还要嫁人的呀,即使是嫁给他,你也不能……也不能现在就做这些呀!”慕流白越说越气愤,恨自己的妹妹不争气,居然失了“清白”(其实在现代这根本不算什么,穿个外套也不能算没有了清白,可是在古代就不一样了)

“姐……我也是被逼无奈,刚刚我就没有再为他穿衣服啊,姐……”慕流影自知理亏,虽然心里是钝钝的痛着,可是谁让打自己的是自己的姐姐呢,哪怕再难过,也只好先认错了。

姐姐从小对自己就很好,自己实在不忍伤害姐姐的心。

正是因为在现代的时候,几乎从来没有感受过父爱母爱,慕流影对待感情,对待对自己好的人才会格外的珍惜。哪怕自己吃点亏也是没有关系的。

可是,慕流影还是被伤着了。被酷似辰的感觉的轩辕湛伤着了,被姐姐狠狠的一巴掌和那一句“不知廉耻”伤到了,也许,只有最亲近的人才能真正伤得到她吧!武功再高又有什么用?最多只能保证身体不受伤害而已。而心痛了,比身体上的痛更要让人难以忍受吧!

并不一会儿,轩辕湛也穿好了衣服走了出来。

他看着她红肿的脸颊,如遭电击,心口窒息般地痛着。那种痛,都可以与景川受伤时的痛比肩了。

他好想问一句:“怎么了?谁伤害了你?”可是伤害她的人就在眼前啊,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的“景川”啊,自己又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慕流白一把扑进了轩辕湛的怀里。

眼泪如同开了闸的是泵似的,关也关不住,她的头埋在轩辕湛的怀里,就那么呜呜咽咽地哭着。哭声婉转,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啊!

“呜呜呜……湛哥……我……我……”慕流白一边哭着,一边说着,语句断断续续已经不能完整。

慕流影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已经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了。知道姐姐也不是假装,也没有恶意,可是她这样一哭,好似自己欺负了她似的,唉……

就让自己当这个罪人好了,如果能够成全了姐姐和轩辕湛,哪怕为此会改变了轩辕湛对自己的看法,也在所不惜了。

慕流影实在不想让这种感觉在自己心里滋生,如果把轩辕湛当成了辰的替代品,那么对谁都是不公平的。

“我原谅你了。”丢下这一句话,慕流影逃也似的离开了营帐。

轩辕湛得到了这一句话,提到嗓子眼的心又再次落了回去,原本慌张失措的感觉也烟消云散了。

“也许,自己离开的时间可以提前了呢”慕流影心中想着,强忍着心中的痛意,转身,离开。

原以为自己可以很潇洒的挥手说拜拜,现在才发现原来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冷血和洒脱。喔,自己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呢,心,也是会痛的呢。

心灰意冷,何不离开。

带着受伤红肿的脸颊,清晰的巴掌印,离开。

慕流影带着受伤的心,躲避似的逃离了军营。

为什么自己会痛呢?因为自己最亲的姐姐打了自己,自己的兄弟不为自己辩驳反而抱住了打了自己的人?

唉,好乱好乱,慕流影此时只想逃离这一切。

她离开军营后一路飞奔,军营驻扎的地方在离林国边界处不远的偏僻的荒地上。林国多树木,说是荒地,树还是有的,只是不像森林中的那么多而已。

她漫无目的地前行,不一会儿,就来到了溪水旁。

清澈见底的溪水中倒映着自己半边苍白毫无血色的脸,半边红肿的脸颊,好不丑陋!

可是她不在乎了。

她用溪水认真清洗着脸颊,让隔离霜从脸上脱落。虽然一般少量的水很难洗掉防水的隔离霜,可是大量的水还是能够洗掉的。她拼命地搓着自己的脸,直到脸颊上的小麦色完全消失后又用力搓了一会儿,仿佛是跟自己过不去似的。肿着的脸颊更肿了。只是这次巴掌印是出现在一位绝世美女的脸上,嘴角破了皮流出的一丝丝血痕更是增添了她的凄美和娇艳。

身着男装的她此时也挡不住她女子的身份了,卸了妆之后,她的美不是衣着可以衬托得了的。她

反正怎么看都不像是男子了,还不如彻底放开。

她打散了男式的发髻,扎成了马尾辫,额前的几缕碎发就那么随意地在额前披散着,头发有些长了,过了腰,在没有梳子的情况下就没那么多讲究了!披散着的头发正好略微遮住了肿着的脸颊,只要低着头还是不容易被人看到的。

此时的她,更显得清丽脱俗,哪怕不看她的容颜,光是那种感觉,就很能吸引人了。

她穿着月白色烫金边的袍子,腰间束着玉质腰带,虽然是男装,但是如果她这样出门,回头率那是相当的高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