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陨落繁星梦

流白吃醋,流影心灰(一)

陨落繁星梦 不噯 1883 2013-01-31 09:48:43

  “啊—啊—啊—”

轩辕湛和慕流影就是被这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吵醒的。此时按现代的时间来说还不到早上六点!正是睡得最香的时间段啊。

轩辕湛首先睁开了双眸。

映入眼帘的是一位没有戴面纱的绝美的女子,原本温婉动人的脸上此时却是怒气横生,不仅有怒气,还带着惊讶,伤心,甚至是……怨恨。原本美丽的脸庞在怒意下显得有些扭曲。

手中的托盘也应声而落,热腾腾的稀饭和饼散落在地。

“你们,你们竟然睡一张床……你们…”此时的慕流白已经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

她好心好意来给轩辕湛送早餐,她看到了什么?

她竟然看到了自己的妹妹和自己心爱的男人睡在一张床上!他们还有没有廉耻!男未婚女未嫁的……

睡意朦胧的慕流影听到了姐姐的声音之后,再也不能睡下去了,甚至是从睡梦中惊醒的。

睁开了双眼,看到的,是姐姐带着怒意的眼眸和扭曲的面庞。

流影的心跳仿佛漏了一拍似的,担心有之,尴尬也有之。担心的是姐姐会误会什么,毕竟,自己昨天才说过不会和姐姐喜欢的轩辕湛有太多的接触,今天就睡到了他的床上!虽然这一切的一切并非她自愿,可是事实摆在眼前,任她多么的巧舌如簧也解释不出口啊,更何况,流影长期地封闭自己内心的原因,本就不是一个巧舌如簧之人。现在遇到这种情况更是不知该说什么好。

此时,轩辕湛到是开口说话了:“景川,你怎么过来了?是给我送早饭的么?以后这种事不需要你做的。”轩辕湛语气柔和地说着。

这些话听在慕流影的耳朵里,她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时候轩辕湛变得这么温柔了?他和自己讲话的时候哪一次不是很凶很强势很霸道一点也不温柔?唉,原来他在搞区别对待呀!

不知怎么地,慕流影突然觉得心里堵得慌,想要逃离这里。

也许是因为,当一个单身女子面前有一对狂秀恩爱的小情侣的时候总会尴尬不自在也许还会有些失落的情绪产生吧。

想到自己和辰相遇是那么的遥遥无期,慕流影看到别人甜蜜的样子感到失落也是很正常的吧。慕流影此刻还在为自己失落的情绪找着合适的理由。她大概从来没有想过,这算是:吃醋?

慕流白的胸口剧烈起伏着,用眼神质问着自己的妹妹。

流影想到以后和姐姐在一起的机会还很多,与其被发现自己和姐姐是认识的,还不如趁早编个理由。于是,“额其实我和景川是认识的,她是我的义姐。”慕流影说着。

慕流白也是聪明之人,立刻接话道:“是啊,她是我认的弟弟。”

“只是你们怎么会睡到一起了呢?”她接着问道。

慕流影用眼神逼视着轩辕湛,意思是,你出的主意你自己解释清楚。

轩辕湛果然看懂了,说道:“景川,是这样的,现在是行军时期,今时不同往日,一切从简,军营中本就没有多余的帐篷了,慕景才华出众,住在一起更方便讨论战事。”

“真的是这样的?”慕流白有些不相信地问道。

要说没有多余的帐篷了慕流白还是相信的,可是如果要说自己的妹妹才华出众,简直让人不敢相信啊,以前妹妹总是有些傻傻的又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所有教习师傅都说自己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全才,可是没有人夸过自己的妹妹啊,仿佛妹妹资质只是平平而已。唯一稍微比自己强一些的大概就是骑射等男子才需掌握的项目吧。喔对了,妹妹的医术也是不错的,貌似得到过太医院那些老家伙的赞赏,可是,这些对于正统的皇室公主来说,都是难等大雅之堂的“偏术”吧,试问,当召开宫廷宴会之时,一位不懂琴棋书画的女子又怎么拿得出手?这不是丢皇家的脸面嘛!医术好又有什么用呢?

慕流白固执的用传统的观念来“客观”的评价着自己的妹妹,这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夸赞自己的妹妹“才华出众”呢,心里难免会有一些的不服气和想要比试一番的想法。

“真的,他说的都是真的。姐姐,难道你还不相信你的“弟弟”和你的…心上人么?”慕流影来自现代,说话可没有古人那么多的顾忌。像“心上人”这种词一般的千金小姐可是说不出来的,果然,慕流白有些面红耳赤了,怒气也消了一大半。

轩辕湛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一对姐弟。

姐姐是对着自己的弟弟发怒,原因是弟弟和自己睡在了一张床上,弟弟好像是知道姐姐生气的原因似的,慌忙的想要解释。

如果他们是真“姐弟”,那才叫一个奇怪呀!

两个大男人睡在一起,值得质疑和解释么?这确实让旁观者感到一阵莫名。

营帐中一般是二十人一个营帐,到了将军级别的也是至少两人一个营长,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呀!

轩辕湛因为事发突然,还是穿着他的睡衣,薄薄的一件单衣露出了胸前的大片肌肤,刚刚在生气的慕流白还没太注意,现在看到了不由得愈发面红耳赤。

而慕流影的装扮就正常得多了,她是穿着厚厚的两层衣服睡觉的,没办法,她的衣服里有裹胸布,如果只穿单衣,单衣是有些透的,很容易看到胸前裹着一圈圈的布匹,正常人看到了都会觉得奇怪的吧?

所以慕流影宁愿裹着裹胸布呼吸不畅地睡觉,也不敢在轩辕湛面前宽衣解带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