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陨落繁星梦

心与心地靠近(一)

陨落繁星梦 不噯 1917 2013-01-31 09:48:43

  如果要问她哭的原因,肯定不是因为疼痛被打哭的。也许,是被姐姐打了一巴掌后的伤心,是积压了一天之久的委屈和心灰意冷的感觉在这一刻爆发了,也许是自己又将面临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也许是在这种痛苦无助无力反抗的时候更加思念辰,如果有辰在,那该有多好呀,也许是此生与辰相见无望,也许是被打屁股太过屈辱……那么多的也许,也让她的泪水汹涌而出。不是她不够坚强,不是她想要哭,而是眼泪就那么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她也是人,也是有血有肉的人,有感情的人,若不是压抑得太久,她不会这么容易就爆发。要知道,在来到这个异时空之后,即使思念辰思念得想要自杀,她也没有再落过一滴眼泪,即使很想很想哭,她也会抬头看看天,把泪水逼回去的!

他的心就那么痛了,就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揪住了他的心一样,让他的心绞痛绞痛的。

他伸出手去,轻柔地抚上她的面颊,为她擦去眼泪。

她不想让别人看到她脆弱的一面,哪怕是他,也不可以。曾经的曾经,她自问不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儿,也是有小女生的一面的。可是当她发现,她想要一个玩具,她的父母都会用嫌弃的眼神看着她,而弟弟想要出国旅游,父母也会毫不犹豫的给钱给弟弟去旅游时,她感到了心灰意冷,浑身都在一阵阵地发冷。于是,她在尝试着学会坚强,让自己的肩膀变得足够强大,强大到不需要依靠任何人,也可以活得很好。这其间有多少辛酸只有她自己知道。

于是,她再次翻转过去,把脸深深埋在了被子里。

轩辕湛看着她伤心欲绝的眼神,感到自己的整颗心都抽搐了。他现在后悔得要死,以为是自己把她打哭的。

他也知道自己的三弟是多么的坚强,哪怕被上万敌军包围,战斗到筋疲力尽,浑身带伤,也不曾伤心绝望过,大有睥睨天下的姿态,可是这次,怎么就被自己打哭了呢?

难道真的很疼么?可是自己也没用多少力气呀!轩辕湛在心里反思着。

一边反思自责着,他一边伸出了手轻轻拍着她的肩膀,随之轻柔地环上了她的肩膀,把她整个人揽在了怀里。

过了一会儿,等到她的肩膀不在抖动,心情平复下来之后,他说着:

“对不起,是我不对,我不该骂你,不该说你只是国家的人才,在我心里,一百个国家的人才也比不上一个你,因为,因为你是我的三弟啊,我刚刚说的都是些混账话,都是我口不择言,瞎说八道。对不起,我不该打你,我实在是太生气了,生气到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轩辕湛自顾自地说着。

过了一会儿,他又小心翼翼地问道:“三弟,你能原谅我么?”此刻,他的心跳至少比平时快了一倍,五年前的早朝,当他的父皇宣布剿寇的带队皇子时,他都没有这么紧张过!那次是他第一次带兵打仗。当年,他才十五岁。于是,一战成名,也有了史上最年轻的战神的称号。

他曾经以为,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至少,他现在已经有了那个能力和实力去争夺他想要的一切,即使未必能够成功,但至少他有着一个前进方向,而有了方向的人,就不会感到迷惘。但是,现在他的生活中多了两个不确定因素,一个是景川,一个就是慕景了。他现在都不能确定,这两个人在他的心目中到底谁更加重要一些了。但是,自从自己亲自去接回景川之后,渐渐的,觉得三弟在自己脑海中出现的次数反而更多了!他自认不是一个始乱终弃的人,也不会是那个什么“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而得到了就不会珍惜了”,这条定理也许适用于大部分人,但是,绝对不适合他。他原本只潜心于权势的心,因为景川而有了动摇,而一般越是冷血无情的人,一旦爱上了,就是刻骨铭心,就是至死不渝。他想,他大概就是那种人吧!

可怜的轩辕湛,到现在都不知道,景川和慕景根本就是同一个人,他的三弟其实是“三妹”,而他的心上人也就是同一个人!若是有一天,他知道了这一切,知道了慕流影的隐瞒,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呢?

此刻的慕流影正趴在床上一动都不想动。太丢人了,竟然在某个混蛋面前哭。

听了轩辕湛的真诚道歉之后,她的怒气已经消了一大半。不要怪她心太软,本来她就是怪轩辕湛把她当成了杀戮的工具,军师,谋臣,而不是把她当成兄弟,朋友,她才会生气的。现在一切误会都解开了,她的怒气自然就消了一大半了。至于那剩下的一小半,主要是轩辕湛竟然打了她!而且打的还是那种部位。如果她真的是他的“三弟”也就算了,哥哥略微教训一下弟弟理所应当,可是关键是,她不是“三弟”啊,她可是货真价实的“三妹”!这就出问题了。此刻的她感到一阵阵的气血翻涌,一半是气得,一半是羞得。

原来她还是不够坚强。她坚强的只是外表而已,不坚强的却是内心。特别是,能够伤害到你的人往往都是你在意的人。难道说,他,已经成为了她在乎的人了么?

她不敢再往那方面深层次地想下去了。

她没有说原谅他,也没有说不原谅,只是翻过了身,面对着他。

她的脸颊上还挂着几滴清泪。他心疼极了,用手为她擦去了挂在脸颊上的泪水。

她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用行动表达了一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