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陨落繁星梦

那一句“我相信你”

陨落繁星梦 不噯 2090 2013-01-31 09:48:43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帐篷的帘子被拉开,石峰以及一众军医紧随着走进了营帐。

“见过将军。”军医们行礼道。

“行了,都起来,来看看她怎么样了。”轩辕湛不耐烦地说着。

只见军医们都诚惶诚恐地来到了床榻前。诊治。

见了慕流白的伤势之后,各军医都暗自松了一口气,这只是小伤而已,小到用最简单的药即可,小到连伤痕都不会留下!

于是,他们只能委婉地说一些套话。什么“姑娘的伤势并无大碍”之类的。

轩辕湛听后,总算放下了心。

当解决完“景川”的事后,轩辕湛刚刚放下的心仿佛被什么堵了似的,让他有些呼吸不畅的感觉。

他好像,刚刚,撞了自己的兄弟,慕景。

也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好像刚刚有听到她呼痛。可是自己却假装看不见,听不见!轩辕湛一直认为,做错了事是该受到惩罚的,不管那个人是谁。他可是亲眼看见慕景把景川推到地上的。

自己对她的视而不见也算是一种惩罚了。

本还想罚慕景一天不许吃饭,面壁思过的,可是眼角的余光看到她仿佛失了魂似的表情,以及越发苍白的脸色,他就狠不下心再责罚了。

她的脸色,怎么比流了血的“景川”还要苍白?

本想说一句:“你还好吧?”

可是话到嘴边,就变成了:“我不希望这样的事再次发生!”

她无神的眼睛突然之间就有了神,只是那表情太过地惊慌失措,以及,还带着一丝不敢置信。就那么直直地看着他。

只是那样看着,就让他的心变得莫名地烦躁。

她没有多说什么。

他,不相信她,甚至,指责她。

她闭了闭眼睛,待到能够适应这种不信任之后,再次睁开眼睛之时,眼里已是一片冷漠。并且,所有的伤与痛,都不复存在。

帐篷里很安静,所有的人都大气不敢出一声。虽然他们没有看到事情的发生,可是在宫中呆惯了的他们都能猜得出是发生了什么。只是,他们十分疑惑,这位年少有为的年轻统领,又是将军结义的兄弟,本来前途一片光明,犯不着和将军喜欢的女人过不去啊?

他们也都迷糊了!

“我相信她。”只见一个声音突兀地响起。是刚刚一直没有说话的石峰。

别人都看的出发生了什么,他石峰又不是真的傻大个,怎么会看不出呢?可是,他就是相信她。

“我相信她!”他再一次坚定地说着。

随之,也不管他人诧异的眼光,也不再管那些君臣的礼数,拉着她的手就离开了这个让人压抑的地方!

“石大哥,你……别这样,我不想因为我而让你和轩辕湛产生嫌隙。”慕流影说着。

石大哥对自己一直都很好,这种好和轩辕湛曾经的好不一样,这种好是背后默默支持的好,是始终信任如一的好,是默默关心爱护的好。而轩辕湛的好,更多的,是霸道,专制。

只见他扶着她的肩膀,认真地说道:“不管别人怎么想怎么说,我相信你!只要是你说的,我都相信。我相信你不会去做那些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我相信你是一个好人……”

“石大哥……”她承认,她被感动了。

当被人误会的时候,那个能够相信你的人,是多么地重要!就像是在沙漠中行走快要渴死的人遇到了一片绿洲,就像是在水中漂流的人抓到了一根木头一样!如此珍贵。

晚上,石大哥拉着自己去了他的帐篷,也就是自己原来住的那个帐篷入睡。自己也不好意思也不想再面对轩辕湛了,所以自然不可能睡回去也做不到进去把自己的被子取出来。

可是,也不可能和石大哥盖一床被子呀!毕竟,男女有别的。即使那个人是自己很亲很亲的大哥也是不可以的。

石大哥看出了我的窘境,很随意地说着:“三弟,我今天就凑合着在桌上趴一晚得了,你赶紧休息吧。”

“石大哥毫不犹豫地把床让给了我”,慕流影的心里充满着感动。

不过今天一天经历了太多的事,失望有之,感动有之。不同的是,失望是对轩辕湛的失望,而感动则是对石大哥的感动。慕流影自己也觉得十分地疲惫。好想抛开一切,好好的睡一觉。

也许,一觉醒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慕流影好不容易有些解冻的心再一次地冰封了起来。她不会去恨她的姐姐,不会去恨她的结拜兄弟,她只能选择用时间去抹平伤痕,用时间去淡化记忆。她的心好痛好痛,痛到她要蜷缩起身子,才能略微地抑制住那种痛。

即使她装得满不在乎,即使她的眼底已恢复了从前对一切的漠然。可是,被伤害了这一事实已经无法挽回了。就像泼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来了一样。

可是,她的眼前,还有一个在乎她的人,无微不至关心着她的人在,她不能让他担心!

“石大哥,你睡到床上来吧,你看,床这么大,咱们还像以前一样分别睡在床的两边。啊,这段时间天气好热呀,六月的天气连晚上都这么热!”慕流影故意这么说着。其实六月初的天气早晚温差还是很大的。

“石大哥,我就多穿一件衣服睡觉就可以了,习武之人哪有这么娇贵!”慕流影一本正经地说着。

慕流影用眼神撇撇石峰,又撇撇床,大有你不上床睡,我也不睡的态势!

好吧,石峰最怕这招了,只好依慕流影所言,一起上床休息。

夜深人静,此刻的慕流影只感到累。身累,心也累。可是即使在很累的情况下,也未能入眠。就像明明很困,大脑却仍然可以高速运转一样。这种感觉,很不好,却也无能为力。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后。

石峰悄悄地起身,拿着薄被,盖在了慕流影的身上。

她一动不动,石大哥误以为她已经睡着了,其实,此刻的她还是异常地清醒。

唉,石大哥啊石大哥,你为什么总是对我这么好呢?

其实慕流影不知道的是,她对他的救命之恩可是比这些小恩大得多呀,正是她的真诚和舍命地付出,才得到了石峰的全心全意的对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