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陨落繁星梦

短暂温馨(一)

陨落繁星梦 不噯 2022 2013-01-31 09:48:43

  想起来了,她的眼睛很像一个人!

景川!

“可是,慕流白已经承认她就是景川了呀?不对,慕流白是“失忆”了,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景川,是自己硬是把“景川”的身份强加到慕流白身上的。而此刻慕景的眼睛,更像是自己当初看到的那双眼睛!“轩辕湛在心里想着

“你,你是,景川?”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轩辕湛急切地问着。

慕流影的手颤抖了一下,他还是感觉到了啊,这家伙,光是看到了自己的眼睛,竟然就能认出自己。

刷的,慕流影想到了姐姐慕流白对她说的话。她曾经恳求她把轩辕湛让给她!

“呵呵,你在说什么呀?景川不是慕流白么?我哪里是什么景川。”慕流影故作轻松地说着。

轩辕湛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心里竟然隐隐地失落。难道,是自己搞错了?可是,为什么心里无比的希望眼前的人儿就是景川,而一点也不希望慕流白是景川呢?

难道,自己已经爱上了眼前的女子?不管她是谁么?

轩辕湛有些不敢直视自己的心。连要问她为何要在自己面前易容,女扮男装的事情都给忘了。

转眼就看到了她顽皮的笑颜。虽然脸色依然苍白,但是眼前的人儿可是偶尔柔弱一次,平时都强得不像女生!现在的样子,轩辕湛只想抱着她好好疼惜。

轩辕湛本来恼怒的心情,也一下子烟消云散了。这就是自己的三弟,说要保护的三弟。虽然男变女,但是当初的誓言还在,只要她不是奸细,是男是女又有何所谓呢?

慕流影看到了轩辕湛坦然的信任的目光,心中一热。他甚至都没有问自己为什么要易容,为什么要男扮女装。

慕流影觉得即使他不问,自己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的。

“我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来这里是为了找人(确实是找人,前世的辰有可能就在这里啊),但是,现在我也不能告诉你,如果你还把我当兄弟的话,就请相信我,我绝对不是什么敌国的奸细。”

轩辕湛沉默了一下,其实他只是一开始的时候对慕流影的身份略作怀疑,但是想到她做的那些事情,第一次为救石峰不顾一切,现在又为救慕流白险些丢了性命,她做的事情哪一样也不像是奸细做的啊,所以其实轩辕湛早就相信她了。

“那么,名字呢?你的真名叫什么?”轩辕湛问道。

这次换成慕流影沉默了!她既不想骗轩辕湛,但是显然不骗不行呀。

“慕流影,我叫慕流影。”她自知瞒不下去了,自己和姐姐慕流白长得本就有几分相像,轩辕湛不是傻子,不可能看不出来。与其再胡编乱造骗他,不如说实话。再说,世间如慕流影般绝色的人儿又有几个?只要派人去慕国查探一番,她的身份迟早会曝光。

“慕流影,你就是慕国的二公主慕流影,慕流白的妹妹?”轩辕湛虽然已经有些猜到了她的身份。她与慕流白原先就认识,并且长相也有几分相似,很有可能是亲戚,但是没有想到她却是慕流白的亲妹妹,慕国皇室最最疼爱的小公主慕流影!

“是,我就是慕流影。”她大方承认。现在只要她不承认自己是景川就好,慕国公主这一身份被轩辕湛知道了也没什么。

轩辕湛激动地盯着慕流影看着,双手紧紧捏着她的肩膀,靠近胸口的地方还有箭伤,慕流影被捏得疼得差点一口气喘不上来,脸色又苍白了许多。

轩辕湛刷地松开了手,自知失态了。

他紧张地问着:“那你还说自己不是景川,你明明就是!”

慕流影忍住伤口的疼,故作淡定地说着:“我不是,姐姐慕流白才是。”

轩辕湛咄咄逼人地说着:“你还说你不是?流白不会武功,但是你和景川都会武功。你还说你和景川不是一个人?”

慕流影继续辩驳着:“如果我是景川,那么为什么我又不承认呢?我有什么理由不承认呢?”

轩辕湛气苦地说着:“你,你明知道我喜欢景川,因为你不喜欢我,想要从我身边逃开,所以自然不会承认自己是景川了。”

慕流影好笑地说着:“笨蛋,如果我是景川并且想要逃避你,那么我大可以逃到你找不到的地方,又怎么会来到你身边让你发现?”

轩辕湛气恼极了,偏偏又被慕流影的几句话堵得无话可说。明知道她说的不对,这些都是借口,可是偏偏又没有办法证明。

轩辕湛心里想着:总有办法证明你就是景川的!

慕流影看着轩辕湛不再发问,知道自己这次总算是暂时躲过去了。反正等回到轩辕国安全了之后,自己就会离开了,即使轩辕湛还有所怀疑,可是又能如何呢?他毕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呀。

他俩各自靠在一边的山壁上休息了一会儿之后,慕流影决定继续赶路,只要翻过这几座山,就能远离林国都城,很快就能走到轩辕湛势力范围之内了。

这次的救援行动,虽然人是救出来了,但是林子夜也不是傻子,平时正苦于找不到都城里暗夜势力的聚居地,这次总算给他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毁了一处暗夜的分部。

轩辕湛看慕流影坚持立刻赶路,知道她是为自己担心。以她的身份,即使被林子夜抓到,也不会有事的,林国巴结慕国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伤害她?那么现在有危险的其实就自己一人而已。轩辕湛心里不禁又温暖了几分。

轩辕湛扶着慕流影站了起来,一只手搂着她的腰,打算撑着她大半的重量前行。本来这个动作在兄弟之间坐起来再正常不过了,之前慕流影受伤轩辕湛就是这么做的,但是自从轩辕湛知道了慕流影是女子之后,也不禁脸上有些微微地发烧。流影也好不到哪里去,原本苍白地脸颊上透着淡淡的粉红。

“这狼爪子往哪里放呢啊!”慕流影在心中暗骂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