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陨落繁星梦

短暂温馨(二)

陨落繁星梦 不噯 1894 2013-01-31 09:48:43

  以她的身份,即使被林子夜抓到,也不会有事的,林国巴结慕国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伤害她?那么现在有危险的其实就自己一人而已。轩辕湛心里不禁又温暖了几分。

轩辕湛扶着慕流影站了起来,一只手搂着她的腰,打算撑着她大半的重量前行。本来这个动作在兄弟之间坐起来再正常不过了,之前慕流影受伤轩辕湛就是这么做的,但是自从轩辕湛知道了慕流影是女子之后,也不禁脸上有些微微地发烧。流影也好不到哪里去,原本苍白地脸颊上透着淡淡的粉红。

“这狼爪子往哪里放呢啊!”慕流影在心中暗骂着。

于是,流影不动声色地用手隔开了轩辕湛环在她腰上的手。

她的心跳快要不受自己控制了!她很害怕这种感觉!

“对不起,在不确定自己的心思,在看不透你的心思之前。我不能再靠近你了,否则,我怕我会连心都丢了。”慕流影在心中对自己说着。

有一句话他说错了,她不是不喜欢他,她是怕自己喜欢上他,而且她也越来越看不清自己的心了。自从来到异世之后,八年的时间都过去了,这期间也不是没有对自己好的男子,可是自己依然能紧守本心,只爱辰一人,对其他男子半点感觉也没有。可是自己遇到了轩辕湛之后,自己平静的世界就被打破了,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自己也越来越迷茫,也越来越想逃避感情上的问题,似乎不去想,它就不存在似的。

轩辕湛恼怒的看着她。她懂他的神情,似乎在责怪她的不领情。索性她就做得更过分一点,推开了他的手,一个侧步,远离了他的怀抱。她想,她不能容忍自己心灵上的走失。

情动智损。原谅她的不勇敢。

流影一步一步地向前挪着步子。前几天为了救姐姐,劳心劳力,又受了伤。这会儿体力真是有点不支。以前那个逍遥自在的她,那个冷眼看世界的她,那个沉着冷静的她,遇到他之后,就没过过几天好日子,不是受伤就是受罚,想想都觉得冤。她好歹也是一国公主啊。

她努力提气,尽力保持步伐地稳定。甩了甩头,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继续往前走。

不用看也知道,轩辕湛正跟在她的身后,目光灼灼。

轩辕湛大概离流影有一米的距离吧,不近,但是若她有什么意外,又能及时扶住。这让她不得不再次感叹他的细心了。

正在想事情,流影没有注意到脚下,被一块石头绊了一下,瞬间向前栽去。轩辕湛眼疾手快,下意识地拉住了她,用力一扯,她已经栽到了他的怀里。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脖颈上,慕流影的头还埋在轩辕湛的怀中,轩辕湛一只手还紧紧握住流影的一只手,另一只手环住了她的腰。

自从被发现女子身份后,慕流影就没必要再装下去了,腰部原本为了增大腰围缠着的白布也取了下来,现在的慕流影腰部可真是“不堪一握”啊。

注意到手中的柔软,也愈发地觉得慕流影的瘦弱,心里又染上了一层若有若无地心疼。就是这样瘦弱的身躯,陪着他一起上战场杀敌,数次受伤,甚至,甚至还被自己亲手打了几十军棍。

难怪,那次行刑时明明自己已经放了水,还是险些要了她的命!毕竟女子的身体比男子柔弱许多,况且她又是没有一丝内力护体的人!

轩辕湛越想越懊恼,越想越心疼,也越来越舍不得放手。

“她不是说过,在她的家乡有一个习俗,被看过身体后需要对她负责么?自己已经看过了她的身体,那么是不是可以对她负责了呢?”轩辕湛游神地想着,心里隐隐地是希望对她负责的。不因她的身份,地位,只因为她这个人。此刻,他也在逃避,他也不确定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景川,他怕万一慕流白才是景川,那么他又该怎么办呢?

在抱着她的时候,他只知道,他的心里只有她,这个在他怀中的人儿,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她也愣住了,轩辕湛的怀抱干爽而温暖,握在她腰上的手坚定而有力,支撑着她虚弱的身躯。她有那么一刹那贪恋这种温暖的感觉。

只是那么一会儿,终于,理智战胜了感情,她缓缓推开了他。

她刚刚才那么绝情地对待他,他应该很生气吧!

“我背你吧,不要说什么拒绝的话,这里还处于深山之中,以你现在的状况你能走得出座山么?”轩辕湛看着慕流影,无奈地说着。

他又一次,纵容了自己。放下了他的尊严,不计较刚刚自己冷漠地对待他,现在还要背自己!再没有一个骄傲的男人肯讨好自己而让人感动的了。

慕流影承认,她又一次感动了。

她沉默着点了点头,没有再拒绝,默默爬上了他的背。

她也知道他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这时她要是再次拒绝他,她也不能保证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了!

阳光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

虽然还在敌人的势力范围内,并且随时都会有危险,可是轩辕湛却希望这条路能长一点,再长一点,因为只有此刻,轩辕湛才能真实地感觉到背上的小女人是在自己身边的,不会离开自己的。而慕流影,也在心里想着,只有此刻,在这只有她和他两个人的一方天地里,她才能有那么一刻的时间放任自己的感情,放任自己不去想辰的事情,只是趴在他的背上就好。

此时,他们两个人的心中都在想着同样的事情:若时光暂时停留该有多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