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陨落繁星梦

相依相伴(一)

陨落繁星梦 不噯 2097 2013-01-31 09:48:43

  一路上,轩辕湛想要为流影换药,流影坚持自己动手,不让轩辕湛为自己换药。

虽然换药可以自己动手,可是包扎一事慕流影想要自己来就有些力不从心了。

轩辕湛拿出简单行囊里的一件布衣,撕成了条,暂时代替绷带为慕流影包扎着。

伤口很深,山中又没有什么好药,如果再这么拖下去,就算以后伤好了,也会落下病根。

“你这样下去不行,走,我带你进城看大夫。”轩辕湛一边打横抱起了慕流影,一边说着。

这几天为了赶路,慕流影一直硬撑着,即使疼也说不疼,余毒又没有清干净,数次发烧烧得神智不清也坚决不肯进城。

进城,就要面临着追兵的搜查,轩辕湛就会有危险!

“不去,我不进城。”慕流影已经发烧烧了两天了,早已经有些神智不清了,但是即使这样,她也依然坚持着不进城。

慕流影用尽最后的力气,努力抓住轩辕湛,对他说:“我懂医,你带我去找一株暗红色的植物,生长在悬崖边,如果找不到,找一株墨绿色的也行。”当下,又把那两种药草的形状仔细形容了一遍。

轩辕湛看着慕流影坚持,只好妥协,打算带着她去找那两株草药。本想把她放在山洞里等待,自己出去找,可是自己又不放心,对于现在这种状态的慕流影来说,恐怕随便一只野兽都能要了她的命,他不放心,于是只好抱着她带她一起去找。

轩辕湛抱着她来到了悬崖边。

仔仔细细绕着悬崖边搜寻,上天垂怜,总算让他找到了那株暗红色的草药。那株草药已经离悬崖边有一定的距离,生长在悬崖峭壁上。也就是说,要想拿到那株草药,很危险。

那株暗红色的草药有清余毒的功效,对于她现在的情况最合适不过了。

轩辕湛看到了那株草药,十分激动,立刻就想施展轻功下去采摘。

他把慕流影小心地放到了一堆软草上,正打算去摘取草药。这时,流影抓住了他。

“小心。”她只说了这两个字,就再无力气多说什么了。

轩辕湛担忧着她的伤势,只想快些取到草药。

说道:“放心吧,没事的。”

说着,他已放开了她的手,健步如飞地消失在了她的面前。

一盏茶的功夫之后,他取回了药草。

时间虽短,可是付出的努力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衣服裂开了好几道口子,脸上也被擦破了一点皮,可见此行是有多么的凶险。轻功高如他也差点失足摔下悬崖。

他把她抱回了山洞。

“现在需要怎么做?”他问着她。

“帮我把绷带撕开,用匕首在伤口处划出一个‘十’字,让血自动流出来。”慕流影虚弱地开口着。

轩辕湛听后不仅没有放心,反而更加担心了,本就因为受伤失血过多了,现在还要再划开伤口让血流出来,岂不是会更加虚弱?而且这里又没有麻药,岂不是要痛死?

慕流影似乎看出了他的犹豫,努力微笑了一下,说道:“放心吧,没事的,你尽管去做,我能忍得住。”

他沉默了一下,接着问道:“有没有别的办法?”

“没有。”慕流影干脆地说着。之前轩辕湛已经帮她吸出了大部分的毒,现在的残余的毒大多都附着在肉上面,只有划开那部分肉,才能敷上药。

轩辕湛心疼地按照慕流影说的方法快速在伤口处划开口子,让淤血流出,又在伤处重新敷了药,按照慕流影的吩咐把草药用嘴巴咬碎,再敷在伤口的肉上。

慕流影疼得冷汗直流,也不曾呼一声痛,只是咬牙忍着。

最终,她疼晕在他的怀里。

他紧紧抱着她,一只手抚上了她苍白却依然美丽的面容,替她擦去额头上的汗水。

直到她醒过来。

他倏地放开了她,坐到了一边,不去理会她。

他气恼她,为何明明懂医却不早些救治!

而她似乎与他心灵相通,她总是能看出他介意的是什么。

“当时,时间紧迫,外有追兵,没时间。”其实,她没有说出的另一句话是,悬崖太高,太危险,她不想他去冒险。

他气愤地瞪着她。一直以来,她关心着石峰的命,关心着慕流白的命,关心着太多人的生死,却唯独对自己的生死不甚在乎!

确实,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过,是否只有死亡才能获得转世再见到辰的慕流影,又怎会在意自己的生死!当初那个“不明物种”告诉她,她与辰生生世世都不能再见,若不是有一丝执念觉得辰不会丢下她的,有她在的地方,怎么能没有辰的存在呢?所以辰一定也会在这个天和大陆出现的,所以她才忍痛活了下去!

可是,勉强地活着,行尸走肉地活着,让她养成了漠视自己生命的习惯。

的确,她不怕死亡的降临。

她怕的是孤独。

他握着她没有受伤的肩,说着:“以后不许这么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听到没有?还记得我们当初结拜时的誓言么?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如果你死了,本王就算追到地府去,也要把你找回来!”轩辕湛凶狠地说着。

唉,这个霸道的男人啊,竟然用他的生命威胁她!

在她养伤的期间,轩辕湛坚持不肯让她下地行走,不是抱着就是背着。她伤的又不是脚!而且自从敷了那株药草之后,她就不再发烧了,身体也恢复了几分,唯一没有好的就是肩膀了。走路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呢。

霸道的轩辕湛!她在心里恨恨地想着,同时又有一丝的感动。

说好了,在回去前放任自己的心的,只做自己心里想做的事,不去管姐姐对他的感情,不去管辰,不去管世俗的一切,只遵照内心所想,所以,她也放任自己沉浸在他的照顾他的温柔他的霸道之中,不在用刻意地冰冷去伪装自己的在乎和感动。

慕流影那消逝的冰冷,反而让轩辕湛感到不安,他似乎能敏感地感觉到她将要离开自己似的!可是,此刻,他也尊崇了自己的心,心之所向,一网而情深,不问缘由,不说爱恨,只顾眼前片刻的美好,于他而言,亦是平时求也求不来的时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