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姐妹

水系清岚

穿越姐妹 未蓼 2089 2013-07-29 11:12:39

  “等我看完你们也拿去看一下好了,如果这两天不做别的事,应该明天就能看完了。”依落的语气恢复淡然,“《慕容家训》里也有基本的介绍,估计你们也没人看过吧?我先回房了,那样看比较快。”说完就自顾自的向昨晚的房间走去,剩下两个满脸郁闷的人。

依落回到房里就找出了几种颜色的水笔和笔记本,没有书桌,只好在用早饭的小圆桌上,边看边将做笔记,把步骤和重要的地方记录下来。夕瑶和听雪来叫她吃午饭时,众人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依落坐在桌前,一边翻着书,时不时拿形状奇怪的东西、用奇怪的姿势在纸上涂涂画画。

“依落姑娘,你是在、做什么?”听雪看了一会,终于忍不住发问了,似乎她有很多他们见所未见的东西,但夕瑶却丝毫不显生疏,甚至还能自得其乐,早晨他就看到夕瑶摆弄着一个叫手机的东西,说是在“自拍”。依落抬头看到夕瑶笑意盎然的样子,“写字。还有,叫我依落就好。”继续手里的动作,又问道,“又有什么事么?”

夕瑶笑眯眯的回答:“当然是来请我们尊贵的魔法师吃午饭啦!今天中午就我们三个人吃,下午我妈来和你商量后面上课的事。”依落又写了一会儿后停笔,这才起身去吃饭,一个上午,她已然看完半本书,当然,她只挑了跟自己有关的部分,毕竟听雪他们也得尽快看书修炼,否则以她的个性,不管有用没用一定会全记下来的。

临近傍晚,依落刚把书看完,尔雅等人就来了。“尔雅阿姨。”依落微笑着问好,她对夕瑶的妈妈还是很有好感的。“依落,在这儿住的还习惯吗?”尔雅很温柔,话语间尽是亲切。“挺习惯的,不知尔雅阿姨来找我有什么事吗?”“听夕瑶说你是四系魔法体质,所以专门来的。魔法体质无法修习武功,而且魔法的控制取决于精神力的稳定性……”“所以?”依落挑挑眉毛,等待尔雅后面的话。

温柔的笑了笑,尔雅继续说:“学琴和暗器的手法。”“以琴和暗器做掩饰,来使用魔法。尔雅阿姨是这个意思吗?”依落立刻就明白过来。“没错,世间以乐音攻击的武功虽然少、但还是存在的;而暗器可附加魔力。”尔雅点头,显然很满意依落的聪慧,“多学些别的当然会更好,但时间怕是不够。”“娘,依落脑子聪明着呢,同时学个七八样也不是问题。”夕瑶在一旁插话,听雪也问道:“尔雅阿姨,时间不够是指?”

尔雅望着两人柔声回答:“圣系法师在成年前,须到谷外历练一年,至于原因,我们也并不知晓,毕竟已经很久没有圣系出现了,不过据说可能与其他隐秘宗族有关。依落已经十二岁,也就是说只有两年的时间可以学习。谷外不比在家安逸,安全为上,加上时间紧迫,熟练一门即可。”语罢,亲切的目光转向依落,“依落,你怎么看?”依落稍微想了想,回答说:“博不如精,就按尔雅阿姨说的吧。”

课程的事说完,依落拿起了早晨找到的书:“尔雅阿姨,我听夕瑶说你是木系魔法师,你当初没有看过这本书吗?”尔雅仔细瞧了瞧书的封面,又翻了几页,满是震惊的神色:“从未见过,这书怕是几十年都没人看过了,已经逝世的魔法师也未曾提到过。这、你是从哪儿拿到的?”“从书架上翻到的。”依落此时对于听雪夕瑶的一无所知的原因已然明了,这谷里的人虽然都认字但没人看杂书啊……也是,连自家的家训都没看过的人不能对他们报什么期待,估计连凌天管家都没仔细完整的看过家训吧。

把看完的书给了听雪,众人一起用了晚膳,之后便各自回屋了。

依落回到房间,先进行了一会儿冥想,之后弄来了热水准备洗澡。房门抵上,依落泡在澡桶里,脑子里还不断思考着魔法的施展方法。她想先练好木系,因为木系魔法可操控植株生长衰颓、熟练之后还能让植物长出特定的形状,现在住的地方虽然也很不错,但并不全符合她的喜好,对生活多少有些不便,她也不想太麻烦别人。

莹白小手从水中捞出几片花瓣,脑海中拼命想着花瓣慢慢枯萎的情景,没一会儿,那原本粉嫩的花瓣渐渐泛出枯黄之色,最终干瘪。依落释然的叹了口气,额角已然沁出了汗水,太阳穴也轻跳着。第一次尝试,难免有许多精神力被浪费在无用的地方了,不过她确实很怀疑,魔法真的不需要咒语什么的吗,这样真的很费脑力啊。

这慕容家的魔法并不像小说中那样要什么咒语,魔法元素也来自于空气,只是对精神力的要求格外强大。精神力越强,命令元素汇集的速度就越快,而冥想所吸纳到体内的元素越多,对空气间漂浮元素的亲和力也就越强,发挥相应魔法就相对轻易一些。五种元素魔法,均是如此,发挥的形式,则完全依赖脑海中的想象,比如你想召唤一阵风,可以是看不见的微风,也可以是目光可见的龙卷风,甚至可以是化作别的样子的风。也就是说,能力范围内,只要能想到的,就能变出来,当然,与能力有关,也与熟练程度有关。

从木桶中出来的时候,原本娇嫩的新鲜花瓣都成了干花,被随意的堆放在一旁。依落指尖蹦窜出小小的红色火苗,扭曲着似乎想要变幻形状,却是没有成功,只是缩成了小小一团,颜色越发鲜红。干花经过烘烤,沉寂的房间里,清雅的花香四溢开来,随着微风从窗缝中溜出去,将夜色也渲染的甜美了。又是一个安静的夜晚。

银蝶谷陷入一片沉静,只有些勤奋的少年少女或许还点着灯,或读书、或习剑、或缝缝补补。而在另一个幽静的山谷中,姿容俊秀、清风朗月的少年发现祠堂**着的玉佩在熠熠闪光,白胡子老者则是深深看了少年一眼,笑的意味深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