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姐妹

管家试探

穿越姐妹 未蓼 2323 2013-07-29 11:12:39

  月色很好,晚膳就设在院中的亭子里,习习凉风吹来,曲径上桃花翻飞,空气中疏离的光点也流动着,仿佛无数精灵在舞蹈,别有一番风情。尔雅和凌天、听雪已然落座,圆桌上饭菜也都摆好,显然他们已经等了一会儿了。到亭子的这条路很窄,夕瑶和依落一前一后的走着,绕过几座参差错落的假山,夕瑶停住脚步,显然、她们到了。

“娘、凌天叔叔、听雪,等很久了吧。”夕瑶说着就蹦跳着进了亭子,坐在尔雅身边。尔雅和凌天笑着冲她点点头,算是回应,这才将目光转向后面款步走来的少女。无一丝华饰,无一份奢丽,素衣淡如雪,容颜秀胜月,似亭亭玉树琼花,风姿清绝气韵天成,衣袂飘扬间,仿佛下一刻便会乘风飞去。蜷曲的头发随意的披散下来,衬得那清丽的小脸如月色般白皙,如此空灵剔透的小姑娘,纵是凌天和尔雅、也是第一次见到。

管家凌天先缓过神来,对依落微笑道:“你就是听雪和夕瑶带回来的小姑娘吧。”依落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算是向在座的长辈行了礼,继而开口说:“是的,我叫李依落。抱歉让几位久等了。”夕瑶知道依落在生人面前的一贯作风,就是客气有礼、疏离矜持,即使面对长辈也从不卑躬屈膝或是假意亲热,担心凌天和尔雅对此感到不舒服,忙把依落拉到她和听雪中间的位置上,说:“依落先坐下吧,菜都快凉了,边吃边说吧。”

一旁的尔雅总算也回过神来,看依落还站着,也忙开口:“是啊,先坐下,只是吃个饭互相认识一下,不用那么客气。”依落应声坐下,席间一直保持着沉默,只顾吃自己的,唯有尔雅或者夕瑶给她夹菜时回一句“谢谢”。旁边的听雪一直对这个突然出现的美丽少女感到好奇,看到依落淡定自如的用餐,姿态优雅自然,不似一般女儿家的扭捏,虽然进食很快却又不显粗俗,不禁更想知道她的身份了。

沉默的一餐用完,除了夕瑶,众人还是被依落的食量吓了一跳。依落确实很挑食,但是她的食量也很大,不熟悉她的人完全就想不到、那么纤弱的小人儿能吃那么多。

依落吃完后优雅的用手帕擦了擦嘴,见另外几个人都用略带惊愕的目光看着自己,知道大约是震惊自己的食量,也不介意,只是见他们迟迟没有开口的迹象,便先开口道:“比起晚餐,各位似乎对依落更感兴趣呢,不知有没有什么问题想要问的?”在座的早就想问了,只是看依落气质出尘、偏又一直埋首吃饭,却也不好开口,如今依落这么直白的开口了,一时之间凌天等人倒也不知该问些什么。

从依落出现,尔雅就一直注意着她,为她的空灵美丽吸引,也为她的泰然自若惊讶,最重要的是,对这个陌生的小丫头,尔雅总觉的受到种莫名的吸引力,却不知是为何。现在依落开口,却没人接话,尔雅不禁问道:“依落姑娘,你可愿做我的干女儿?”话一出口,众人都惊了一下,听雪凌天是因为依落的身份未知、这么做实在不合适,而夕瑶依落则是因为、尔雅这话根本正中她们下怀嘛、连铺垫都省了。

“尔雅,依落姑娘同我们才是第一次见面,你这么说也不怕吓着人家。”凌天微笑着开口,尔雅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刚刚的突兀,也忙笑道:“我是看依落姑娘太讨人喜欢了,刚才失礼了。”“没事的,我也很喜欢尔雅阿姨。”依落淡淡的回答,脸上依旧挂着礼貌性的笑容,看不出她的内心想法。

“依落姑娘,你到谷后的事听雪跟我们说了个大概,不知你可能详细的说一下是如何到银蝶谷中的?”凌天问道。“当然。其实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太清楚,我本来带了一堆东西站在路边,结果闭了一会儿眼睛,突然刮了一阵大风,再睁眼就到了这里。”依落简短的解释道。“哦?这倒是闻所未闻。依落姑娘,可否让本管家为你把个脉?”“嗯?”依落的秀眉挑了挑,不明所以,现在把脉干嘛?但还是欣然点头,“当然可以。”

凌天起身到依落身旁,依落微挽衣袖露出皓腕,仅片刻,凌天就起身回位,面色如常。依落这才开口询问:“不知凌天管家为何要为小女把脉?”其余几人也疑惑的望着凌天。凌天微微一笑:“想必姑娘已经听夕瑶说了,外人入谷、身体都会发生变化,在下只是想确认下姑娘身体有无大碍。”“如此,依落谢谢管家关心了。”依落轻声道谢,依旧一副淡然的模样,似乎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似的。

余下几人似乎都想开口说些什么,却仍是被凌天抢了先:“依落姑娘今年是十二岁吧,还不能单独安排住处,不妨就住在本院中,如有什么需要、我身为管家也好安排。”夕瑶总算是忍不住开口了:“为什么啊?我都在房间旁边收拾好一间房给依落了。而且,凌天叔叔,就算依落长得漂亮也不能这么抢人啊!”说完嘟着小嘴表示她的不满。几人被她这话一搅和,都忍不住笑了出来,连一直满脸冰霜、沉默不语的听雪眼角都带上了笑意。

尔雅知道凌天的用意,转头用宠溺的声音安慰夕瑶说:“依落姑娘刚到此地,很多事都不知道,凌天叔叔是管家,对谷里的事更加了解,当然是住在这儿更合适了。等过几日,依落姑娘熟悉了谷中生活,再住到我们院里也不迟啊。”夕瑶还想再说些什么,依落却冲她眨了下眼睛示意她不要再说,继而微笑开口:“那就打扰管家了。不过我带到谷里的东西都在夕瑶房里,不知道……”夕瑶白了依落一眼,到现在还不放心,害怕她把那些零食一晚上全吃光不成?“我一会儿叫人给你送过来。”“那就麻烦你了。”依落暗暗好笑,夕瑶这家伙怎么还跟小孩似的,还以为总算聪明点了呢。

“依落姑娘今天应该累了,听雪,你带依落姑娘去你隔壁的房间住下,我同你尔雅阿姨还有些事要商量。”凌天如是说道,继而转向依落,“依落姑娘,若有什么事可直接找听雪,他会给你安排的。”依落微笑点头,听雪似乎也知道凌天此举的用意了,示意依落随他走。

依落跟在听雪后面,又恢复了冰山脸。微笑了一晚上,皱纹都快出来了,又把脉、又安排自己住在武功高强的听雪旁边,说的倒好听,还不是怕她有武功、或是图谋不轨?真当她是十二岁的孩子了,这么明显的防备都看不出来,她李依落也不用活了。至于那还要商量的事情自然是关于她的身份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