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姐妹

谷内学习

穿越姐妹 未蓼 2224 2013-07-29 11:12:39

  “他就是另外那个护法?管家的儿子慕容听雪?说话还真简洁。”夕瑶这下反应了过来,仍有些疑惑的问。“是啊。小姐,你既然吃完了就跟我去练功房吧,你现在什么都忘了,要学的东西可多了呢。”正说着,念秋就抓着夕瑶的衣袖向门外去。夕瑶眨巴眨巴眼睛,反手拉住了念秋,问到:“念秋,我们是同一个师父吗?那个听雪一看就是个闷葫芦,我可不想无聊死。”念秋颇为无奈的望向这个脑袋空空的小姐,“小姐,虽然你原来话就挺多的,但是现在好像更多了。”“哎呀,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啊,来,边走边说。”夕瑶有些雀跃,她的运动细胞可是很好的,更别说现在要学的都是些她感兴趣的东西。

经过念秋的解释,夕瑶很快就知道了每日的安排:上午大家一起修习内力、学习剑术,下午则是自己选择技艺进行学习,但也必须是学两种。嗯、跟上学差不多嘛,夕瑶心里想着,接着好奇的问到:“念秋,你选的是什么技艺?”念秋笑笑,说:“大部分女孩子选的都是女红再加上一门才艺,我选的是女红和弹琴,小姐你原来选的和念秋是一样的呢。”“不、不会吧……”夕瑶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的问,“技艺指的是这些啊?现在的我可学不来,那男的都选什么?”“他们大都是选骑射、暗器之类的,剩下可以选的还有歌、舞、笛、萧、文章、兵法……”念秋一一细数着,没注意到夕瑶满脸的光彩,“居然有骑射!简直太好了,我就选这个了!”夕瑶猛地拍了念秋的肩膀一下,激动的喊着,完全没注意到一边走来的美妇人正用宠溺和略带愠怒的眼神望着自己。

“夫人,早安。”念秋停住脚步,福了下身子。夕瑶“咦”了一声,这才看到从一侧小路款步走来的美妇人、她现在的娘亲慕容尔雅,夕瑶讪讪的笑了一下,“娘……”“瑶儿,你看你刚好,就没有女孩儿样。”尔雅冲念秋点了个头,这才转而责怪起夕瑶刚刚的举止。夕瑶粉嫩的嘴唇嘟了起来:“娘,活泼一点不好吗?女儿要是文文静静的,以后怎么保护圣系魔法师。”尔雅伸手点住夕瑶的额头,道:“就会狡辩。选骑射可以,但是必须再学一门乐器,或者跳舞也行。”“啊?为什么……”夕瑶可怜巴巴的望着尔雅,“我学不来的。”“没有为什么,想要入世,必须掌握一门才艺。”尔雅的脸色很严肃,“除非你打算一直呆在谷里。”夕瑶漂亮的大眼睛眨巴眨巴,总算是没有接话了。

到了练功房,尔雅就离开了,而念秋和夕瑶则留下来学习。所谓的练功房其实就是一大片的空地,谷内人人习武,年长的、武功高强的就充当了教师,孩子们被分组教授。因为夕瑶失忆、凡事需从头开始,所以被单独划了出来,而她的师父就是管家凌天,凌天的另一个徒弟、自然就是听雪了。

夕瑶听着凌天管家为她讲解心法的基本要义,声音耐心而温和、极有磁性,不自觉的开起小差来。慕容凌天三十出头,坚毅的面部线条配上那深不可测的双眸,但偏偏又时刻保持着笑意,硬是将浑身的冷硬化为了睿智的光芒,给人以沉稳的感觉。“不愧是管家,当年一定也是个美男子吧!”夕瑶暗暗想着,“其实跟我的美人娘亲倒是挺配的。”止住自己的胡思乱想,夕瑶继续听着,然后从基本开始练习。

心法可以各练各的,剑术就不是如此了,在记住剑招之后,为了让大家融会贯通,通常都采取对打的方式,而夕瑶显然不会是听雪的对手。听雪本身就筋骨奇佳,又是从小练习,再加上练习勤恳,虽然才十三岁,但早就是个绝顶高手了,加上身为左护法可习斗气,功力之高谷里早就无人可比。夕瑶虽然性格开朗,但是碰上听雪这么个冷冰冰的人,她也找不到话题;加上听雪那偶尔蔑视的眼神刺激,夕瑶更加刻苦的去练习,每天练至深夜。

之后的日子,上午内功剑法,下午骑射吹箫,晚上强迫听雪教她习练斗气,日子一天天过去,夕瑶飞速的成长着。

两年之后,夕瑶的武功虽然还不及听雪,但却也远远的高出了其他人。古灵精怪、活泼开朗的她更是受到大家的喜爱,日子过的滋滋润润、有声有色。而听雪也被她对自己的狠劲儿给折服了,虽然言语上并未表露,但从心底里把夕瑶当成了妹妹来教导。这样的生活,虽然有些单调,但很充实。

坐在梳妆台前,夕瑶望着镜中的自己,恍然出神,那是张很美的脸:双眉纤细,轻描淡扫,仿若雾中的青山般朦胧婉约,不画而翠;那一双翦水秋瞳,大而闪亮,眸中似有清泉,顾盼之间俱是熠熠灵动。到这里两年了,十六岁的自己穿越到这个十三岁的身体中,开始完全崭新的生活,现在的她,过的很舒适很恬然,没什么可挑剔的,却仍是常常想起穿越前的日子,最多的,是想起那个淡然优秀的姐姐。

因为依落曾今提过,她最想过的就是这样的生活,与世无争、随心而活,可是她却一直都不得不为别人活着,每一个看似正确的选择都不是为了自己,那样真的很累。说这话时依落才十二岁,夕瑶才十岁,那时她不懂,只知道姐姐的身影很孤独,她想去安慰却不知如何开口;现在,若算灵魂她已经十八岁了,夕瑶这才懂得,当初的自己虽然总是跟父母争吵,却是活的轻松的,而背负着所有人期望的依落,却不得不强迫自己优秀。因为没有人懂得,所以才那么孤独吧?因为怕受到伤害,所以干脆从开始就拒绝接受吧?

“依落,我现在懂了,你过的还好吗?依落,我多想像你当初保护我那样、来保护你啊……”夕瑶心里暗暗的叹息着,不懂的时候只是想念,现在懂了却是心疼。

“夕瑶,今天去翠明湖练习,那边没人。”门没关,白衣少年直接走了进来,白皙如雪的俊容,长眉也似笼着一层霜雪般,如星的双眸仿若一潭幽深的湖水看不透,深不见底,坚毅稍显阴柔的薄唇微抿。夕瑶头也不回就知道肯定是听雪,听雪和她同岁,如今也是个翩翩美少年了。

收敛了心底的那丝感伤,夕瑶起身一笑,明媚的好似阳光,“走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