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姐妹

冰玉雪莲

穿越姐妹 未蓼 2005 2013-07-29 11:12:39

  依落的学习能力很强,基本上所有的东西都是学一次就会,虽然不是过目不忘,但记个精华和框架还是不成问题的。远远超过尔雅和众位老师的预期,仅仅一年时间,依落的暗器和琴就学的出神入化(毕竟只要精修两门,跟现代要同修数十门还得门门皆精差别不是一般的大),各系魔法也都可以随心而发,元素的亲和程度飞升,甚至无需冥想,空气中的魔法元素就会自然的汇聚融合到她的血液中,连开始看不到的水系魔法元素也都可以吸收;听雪天赋高又勤于练习,斗气已然到达中级,浓烈的白色斗气隐隐带有金色光辉,看的夕瑶羡慕嫉妒恨,她的天赋虽高,但毕竟还要分心去练习武功和其他的,现在才是青色斗气。

生活太平淡,没有什么精进的空间,依落也没心思再多学些别的,就跟凌天尔雅等人商量了一下,打算进入灵之森锻炼,听说灵之森里奇珍无数,虽然比较危险,但没有危险就无法实战进步,听雪作为护法陪同,夕瑶耍赖撒娇都没有,只能巴巴的望着两人轻盈的身影消失在翠明湖的另一侧。

“听雪,你有没觉得今天有些奇怪?”依落慢条斯理的啃着烤鱼,一边打量着周围。听雪闻言也表示赞同,进入灵之森一个多月,从来没有如此安静过,诡异的着实让人不安,“要不要明天再去黑沼?冰玉晶也许没那么快结出来。”“不了,还是早点拿到手比较安心,要是被哪只兽啃掉一块我就亏了!”依落沉吟片刻说道。

依落和听雪初入灵之森,由于摸不清方向,被一只黑蜘蛛困在了毒丝布的阵法里,找不到破解之法的两人无奈之下只得硬生生用火焰把周围全烧了,这才看清阵法,破阵而出,心情不好的依落顺便毁了黑蜘蛛的老巢,于是发现了黑沼,周围皆是阴暗毒邪的生物,却都没搭理他们两人,而是默默守着黑沼,依落好奇之下在那呆了一天,发现黑沼底部正慢慢绽放的冰玉雪莲。

冰玉雪莲本身要在极端污浊阴毒的地方生长,平素不会出现,夜晚会散发淡淡华光,只有要开花时才冒出水面,一旦开始枯萎便是从根部腐烂,而只有孕育了冰玉晶的冰玉雪莲,才会在沼底开放,直到所有花瓣全部绽开才出水。要知道冰玉雪莲本身就是至宝,花瓣可解百毒,莲子食之百毒不侵,而冰玉晶则更是稀有的武器材料。依落是想趁着它柔软的时候塑把小提琴出来,古筝什么的到底是不够方便啊。

“说起来,听雪你要不要换把武器啊?”依落把玩着听雪的剑柄,这只是把很普通的剑,而且外形很土,听夕瑶说他从小就用,一直没换过,虽说应该是有什么纪念意义,依落猜测是他母亲送的,不过如此念旧不是什么好现象。听雪没有再接话,只是专注的盯着黑沼,前两天他们已经清理掉一批毒物了,但不排除还是有不怕死的。

冰玉雪莲的茎叶逐渐伸长,莹白的花瓣散发着乳白色的柔和光芒,清香四溢,让围观的生物们都蠢蠢欲动了。就在最后一片花瓣绽放的瞬间,依落御风向黑沼中心飞去,却有另一道银白色抢先一步连茎咬断了雪莲。反手挥出风刃向那银色而去,同时让植物生长挡它的去路,依落和听雪迅速追上,却发现这个小东西跑的着实是够快的。

纤细的手指画出一个方形渐渐收拢,那银色的小东西终究是快不过无形的风,被困在了依落的风牢中,光顺的皮毛被刮的乱七八糟,随着风牢的收拢已经动弹不得,不是不能动,只是动一下它就要秃毛了!“嗷嗷,快住手!小爷我帅气的外形啊 ̄”小东西突然抓狂起来,要不是睡太久饿的不行了它怎么可能被困住!这世上就没什么能追上它的好吗!!

突然听到声音的依落被吓了一跳,手一抖,风牢又小了一点,空气中已经飞了一把银毛。“怎么了?”听雪疑惑。你没有听到声音吗?依落很想问,但还是回答了“没事”。依落立在那团银色边上,好奇的打量着,这只人性化的动物是狐狸吧?居然抱着头缩成一团,雪莲被横放在肉肉的身子上挡住风刃,还挺臭美的?

先拿出雪莲取出冰玉晶,那柔软而坚韧的物质就化为了一把造型别致的小提琴,和一把琴弓,都是没弦的;想了想,又把雪莲的花瓣、花茎、莲子分开,总共三粒莲子,她吃了一粒,在听雪惊讶的眼神中给他硬塞了一粒,花茎缠绕到手腕上,留了一片花瓣,剩下的包好收了起来。

之所以留下花茎,依落自然有她的用处。她能够让植物生长变化是没错,问题是要先有植物,否则她变不出来,雪莲花茎足够坚韧,肢节修剪过后样式也很好看,缠在手腕上恰好可以做武器,而且花茎不易辨认,也不用担心有人为此而找她麻烦或者想抢了去--矮油没办法,谁让某人小说看多了想到经常出现的狗血剧情了呢?

依落不知道的是,狗血剧情还是会上演的,只不过抢的东西不是这个罢了。她更想不到的是,会有更多的狗血剧情上演。事实上,夕瑶车祸穿越就很狗血了,她自己穿越居然还带了充电器也很狗血了,她们两还第一次见面就认出来就更狗血了……所以,还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呢?

此时此刻,某处幽静的深谷,几名衣衫褴褛浑、身浸染着血液的人趴在地上拼命的磕头:“求神医尽快启程!否则王爷只怕要撑不住了!”“先祖应下百里皇室一个条件,如今求医令归还,我上官氏自当尽力。”长胡子老者仙风道骨,并不在意,“流澈,你去看看,临歌治不好的,究竟是什么毒。”“是,爷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