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姐妹

白发三千

穿越姐妹 未蓼 2047 2013-07-29 11:12:39

  “听雪,今天几号了?”依落发觉自己的魔力似乎有些不稳定,难道又要到半年了?这么快?之后听雪的回答证实了她的猜想,这让依落不禁感叹,这日子居然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过了?上学上习惯的孩子都只记得星期几,她反正就重复重复,到了灵之森也就是靠着听雪记日子,反正知道几号也没用,银蝶谷四季如春啊,这灵之森则是不同地方不同气候,跟季节无关啊……

“怎么了?”听雪疑问。“魔力暴动。”话音未落,依落一头红发已然从发根处开始变为雪白,乳白色的圣洁光晕中含有星星点点的绿光,在悉数变白的同时,骤然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依落小心的使用风之力将头发束在一起,这些发丝的坚韧比之天蚕丝有过而无不及,只有圣魔法才能割断,而且要长一个时辰,好资源自然不能浪费了。

说到魔力暴动,依落体内含有四种魔法元素,每隔半年就有两种会不自觉爆发一下,第一次火系和风系暴动的时候,她头发变为火红色,周身形成了炙热的龙卷风,而且完全不受她自己控制,幸好是在外面,否则整个房子都得毁了。后来她就拖了半年的红发,因为不知道怎么变回去囧,接着圣系木系暴动后,她又当了半年白发魔女,总之就如此轮换着。唯一让她庆幸的是,她可以控制平常不长头发,不然就是鲜明的半截色啊……

“帮我剪一下,到这里。”依落站起身,示意听雪帮她把在地上拖了一截的头发给剪掉。长长的头发被依落一点点挽起,“什么人?”听雪突然出声,一道金光向一旁的灌木从轰去,那处转瞬就被夷为平地。空无一物,准确的说,是没有生物,只有一根雪白的发带飘落在地,发带边缘,银线绣成的曼珠沙华肆意绽放,优雅而华贵。依落随手一扬,将发带握于掌心细细打量,之后若有所思的向树丛望了一眼。

发带束住发丝的一瞬,依落的头发再次恢复乌黑,不同的是,她的眼眸染上一抹剔透的紫色,显得魅惑而愈加深邃。“准备回去吧。”依落收好地上的头发,面无表情的垂眸,“别找了,是那只狐狸。”它速度再快,在他们身后跟了那么久,不说风之力,光凭她和它契约了,又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这发带既然与己有用,她便收下,依落也不知该怎么解释自己的行为了。若想让银狐彻底死心不再跟着他们,她便不该管这发带;可她不知为何却又有些不忍,孤独生存了百年的小狐狸,她担心它的乐观当真被自己折损了。

灵之森与翠明湖边界,流火和白祈已经等在那里了,似乎白祈的病还没好?“主人,白祈希望能与您的同伴契约。”流火甫一看到听雪就急忙道,白祈喝过血后好了很多,但还不完全,只怕完全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他们商量后,决定还是契约为好。在听雪表达了流火的意见后,依落看了看白祈,温和有原则的性格,她觉得给夕瑶很好。不过,还得听白祈的意见。

“我没法和你契约,不过还有一个人可以,你可以先见一见,如果不愿意我也不强求,我们会帮你把毒全解掉的。”依落定定的注视着白祈,头上的独角,“你们能把样子变普通一点不?”虽然这样骑出去很拉风,但是也很容易惹麻烦啊……当然,白祈两只立马化为了普通的马的外形,嗯,还是很帅的普通马,不过很遗憾,依落这个运动无能不会骑,除非她上马时马不动,上马之后马自己走。

在出灵之森的时候,白祈和流火周身一震,方才稳稳当当的载着依落两人向翠明湖另一侧而去。依落向身后某个方向看了一眼,轻盈的旋身坐到白祈背上,与听雪相携而去。与此同时,翠明湖另一头,夕瑶、尔雅等人已经翘首以盼多时了。

“娘,你说他们怎么还没到啊?该不会记错日子了吧?”夕瑶颇为怀疑,依落的记性是不错,可是记日子这种事上就很难说了。“不会的,还有听雪呢!”尔雅对于依落过日子的迷糊也深有感触。“但愿不要有什么特殊状况。”夕瑶暗暗的叹了一句,虽然那两人的可信度都相当的高,但是一向习惯提前到的汐若居然迟到了,本身就很诡异了啊……

事实上,依落确实遇到了特殊状况,而且是真真正正的“特殊状况”--她恢复到12岁的身体后一直没来看过她的大姨妈终于来了。仔细回想着生理知识,月经初潮后的经期不会很规律,亲戚拜访前可能伴有腰酸或腹痛等等,就是没有古人到底是怎么对待大姨妈的,虽然她和姨妈许久未见,但不至于不认识,问题是,这里没有卫生巾啊!!

坐在白祈背上的依落微微的扭动着身子,要不要先提醒白祈它可能要浴血了呢?虽然她觉得自己现在应该只有最里层的衣服脏了,但是继续颠下去她就不能保证了。“怎么了?”听雪看依落不停的折腾,以为她是哪里不舒服。“没事。”依落摇头,一个到现在还是无法接受她把袖子挽到胳膊上的人有可能和她普及姨妈知识吗?还是算了吧。

骤然风起,依落已然随着狂风飞速而去。“快一些吧。”听雪也加快速度,很快就看到了等着的人影:少了尔雅和夕瑶。应该是让夕瑶吞服雪莲子去了吧,听雪如此的想着,却不知道先行离去的三人是这么一番景象。

“所以,你们姨妈来了就用这个?”依落有些嫌弃的指着床上的一堆东西,“果然不该抱有什么期望。”“你还想有什么?”夕瑶鄙视的看了她一眼。“我当初带来的ABC呢(一种姨妈巾)?”“……我用掉了。”夕瑶故作镇定,“反正留到现在也该过期了。”“……”然后尔雅端来红糖水:“依落啊,干娘告诉你,女儿家这个期间,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