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姐妹

同性暧昧

穿越姐妹 未蓼 2013 2013-07-29 11:12:39

  听雪从未遇到过如此不要命的对手,尤其是对手的实力似乎本来就在他之上,不要命的打法更叫他苦不堪言。一片火海中,依落一眼就看到了那身白衣所在,衣服很多地方已经焦黑了,鬓发凌乱,应付吃力,显然不是对方那匹马的对手。不过,这火比她的厉害很多啊……依落心里戚戚然了一下,她用的最多的是风系魔法,木系用来养花养草,圣系用来治点小伤,唯独火系只有要吃饭了当个打火机使,毕竟平时还真没什么东西能让她实战的,要烧的可都是自家东西。

微瞥了旁边的银狐一眼,这个小家伙在她叫它闭嘴之后就一直很安静,现在只是看了看她,然后默默的跑远了。依落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突然觉得自己这么对一只狐狸似乎有些残忍,但还是没有改变主意。找准了时机,依落动用火系魔力加入了战斗,木和风只会助长对方的火势。

“依落,你没事吧?”听雪在依落加入的瞬间有些分神。“没事,”依落说着替听雪挡掉一簇火焰,这火烧的她都有些不适了,“这马是被,吸引过来的?”“嗯。”不再多说,两人合力向红马攻去。流火,也就是赤色骏马很焦躁,它和白祈从那里逃出来后,经过传送阵到达这片森林,本来白祈就为了救它受了很重的伤,可这两日,伤势却突然恶化,这才发现竟是中了毒。意外闻到冰玉雪莲的香气,它这才独自寻来,若不得,怕是白祈撑不到明天。

听雪适宜近身的战斗,无奈那火焰总是阻止他的行动;依落的体能实在不值一提,偏偏火焰还比不上对方厉害,两人陷入了苦战。突然依落挥手使出一堵风墙,将对方喷出的火焰悉数向来方吹去,流火顿时被自己迎面而来的烈焰所阻,攻击略有停顿。听雪趁机从正向全力一击,白色夹杂着金光的浑厚斗气以怒龙之姿冲开烈焰直冲流火而去,若是击中,只怕不死也得半残了。

流火想要躲避已是来不及,集中精力做出一面火盾,只待正面一击。与此同时,依落早已绕至流火背面,手持一支光锥,随着圣洁的白光向其脖颈处飞刺而去,这光锥是圣元素所凝成的实态,刺入后将陷入麻痹,并不会有直接的生命危险。她还是不习惯经自己的手让生物死亡,除非不是死在她跟前的,比如放把火直接烧了人家老巢什么的。

前后两方攻击,烟尘四起,巨大的爆破和撞击声后,倒在地上的却是另一匹乳白色的独角兽,依落看到它浑身散发的黑色气流,似乎是很厉害的毒,至于到底是什么毒,不好意思,她不是兽医也不懂毒药,能看出中毒就不错了。

空旷的原野上响起悲戚的嘶鸣,依落觉得这两天见到的兽们都很超乎自己的认知,难道这两只也是绝无仅有的珍贵兽兽?说起来灵之森里的植物也是外面没有的,还是她运气好,在一山洞里捡到一本书才认识的,不然什么冰玉雪莲,摆在她面前她也只能当它是朵比较奇葩的荷花,心情不好连看都不会看一眼。

“这个……是你,夫人?”思考了下措辞,依落小心翼翼的开口,毕竟这独角兽看上去要不行了,她穿越前很喜欢这些奇怪生物的,当然限于想象中,活的动物她只养过金鱼,剩下的要么养不活,要么嫌太麻烦懒得养。听雪扫了一眼姿势怪异的两匹马状生物,轻咳了一声,提醒道:“都是公的。”

于是依落瞬间囧了o(╯□╰)o,同性恋啊……而且目测还是跨种族恋爱,好劲爆……此时,独角兽白祈和红马流火正在生离死别的沟通中:“白祈,你不会有事的,不会的。”“流火,别犯傻了。”“我不会放弃的!”“唉,何必呢……”流火注视着两人,然后似乎选定了求情方向,因为依落看到听雪明显有些呆滞。

而后听雪主动说明了一下他听到的事,流火想要同听雪契约以换取白祈活着。根据听雪的故事描述,依落总结出以下几点:流火是只杂交兽,白祈是只纯种兽,两只兽都很珍贵,当然白祈更珍贵因为它会治伤。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白祈快死了,冰玉雪莲子才能救它,光靠花瓣还不行。

依落犹豫了一小下,剩下那粒莲子是给夕瑶留着的,就这么送出去太划不来。于是踮脚凑到听雪耳边说了几句。清甜柔软的气息喷在耳畔,嗅到对方身上的自然的清香,听雪的心神一阵恍惚,脸颊微微染上一抹红晕。“你喂它血,然后契约,剩下那颗雪莲子还是留给夕瑶吧。”听雪没有反对,估计这时候依落说什么他都没反应过来。

流火和白祈却犹豫了,流火愿意,白祈不愿,于是僵住了。“不如契约五年,白祈也可以呆在我们身边,不过要当坐骑。”依落提出了中和的办法,她自己也觉得让有思想的生物就终其一生呆在一人身边有些残忍,好吧,这丫就是个超级矛盾的人,说残忍也残忍,说善良也善良。

之后就是顺理成章的解毒,契约。两马被叫去好好养伤,半年后在翠明湖与灵之森边界处见,听雪依落继续在灵之森里晃荡。

听雪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询问:“依落,那只狐狸……”“我让它离开了。”依落显然不想就这个问题有所讨论,听雪于是也不再追问。依落面容沉静而淡漠,只要她不想,没有人能看透她的心,即便她总是期待着那个能看透她的人出现,仿佛茫茫世界中找不到另一个可以依赖的存在,心里总是孤独的。

银狐灵犀离开了,却并未走远,而是跑回自己居住的藏宝点,扒拉出了长年累月积攒的宝贝,之后隐匿了气息悄悄跟在依落两人身后,只在爪子上多了抹什么闪亮的器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