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姐妹

银狐灵犀

穿越姐妹 未蓼 2019 2013-07-29 11:12:39

  “咦?怎么没有别的东西来抢雪莲的?”全部收拾好的依落后知后觉,这才发现好像不对劲。“我也不清楚。”一直戒备着的听雪很无语,要不是他一直注意周围也不会那么容易被她塞下雪莲子。“哦。”依落把视线又投回银团子身上,大尾巴上已经斑秃了,确实丑的可以,伸出手指戳戳它的肚子,软软的,“这只狐狸怎么办?颜色倒是很稀少。”嗷 ̄什么叫稀少,小爷我是独一无二的银狐好不?真是没眼光!

依落郁闷了,她居然被一只狐狸给鄙视了?那小眼神绝对是鄙视没错吧!用力的戳戳,“喂,你的尾巴秃了。”她觉得这只狐狸肯定能听懂,现在才想起来刚才这狐狸还自称小爷的吧。“嗷!我英俊的尾巴!”团子放开头抱住了自己的尾巴,小爪子在秃毛处心疼的抚摸着,这下连听雪都惊讶了:“能听懂人话的狐狸?”

“团子,要不要?”晃着手里的雪莲花瓣,依落看着小狐狸忿忿的眼神,毫不犹豫的挑眉瞪回去,本小姐就是故意的,你能怎么着?狐狸恨恨的别过头,就在依落忍不住想笑出来的时候银光一闪,咬住了依落的手指,速度之快,让两人都没反应过来。鲜血滴落,雪莲香气四溢开去。而此时,一人一狐已然被柔和的光壁包围起来,听雪想叫依落离开此处却已经来不及。

冰玉雪莲的香气在摘下的一瞬不知为何收敛住了,而此时浓香四散开去,必然会引来抢夺者,唯一能庆幸的就是此处无人,否则,解毒之血可比单单一片花瓣令人垂涎多了,毕竟一个源源不断,另一个却是一次性的。

听雪持剑而立,警惕的扫视着四周,似乎依落的血液已经引来了不少觊觎的生物,却在一声嘶鸣过后归于沉寂,而他也在同时感受到了那声嘶鸣中的威严与压力。空气渐渐炎热,似乎空气中的水分都在一瞬间沸腾了起来,一匹赤色骏马悬空踏来,周身燃放着熊熊烈焰,充满了暴虐和强横的气息。一人一马对视着,听雪感觉自己的血液似乎也沸腾起来。

球形光幕中,依落和银狐对视着。“你居然是两系魔法师?!”银狐灵犀现在还是无法相信,本来是想收个仆人,结果却是自己变成了受制一方,它的心都伤透了好吗?自作孽不可活啊……灵犀心里的小人儿泪流满面。“呵,怎么?不想受制于人?那就去死啊。”说到最后,依落绝美容颜上那抹嘲讽的笑已然变作了不屑和冷然,她是很喜欢这只狐狸,但也只是当玩宠的喜欢而已,它在她心里什么都算不上。

“喂,我可是世间仅存的银狐诶!而且我还能找宝贝,必要的时候还能带你逃跑,你有什么不满的?”灵犀很无语,它这么珍贵的品种跟她契约,根本就是便宜她了,她有什么好气的?“这层光壁什么时候能消失?”依落淡淡道,她记得她当时流血了,那股浓郁的雪莲香味一定会招来危险的,而听雪还一个人在外面。

“等契约完成就会自然消失的。”灵犀唯一能安慰自己的就是自己当时没下死契,最多只要在她身边呆两年就可以了,它还是自由身啊。依落闻言便坐了下来,不再理会那只狐狸,兀自调息,她总觉得听雪一定是遇到危险了。

“喂,你别不理我啊?我们好歹要在一起呆两年,自我介绍一下呗,我叫灵犀,你叫什么?还有啊,我都是你仆人了,干脆就把花瓣给我吧?我的尾巴要靠自己长不知道要长多久才能恢复呢……”“你闭嘴行吗,出去之后你该去哪儿去哪儿,不要跟着我。”依落打断了自己脑海中喋喋不休的话语,如果说她开始确实想把小狐狸带着身边,现在就是要多厌恶就有多厌恶。

灵犀不再说话,它能感觉到依落对它浓浓的鄙夷和厌恶。可是它也觉得很委屈啊……本来想靠着圣系对于别系魔法的绝对压制当主人的,结果却是自己要听命于她两年,要知道它们银狐一族天赋是寻宝识宝,世上不知道有多少强者都在找寻它们的踪迹,可惜更多的人却不单单是为了宝贝,而是为了它们的圣系魔力:隐世家族群起而攻,将族人放净血液用以浸泡婴孩,只为了千万分之一成为圣系魔法师的可能。如今,银狐一脉只剩下它一只了,还是意外闯进这片森林才得以存活下来的,哪知道,它这个唯一,偏偏就碰到了另一个唯一呢!

依落很烦躁,非常烦躁;她也很生气,非常生气,生的是自己的气。虽然这次没事,但下次有人速度也这么快,她还能有这么好运气吗?魔力属性的压制?只有绝对的强悍才是真的,其他都不保险。她不想让灵犀跟着自己,一方面是它太惹眼,简直就是拉仇恨惹麻烦必备,另一方面就是她确实没那个能力保证自己的安全,何况她身上还不单单系着自己一人的命,所有慕容氏,一旦她意外死亡,无一人能幸存。这就是绝对忠心的由来。

在她闭着眼睛的时候,光幕开始暗淡下来,而依落的眼前浮现出一幅幅的画面:耗费大量天才地宝的阵法,残忍而血腥的屠杀,一个个血色的婴孩,被追赶和疗伤……灵犀过往近百年的孤独生命展现在依落面前,让她有些沉默了。她很佩服这样的生命,那种乐观和纯然的向上是她永远也无法拥有的,但这仍旧不足以让她带它走--某种意义上说,呆在灵之森,对这只世间绝无仅有的银狐而言更加安全。

乳白色的光壁渐渐变薄变的暗淡,最后化为一朵银中搀着血色的曼珠沙华印在依落的侧后颈上,白皙剔透的肌肤衬的它格外妖娆,随着花朵的隐匿,光壁也消失了。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依落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火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