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姐妹

终于离开

穿越姐妹 未蓼 2157 2013-07-29 11:12:39

  依落这几日都窝在床上,她总觉得那个简陋的装置实在是无法阻挡姨妈气息外泄的脚步,索性就呆在屋子里捯饬她的武器和别的什么。这几日也没多少人来找她,说起来以往也没多少人主动到她屋子这儿来,只不过现在更少--所有人都在做准备。

那把冰玉晶做成的小提琴被依落上了琴弦,其实她也没想到音色很不错,她了解构造,可不是真的会做琴,但还是成功了,也许,这就是穿越者的福利?摆好姿势,一首首在这个时代不曾出现过的乐音飘荡在空荡的房间,木系魔力随着音符缓缓流淌,仿佛奔腾不息的河,让做成家具摆件的死木都有了些生机与绿意。

“依落,娘叫你去试下衣服。”夕瑶在外面敲门,“而且马上要吃饭了。”“知道了。”收好琴,应了一声,依落出门向对面的院子走去。衣服是用她的头发织的,保命利器,可惜量不是很足,每次大概也就她、听雪、夕瑶各几件外罩罢了,至于其他人,暂时没有这福利,不过每回剩下的都织成了背心,每人一件,可以多分几个,保命也足矣。

“很漂亮。”依落看着衣襟腰带上繁复盛开的银色曼珠沙华赞叹。“这套衣服和你的发带很配。”夕瑶穿着青色绣有暗绿竹叶纹的衣装,也如此称赞。依落挑眉:“其实青色很适合你,黑色太老气了。”夕瑶嘿嘿笑了两声,不接话,她也知道自己不适合黑色,但就是喜欢,不过穿的也不多就是了。

这次夕瑶和依落的衣服都是男装,出尘清雅,为了符合两人在外的身份。至于听雪,他的衣服大多是白色,偶有黑色,不接受别的颜色。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依落还是没放弃她从现代带来的衣服,所以,她在不需要出门的时候,穿的还都是自个儿的衣服,夕瑶对她的行为表示了鄙视和小羡慕,不过倒也没有跟着这么穿,毕竟,她现在的身份可是土生土长的古代人。

离开的那天,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开始吧。”以往只能一人破阵而出的通道此刻站满了人,桃花纷纷而落,绝美下潜藏着杀机,依落照着石碑上的文字,念起了晦涩不明的咒语,大片的白光自她身上溢出,笼罩住了整片桃花林。“秘境图穷,幽冥转生。”随着最后一句话落,刹那间风起云涌,瞬间又归于沉寂。

慕容家的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轻松,而依落三人则是不然:听雪抚摸着自己的剑,简单而陈旧的剑变成了一把削铁如泥、金光隐现的软剑;夕瑶尝试着拉动弓弦,她发现这把弓可大可小、还可以自行以斗气凝箭;依落摆弄着手上的耳坠,这个哥特式的十字架似乎有个小空间,但是,总觉得它里面还有个被隔开的空间呢?

三人显然都很满意这份意料之外的礼物,就连依落也是迅速的将自己原本的耳坠取下一个,换上后兴致勃勃的把自己的东西扔到了空间里,美其名曰尝试一下效果。流火和白祈对于依落的行为表示没有看见--白祈已经和夕瑶签订了契约,而它们也偶尔能感受到那份血脉上的威压,每当涉及依落时才会出现,想必就是依落的契约者了。

“凌天管家,尔雅阿姨,我们走了。”依落礼貌的道别,她不容易跟人亲昵起来,特别是大人。此次离开的只有他们三人,其余人可自行选择,由凌天管家统一安排,之后他和尔雅再考虑是否出谷,夕瑶是这么说的:“我娘那是怕碰到我所谓的那个爹,凌天叔叔是为了想陪在我娘身边。”依落对此深以为然。

“瑶儿,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给大家添麻烦,知道吗?”尔雅拉着夕瑶的手嘱咐着,这些话她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但还是不放心,夕瑶从未离开过她身边,可她终究是长大了,不再是那个小娃娃了。“听雪,要照顾好依落和夕瑶。”凌天管家也嘱咐着听雪,但并没有很不舍的样子,他知道,这些孩子注定要在这片大陆上扬名。

听雪郑重的点头,凌天又转而交给依落一个卷轴:“主上,这是昨夜从祠堂中取出的。一路平安。”依落微笑点头,她从来都是惜命的人,何况,如今身上还背负了这么多条性命--圣系魔法师若非自然死亡,慕容家亦将走入消亡之路,无人可以幸免。

依落骑的是流火,听雪则是牵了一匹普通的马,当然也是日行千里的良驹,不过比起流火和白祈确实是普通了。一直到了桃林尽头才算是要出谷,横亘在三人面前的是一条宽阔无比、仿若镜面般的沉静的河,河间盛开着血色莲花。夕瑶扔了截树枝下去,却见树枝迅速的枯萎继而沉没了。

“以往他们都是怎么出谷的?”夕瑶先是惊讶,接着询问听雪。“那里。”听雪指了指隔壁的天险,“这河被称为静河,因为没有东西可以让它生出波澜,似乎是源于那道山崖。傲天他们出谷时都是往那山崖方向多爬几步,待河流变窄再一气越过。”依落手腕轻挑,一座藤蔓缠绕的桥梁迅速形成,却中途开始枯萎最终掉入河里。“咦?”依落不自觉的嘟了嘟粉唇,让看到的听雪一阵晃神。

“只能从上面绕了?”夕瑶唉声叹气,她也不是什么勤快的人。“不用。”依落说着率先动了,当然她是借用风之力,一路轻飘飘的“飞”了过去,“如果一次性过不来,可以踩那些。”纤细白皙的手指向了妖娆的红莲,“它们不会沉。”听雪御着斗气也向对岸而来,不过中途踏了一朵莲花。当白祈和流火也踏空而来时,还没从白祈身上下来的夕瑶又一次惊讶了一把,然后开始和白祈思维交流。依落则是将那匹普通马用风卷了过来。

站在银蝶谷的入口处,三人均是第一次看到整片山谷,两侧的悬崖峭壁露出窄小的口,迂回的缎带般的河流围绕住桃林阵法,而后便是满目无尽的森林,让依落听雪二人暗叹自己去的范围果然不足十之一二。“走吧。”深吸一口气,依落率先转身离开。这里很美、很安全,如若她有一天想要隐居于世间,她想,她一定会回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