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卿本佳人

收获

卿本佳人 我爱宜宝 1009 2012-12-16 00:11:48

  “喂!我挖完了,接下来怎么做?”林夏儿得意的对着树荫下正看的有味的青衣男子大声的问道,不是她不想喊他的名字,实在是她问了两遍,他根本就不搭理她,弄得她灰头土脸,自讨没趣。

男子头都没抬道:“再挖深点细点。”

“行!”你是老大,你说了算,她回应着,语气里好象还充满着欢愉,树荫下的人眸子里闪过一丝不解,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的林夏儿耸耸肩,她知道那边那个人是多么的不屑她心中那些感激,更不知为什么她的心为什么欢喜着。

她劳作的地方只有她一人,可是河对岸却偶然传来农人锄土时快乐的吆喝声,鸡儿、羊儿和牛儿发出的鸣叫声,反倒让她心里一片宁静,那些农人简单的生活正感染着她。

她的任劳任怨也为她自己争来了一些权益,比如放工后她争取到了去河里洗澡的权利,只是在与那个别扭的男子勾通时让她很郁闷,好象她的身上带着百年难遇的病毒似的,怕和她多说一句话,于是她向他也只是请示一下后就下到河里,他好象并没有反对,她自动当是他同意的,细细想来其实心里感觉他这个人除了不爱说话,还是很有人情味的,例如她说过晚上要起夜时,他的脸始终都是臭臭的,但当她真的半夜起来敲柴门时,门外还是会有个家丁样的人来帮她开门,带领并监视她上厕。

她发现她只能在柴房两米以内的地方走动,只要稍稍越过一点,立刻就会有一个孔武有力的家丁来阻止她,因此上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她对这个世界的了解,除了柴房,去劳作的那块地外,就是这两点之间必经的那条路,最熟悉的人就是天天看管他的那个青衣男子,不过他也不是总穿那件青衣,有时也换件淡紫色,不过好象穿来穿去也就是那两个颜色。

对于曾经做过公关部经理的她来说,最大的讽刺莫过于,天天都有他陪在身旁,却至今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她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变得,竟然可以做到在她面前,整天整天的不说一句话,而且她就是对着她说上一箩筐的话,也换不回他的一句话,好象她面对的是一个机器。

她不知道在这里到底过了多少日子,好在女人特有的生理期,她经历了两次,应该有两个多月了吧,想到这个,她就无比的怀念现代女人的卫生用品,方便、干净与舒爽,哪象那个哑太婆给她拿的那个草灰包,既不干净又不舒服,而且上山做工时顶在那里更不方便。她注意看那个冰山,当他看到她奇怪的赶路姿势时,脸有些不自然的红色。

每天的生活就是按照冰山的指示在那块地上劳作,先是种上了茄子,收获完茄子后,又种上冬瓜,现在冬瓜也成熟了,象一个个大胖小子似的躺在那里,惹人喜爱,她知道冰山又会安排她来采收冬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