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卿本佳人

经验

卿本佳人 我爱宜宝 994 2012-12-16 00:11:48

  “你意思是说她在劳作时没有牢骚满腹?而是心甘情愿的在做?”有意思!对玉风的汇报,玉烨略一迟疑,沉默片刻后端起那杯正冒着热气的茶,边品着边随意的问了一下。

“是!”风的回答永远干脆利落,不会多说一个字。

玉烨的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轻笑,是那个蠢胖猪学乖了还是说被吓傻了?可惜明天他要去京城了,不能看到那肥胖的肉球劳动的熊样了,“你好好监督她劳动,罗相飞鸽传书,我要去上都一趟。”

“是!属下明白。”玉风还是惜字如金。尽管他心下还在腹诽,济州大捷,皇上不是专门准了将军半年假,回乡祭奠父母,怎么还不过月余,罗臣相又有急事相召。

“雨雷电都不在,这里就交给你了,伊天原那个小人,倒是一刀自裁的干净,薛灵月那个贱人这么不禁事儿,还没怎么的,就疯掉了,留下这么个蠢笨的女儿倒比那两个老东西经事儿,别让她也自杀了,那就不好玩了,先就让那个养尊处优的活宝,先劳动劳动能自食其力再说。等她身体养壮了,再替她的父母好好的还债。”轻轻地吹了一口茶上面氲氤热气,他对着风轻描淡写的说道。

“是!属下告退!”风对着玉烨恭敬的鞠了一躬后,悄无声息的退下,虽然他心里不明白,令狄人闻风丧胆的铁血将军,对待部下却是威中带柔,怎么会对手无寸铁的伊家却独独残忍,为了掩人耳目,还让他这个先锋官亲自看压那位疯夫人和她的胖女儿。

但他不会在脸上流露半点,长期的军旅生活,让他只会无条件忠心的执行将军所有的命令,而且决不会问任何原因。

伴随着柴门打开的声音,林夏儿睁开了眼睛,从柴门里透出亮光,刺得她眼睛难受,她明白新的一天来临了。

昨天劳动了一天的身体还是很酸痛,但相对于当初醒来那一瞬间的酸痛,已经好了很多。

脸上和手上昨天没有遮挡的地方现在也感觉热辣辣的,应该是昨天皮肤晒伤了的表现。

但林夏儿没有在意,她在稻草堆里没有半点耽误,牙一咬迅速的爬了起来。

一样的路,一样的食物,一样的土地,林夏儿重复着同昨天一样的劳作,她总结了昨天的经验,不再一门心思的埋头苦干,也时不时停下去阴凉处喝些水,然后照着他教的样子抖动着身上的肥肉,努力的劳作起来。

只是被阳光晒到的皮肤上,昨日的红肿还没消,又被今日的太阳暴晒,出现了灼痛感,局部还有脱皮的现象,但她已经顾不到这些了,没再出现中暑现象,她已经感觉是万幸了。

她辛勤的劳作,让树荫下那扑克牌样的冷峻面孔并没有多大的改变,但是那瓦罐里总也喝不完的水,以及比昨天多出的几个饼子,让她的心里暖暖的,越加卖力的锄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