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卿本佳人

嫖妓

卿本佳人 我爱宜宝 1006 2012-12-16 00:11:48

  玉烨说着说着停顿了一下,母亲临死前的凄楚,犹在眼前,就是想忘记也忘不了,像一把尖刀直刺入他的心脏,只要心在跳,它都会提醒着他。

风对于他在军营里的种种差不多了如指掌,到现在他终于明白,作战可以身先士卒拼命的将军,原来只不过是想通过那样的疯狂作战而忘却心中的不堪,对于将军,他除了崇拜以外,还有了一丝心痛。

玉烨并没有去看风,他还沉浸在自己那段伤心的往事中,他接着对风讲着,“趁着这次济州狄人来犯,我军一股作气,破敌十万,并把他们击退几百里外,逼得狄王主动向我皇议和,签下了五年不侵犯和约,并岁岁向我朝进贡。”

“是啊!这一仗打的可真是畅快淋漓,狄军扰我边境有多少年了,这一回终于把他们赶到五百里外。”只要一想到那一仗,风的心里就别提有多爽了,对将军的智勇多谋由衷的佩服,也为是自己是将军的部下而自豪。虽然这一仗我军也损失也很多,那些可都是和他一起浴血奋战的好弟兄,可这一仗,能让我朝换来五年的和平,也算是功劳一件。

玉烨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难得的笑意,是那么的优雅从容,那个在边关指挥若定的将军又回来了,风的心里也顿时轻松了起来,语气里充满了崇敬道:“将军啊,我们几个营里的弟兄对将军可是佩服的五体投地,都说北狄人叫你玉面修罗的封号,最恰当不过了。”

玉烨没有接过他的话往下说去,自己再怎样努力,再打多少个胜仗,娘也看不到了,炫弟……

微微叹口气对有些还处在兴奋中的风道:“你还记得我们胜利后的那一夜,你们有几个营里的士兵跑到济州附近的车河县里逛窑子的事吗?”

还有些激动的风听到将军提起这事儿,立刻沉默了下来,并马上跪倒在地道:“将军,是有这回事,是末将督管不力,请将军责罚!”

将军自就任以来,治军特别严格,军中有规定,不许赌钱、逛窑子,违者军法处置,可是这些行役打仗的人,没有权势没有地位,更没有抱怨的权利,他们离别父母亲人,而随时准备着要去赴死亡盛宴,是多么的残酷与无柰。

餐风宿露的士兵们,有多少人因为生病和劳累倒下,又有多少人死在敌人的刀枪箭马下,前面的人倒下了,后面的战马跟着踏上去,鲜血混入泥土中,是一张张绝望的脸,他们中还有的根本就不知道女人是什么滋味,于是总有些士兵也会趁打仗间隙,或者战完之后,偷偷的跑到邻郡的花街柳巷子里寻欢作乐,风也知道些,他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的放了过去,不想将军也知道这事,还不知他会怎么处理他们,他们可都是拼了性命才换回今天的胜利的,他可不想他们因此而丢掉了性命,于是主动跪下来,为他们担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