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卿本佳人

回家

卿本佳人 我爱宜宝 969 2012-12-16 00:11:48

  “小点点,我要上岸了,你把我那套干净的衣服叼来!”伺养宠物,对她早已不陌生,前世她连藏獒都养过,它们不过是显示她身份的另一张名片,她和动物从没有这样亲密无间过,她把它真正的当成了朋友。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再洗下去,她的皮肤就要被她洗烂了,她虽不情愿的但还是对着岸上的那只狗喊道。

小点点对它的救命恩人指令领会很快,屁颠屁颠地叼着她的那套干净的衣服朝她跑来,两人的配合天衣无缝。

林夏儿上岸后赶紧换好衣服,用脸帖着小点点的嘴,嗜着嘴做了一个亲热的‘啵’,惹得小点点更是‘汪汪汪’的围着它欢快的又唱又跳。

夜幕低垂,远处的那座冰山自动走到她的前面,她知道,他是在催促她回家。

深深呼吸一口大地清香自由的空气,她留恋的往对岸看了一眼,岸那边有个和她穿同样样式衣服的一个妇人,从不经意间到现在,她已经形成了习惯,总会在离开时习惯的往对岸看一眼,这个熟悉的陌生人,总是在黄昏这个时节,如雕像般的向远处眺望着的身影,成了一道固定的风景,她就象是踩着点样的站在同样的那个地方,她定是在等候她晚归的丈夫吧。

她突然觉得这个妇人好幸福,被她等候的那个男人也是幸福的,农作的日子是辛劳的,她从河这头可以清楚的看到河对岸的农人们沐着晚霞的余辉,扛着锄头赶着牛羊家禽回圈里,远处的农舍炊烟袅袅升起,村子里一派平和、安谧和甜美,茅舍里有一位贤惠的农妇点一盏明黄的烛火,等待着归来的农人,这样的生活虽然平淡,现在想来她错过了多少和宇能这样相处的日子。

这位妇人的丈夫可能去的地方较远,他比别的农人要回来的晚一些,因此上她等的时间要长一些,可不管怎样,她都是有希望的,想到这儿,她不由悲从心来,她的宇,永远都等不到了!

刚刚逗着点点有些活泼的林夏儿,此刻的心情立刻阴霾了下来,她竟然不知道为何而活着,一点希望都没有,这才是对她最严酷的惩罚,浑浑噩噩的活着,却不知道你努力的奋斗着,未来的目标在那里。

前面的冰山皱了皱眉头,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这个女人可以立刻从欢愉瞬间降下到低谷,只是一刹那而已,这样的情绪变化落差也太大了,真是个让人看不明白的疯丫头。

一想到她的沉默,不再与那只丑丑的狗嘀嘀咕咕了,不知为什么,他的心情也低落起来,这个被将军惩罚的胖女人,不知何时,竟也能左右他的情绪了,是不是监督她的日子太久了,太闷了,他竟然乐于看到她与那只小狗快乐的唠叨,烦闷的甩了一下衣袖,闷头向前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