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卿本佳人

真的不想回家

卿本佳人 我爱宜宝 996 2012-12-16 00:11:48

  游泳加劳动,她那身肥肥的赘肉,不知何时起已经清减了不少,那两身他们给她准备的衣服,现在穿在身上跟披了一件床单一样。

她的脚步也轻快了不少,平时里收工回来,她都是和点点追追赶赶打闹着,反正前面的冰山也不会说什么,林夏儿知道,别看这个男人整天跟个闷葫芦似的,其实心地其实蛮好的,还算是很优待她这个奴隶,没有粗暴的鞭打她,也没有什么语言暴力。

可是今天不知为什么,看到了对岸经久不变的那道风景后,她的心里一下子就感觉不是滋味,胸臆间满是涩涩的苦味,晚归的农人还有他亲密的爱人等待着他归来,而她呢,依旧还要回到那个空空的柴房里,没有等待她的人一声温暖的问候,没有一盏为守候她而点亮的油灯,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不管她的有多虔诚的改造自己,从灵魂到肉体,可她的宇永远都不会回来了,他的消失就是对她最好的报复。

一股怅然若失的空洞一寸寸的将她淹没,悲戚感油然而生,她悲哀的发现,她活着其实就是一具行尸走肉!

可就是这样,她也没有资格再次剥夺这具身体的生命,因为前面那个人把她看的死死的,那个酷似宇的人对这个身体恨之入骨,说过要她生不如死的活着。

生不如死的滋味,她现在是算是真正的尝到了,在烈日下的辛勤劳作看来还是上天对她的眷顾,只有在这种强劳动过程中,她才可以暂时遗忘过这些种种的不堪。

她既期待又害怕宇夜夜入她的梦中,梦里与他抵死的缠绵,让想念宇的心是那样的迫切,她害怕自己会在这日复一日的思念中崩溃。

想到这儿,她更害怕回到那黑漆漆的柴房里,数着自己心跳的声音入眠。

“喂!地里的冬瓜都熟了,万一夜里被人偷去了,可就白种了,不如今晚我把它们都收了吧!”林夏儿冲着前面两米处伟岸的身影喊道。

身旁的点点象是在给她助威似的,也跟着汪汪的叫了几声。

冰山的身子微微的晃动了一下,他能清晰的感受到来自旁边树林里那熟悉的萧杀之气,刚刚生起的同情之心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他冷声道:“不行!”

林夏儿没有再反驳,她知道冰山如果首肯的话,他不会说出来,他会停下脚步,转身向地里走去的,这次他那么快的阻止她,说明这提议他断不会同意的。

“回就回,有什么了不起,等明早冬瓜全被偷走了才好。”林夏儿不满的对着小点点小声的嘟哝一句。

夜幕早已垂下,空中不知何时缀满了亮晶晶的星星,如宝石般闪着璀璨的光辉,河风徐徐地吹来,让她冷不丁的打了个冷颤,天气真的有些转凉了。

不知她的睡眠条件可否能改善,会不会增加一条薄被?每天钻进毛茸茸的稻草里的滋味真不好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