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卿本佳人

流浪的生活

卿本佳人 我爱宜宝 1024 2012-12-16 00:11:48

  玉烨说完,无意抬头看了一下天空,皎洁的月亮不知何时被云层遮住,只有淡淡光晕透过云层,就如他此刻淡淡地哀愁,如青烟袅袅般的萦上他的心头,挥之不去。

“娘带着我和炫弟一直向北走,途经信州时,娘让我在街边看着弟弟,她去当铺当首饰,一个耍猴的人带着两只小猴走了过来当街表演,我禁不住那锣鼓喧天的热闹,不知不觉的走进了人群里看,等散场后,哪里还有炫弟的身影,我喊破了嗓子,都再没找到他。”他的眼睛湿润了,只要想起是他丢了弟弟,就是他心里最大的痛。

风的眼里也湿润了,原来将军也有一段伤心的往事。

玉烨停顿一下后接着道:“娘当了东西回来后,见我把弟弟弄丢了,她当时急得不行,拉起我就满大街的找了起来,街上看热闹的都走了,谁还会注意一个两三岁的小孩?娘疯了似的带着我走遍了信州的大街小巷,却再也找不到炫弟,她劈头盖脸的把我好一顿骂。骂完之后,她又抱着我痛哭不已,就从那天起,娘的精神就不太好了。

我们继续向北走着,不知道娘要把我带到哪里,娘的东西都当完了,没钱的时候,娘清醒着就做些绣工女红什么的换钱,如果不清醒,我就去乞讨,有一餐没一顿的,娘的精神越来越不好,嘴里还常常念叨着炫弟,念叨着离开。

就在那几年,我突然感觉我长大了,我小心地陪着我娘,一路安慰照顾她,可是娘的病情却是越来越重,她有时糊涂的连我都不认识了,就这样我们竟然行了一千多里路,竟然走到了济州,再过去就是北狄了。

就在济州城外的一个乱坟岗里,穷病交加的娘口喊着爹的名字永远的离开了人世,真是好笑,她到死都不能忘记我爹。爹却早把她忘的一干二净了。

那年我已经十岁了,就在乱坟岗上,我亲手把我娘葬在那里后,不知为什么,那时我没有流泪,甚至还残忍的想,她就这样去了另一个世界,对她来说可能还是件好事,那个地方,没有了爹的薄情,没有这样的颠沛流离。

埋葬了我娘之后,我就去济州的兵营里,投到罗将军的麾下,一呆就是十二年。

在罗将军的麾下,我拼了命的操练,作战时我总是一门心思往前冲,不是我故意这么勇敢,只要在战场上我就会把对爹的恨和对娘的痛,还有丢失炫弟的歉疚,在那样的时刻里都发泄了出来,在那疯狂的搏击中,我仿佛把一切都忘记了,很久很久都不敢去想宣州的事。

没想到这样,倒引得校尉罗海的赏识,他把自己一身的功夫都倾囊相授于我,后又得到罗将军的引荐,阴差阳错的成了将军。

从我坐上将军的位后,我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总有一个声音在我的耳边念着,回宣州去,回宣州去,要向爹为娘讨个公道,他不能这样始乱终弃,让娘过得这样悲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