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卿本佳人

炫弟

卿本佳人 我爱宜宝 1069 2012-12-16 00:11:48

  玉烨的衣袖轻轻一拂,跪在地上的风就感觉有一道劲风把他托起,一个趔趄竟站了起来,心下打鼓,不知将军这是什么意思?

风的心里正在彷彷间,将军说话了:“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说完深深的叹了口气接着道:“他们的所有作为我都知道,阿风,我和你一样,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哪里会责备于你?这些兵士抛家别子,背井离乡,长年驻守在这苦寒之地,随时都有战死的可能,只要他们做的不是过份,我也都装着没看见。可是阿风,你还记得在济州大捷后,我曾经处死过几个老兵油子吗?”

这件事风知道,将军在济州大捷后,曾以聚众闹事,滋事扰民的罪状,当众军法处死了几个老兵,这件事后,也没人敢再悄悄地溜到邻近的府郡里去放纵,这也让风大大的松了口气。只是不知道为何将军会提起这件事?他疑惑的看了看将军,将军的脸在淡淡地月色下,只是模糊一片,根本就看不真切。

“其实本来也没什么,只是那天那几个老兵油子从外面回来后,他们还意犹未尽,又悄悄地买了些酒菜在兵营外的一个洼地里继续狂欢,不巧那天我正好在那里散步,听到他们满嘴污言秽语,说着车河县里的乐事,本来我想绕道走开的,可是他们的声音太大,不时的飘到我的耳朵里,想不听都不行,我听了个大概,他们去时,车河的妓院什么万花楼醉月仙居什么的已经满了,于是万般无奈下,去了小倌馆,他们说着那些玩弄小倌的下流话,其中提到一个耳后有字的十七八岁的小倌,玩的真是消魂,直到那个小倌被玩的昏迷不醒,他们才离开。”

不知为什么,风听到这里,心里徒然的很心惊,也莫名的很心慌,他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将军,将军浑身散发出的冷冽的杀气,如战场修罗般,他感到冷的发颤。

就在他心下惶惶间,玉烨的声音再次传来,平静而又寒冷,“我听到后,心里莫名的惊慌,炫弟的耳后有一颗黑痣,如果能够活到今天,也应该有十八岁,我怀着即害怕又心疼的心情亲自到车河去了一趟。悄悄地到了那个倌馆,见到了那个还在昏迷的男子,虽然对炫弟的记忆还停留在他两岁时丢失的印象,可是他那与爹相似的面容,和耳后那颗圆圆的黑痣却深深地刺痛了我的眼睛。

那晚我一个人蒙面踏平了那个倌馆,把里面的包括老鸨和打手在内所有人都杀死了,把炫弟救到一个济州一个干净的客栈里。并快马加鞭的请你的师傅鬼见愁来兵营,来为炫弟诊治。”

风听得越来越胆战心惊,开始他的那个不好的预感竟然变成了事实,我记得那时济州胜利,师傅来了,师傅只说采药路过这里,专门是看看他的,他高兴的不得了,还声声挽留他多呆些时日,师傅也就笑着应允了,师傅总是早出晚归,也不让他陪着,还常听到从师傅嘴里发出的长吁短叹,现在他明白为什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