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卿本佳人

对峙

卿本佳人 我爱宜宝 969 2012-12-16 00:11:48

  醉红楼?!”带着点磁性的声音还是那么动听,可是林夏儿已经顾不欣赏了,她被他的话吓倒了,刚来时那被人凌辱过后的伤痛,又惊现在眼前,他口中的醉红楼,只一听名字就知道是个风月场所的名字。

看到她的惊讶,他笑了:“是啊,醉红楼,宣州最大的妓馆,你爹不是常去那里,那里的头牌花魁柳丝可是你爹的老相好呢!”

“不!”她尖叫了起来,这不是她最后想要的结果,她不要用这样的方式来为宇赎罪,她宁愿天天为他锄地。

“你连做梦都在的男人,真是你爹你娘的好女儿,连品性都是一模一样,放在这里还真是屈了你。你娘……”

“不!不!不是这样的,我宁愿天天都去锄地!”林夏儿打断了他话,再一次大声的阻止他,最大不过头点地,她已经没有了恐惧。

到底也是在职场那人蛇混杂的地方混了很多日子,她什么没看到过,她算是想明白了,她一个也就十七八岁的大姑娘能与这个男人有多大的仇恨?他恨的是其实是她这个身体的爹娘,人说冤有头债有主,他找她的爹娘去呀,老抓着她不放干嘛呀,他也真太不是男人了!

“这可由不得你想不去就不去的,这就是你的命!”正在为这个身体鸣不平,那个低醇的声音又适时的响起来。

虽然语气是这样不紧不慢,可是听到林夏儿的耳里却是寒冷无比,也激起了她的怒气:“凭什么,你恨我的爹娘,却拿我出什么气,真不是男人!”

“我不是男人?”林夏儿的话成功的激起了他的怒气,看向林夏儿的眼睛有怒焰翻滚,似乎要将一切燃烧殆尽。

这样的眼神如同一个嗜血的野兽,林夏儿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怯意,她干了什么?竟然让这个男人狂怒不已,她只能说他不是个君子,怎能说他不是个男人?

“我是说你不……不是个君子,真正的男人……是恩怨分明,绝……绝不会伤及无辜!”夏儿有些气短的解释着,话也有些结结巴巴,玉烨没有再开口,深邃的眸子里,泛着暗沉的光芒,寒如冰雪。浑身上下凌厉锋芒隐现,散发着冷寒锋锐的气势,看的林夏儿心惊胆战,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很危险。

酷似宇的男子不知何时将手里蜡烛已放在地上,那烛火由地底升起,把他们的身影都投到了房顶,烛火摇曳,让他们看起来都有些朦朦胧胧,两人就这样对峙着。

这个蠢女人是什么时候竟然有胆量回嘴,这是他所没料到的,看她的眼神充满着讥诮还有一缕疑惑。

林夏儿到底也是从二十一世纪来的人,而且好歹还是个从集团的下层慢慢地混上了决策层的人,很快就调整好自己,从最初的惊惧恢复到镇定,当然她也看到他的眼里的玩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