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卿本佳人

花柳病

卿本佳人 我爱宜宝 1025 2012-12-16 00:11:48

  嘴里的酒很辛辣,呛的林夏儿的眼泪都差点出来了,赶紧往嘴里塞了口菜,并顺手再夹了一块肉喂到郑屠夫的嘴里,美的那郑屠夫嚼的满嘴直冒油沫子,那副尊容,让林夏儿恶心的想吐,但她忽略这一切,强颜着欢笑,应酬着他。

一旁的钱妈妈看着林夏儿轻车熟路的,就象以前就干过的,于是放心的离开了。

三杯酒下肚,林夏儿感到全身燥热麻痒起来,她不由伸手抓起来,不多会儿,她的手上就挠起了很多的红疙瘩红斑点的,林夏儿心下庆幸起来,这个身体和原来的她一样,也是对酒精过敏,于是再转向向脸上更加越挠越有劲儿。

不多会儿,她凡是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都布满了大块大块的红疙瘩红斑点什么的,那郑屠夫再眼拙,再被她的甜言蜜语迷惑,也看出了眼前的女人很大的不对劲儿,立刻放下放在肩头的手,象避瘟疫似的闪过一旁,冲出房门厉声嚷道:“钱妈妈,你也太不仗义了,我好歹也是花了三十两银子,你不能这么坑我呀,我不挑剔这里的姑娘是美是丑,但也不能找个得了这么种花柳病的人来陪我呀,不行,你得给我退钱。”

他这一嚷嚷,引得外面聚了一堆的人,其中最尴尬的是离开这里不到一会的钱妈妈,她忙上前拉着余怒未消的郑屠夫劝解道:“瞧郑说的,您要是不喜欢那个姑娘,这里还有很多不错的姑娘,您大人大量不要计较,来来来,这里还有很的姑娘,妈妈再给你选一个。翠儿,翠儿快来,侍候郑大爷。”

边说边推着郑屠夫进了另一个房间,外面的看热闹的人也散了,林夏儿悠哉悠哉翘着二郎腿啃着一个大鸡腿,听着外面的闹腾声渐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她不知道,屋顶上有一个着青衫的男子把里面的情形看的一清二楚,她那得意劲儿一目了然全收到他的眼底,两眼在疙疙瘩瘩的脸上放出熠熠生辉,若朝华,似星辉,还有一丝狡黠,看的他心中怦然一动,看着她轻而易举的从那个色迷迷的男人手中逃脱,他的嘴角也不由露出一丝笑意,虽然这让将军有些失望,可他却心里踏实了许多,抬头看着天空中一轮皎洁的明月,小心翼翼地盖好瓦片,转身向黑暗深处飞越而去,身影消失在远方,不留丝毫痕迹。

“说!你这身皮肤病是怎么回事儿?”等钱妈妈气的不轻的站在林夏儿面前劈头盖脸的质问着。

林夏儿已经顶着一身的红疙瘩战战兢兢地站在她的面前,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妈妈,本来我想着要告诉你实情的,可是你今天又没给我说话的机会。”。

一听这话,钱妈妈不乐意了:“你这丫头片子还怪到我头上来了?”

“不是的!不是的!”林夏儿的脸上出现心慌的表情,可怜兮兮道:“钱妈妈你千万不要生气,也千万别不要我呀,我都已经被他们卖了好几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