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卿本佳人

林夏儿痛诉家史

卿本佳人 我爱宜宝 1081 2012-12-16 00:11:48

  一听林夏儿闪烁其辞的话,那钱妈妈是气得脸红一阵白一阵,胸口闷的不行,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人,竟被这丫头给忽悠了,她今年是烧的什么香呀,惹到这么一个刺儿头,才来一天,好吃好喝的供着她,她倒好,差点就把她的生意给砸了,这么重的花柳病还放出来,这消息一传出去,谁还敢来她的醉红楼呀,她真是倒了大霉!

伸出的手就在要扇到林夏儿时,她突然停住了,那一脸恐怖的疙瘩红斑的,摸在她的手上,她还赚脏了自己的手,这个样子,她能按那个男人所交待的,让她去按客吗?!那还不如趁早关门大吉!脚一跺,她愤愤的坐在了板凳上,瞪着林夏儿,她一时还无可奈何!

偏林夏儿还不识好歹,悄悄用眼瞟了瞟正气的喘着粗气的妈妈道:“妈妈,墨黛也是想好好的替妈妈分忧,早日把妈妈的损失补回来,因此上一来就想上工,可是只怪我这身子不中用,不但不能替妈妈分忧,反而被那郑爷一闹,影响了整个醉红楼的生意,墨黛甚是惶恐不安,只是墨黛一事不明,就墨黛这样的资质,妈妈怎会上当,花了一百两银子?妈妈您是不是着了别人的道呀?”

钱妈妈一听,这丫头也不傻呀,说的话还句句在理,疑狐的看了看她,脑中闪出那个誓言要让她不好过的冷峻男人,到底是阅人无数,沉思片刻便冷静下来,问道:“墨黛姑娘,你到底是哪里人?”

“宣州乡下人!”林夏儿庆幸白天从一个姑娘的口中听到说,这里是宣州,于是信口胡诌道。

“宣州哪个县郡乡下?”

这些林夏儿胡诌不出来了,她来这么久,跟个睁眼瞎子似的,她哪能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她还想知道这个身体到底是哪个地方的人呢!于是吱唔着:“我……”脑门都冒汗了,她也没能再多诌出两个字来,于是索性闭上了嘴巴。

“你不是我们宣州人吧,只一听你说话,就觉得怪怪地,我就知道你不是本地人,果然答不上来!老实告诉我,你是什么来历?”钱妈妈的证据突然尖锐起来。

林夏儿心下腹诽道,你老的眼光真毒,我非但不是宣州人,我还不是你们这个时空的人呢,但我能说吗?我要说出来,我是从另一个时空来的,寄住在这个身体里,你还不赶紧的请来道士驱鬼?

心里虽然这么想,嘴里却恭维道:“妈妈真是好眼力,我的确不是宣州人,其实我是哪里人,我自己也不知道,打我自小懂事起,我就和我爹娘和一个哥哥生活在一山里,整座大山就只有我们一户人家,爹爹每日出门去打猎,娘亲就在附近荒山里开点田土,种些粮食果蔬,虽然风吹雨打的,但也能温饱一家人。娘告诉我,从我太爷爷那时起,就单家独户的住在山里头,后来太爷爷打猎时被大虫咬得血肉模糊,悲惨的死去,后来我爷爷下山去了,但不久又带着我奶奶重新上山独居,爷爷也是被大虫咬死的,据说我奶奶曾带着我爹下住过段时日,后来却也带着我娘、哥哥和我上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