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卿本佳人

比镇定

卿本佳人 我爱宜宝 990 2012-12-16 00:11:48

  看到她根本就无视他的存在,他的脸上有些不悦,他一直就不明白了,同样在妓馆,为什么将军的弟弟就会过的那么惨,而她却过得这么如鱼得水。

那钱妈妈当面答应的好好的,说一定不让她有好日子过,可是,现在看看她都是过的什么日子,她已经不知不觉中成了醉红楼的主心骨了,所有的人对她都是敬畏有加,就连钱妈妈也是对她嘘寒问暖的,看她忙的没什么时间吃饭,她甚至亲自到厨房交待,给忙忙碌碌的她炖补品,她究竟有什么魔力,让她身边的人都能对她又敬又畏?

心中气恼钱妈妈对他的话阳奉阴违,却又庆幸她的能自我脱困,想到将军临走时的交待和将军成长过程所受的苦,他对这个仇人之女恨的咬牙切齿,可是越是每日面对着这个简约淡定的她,看到她能下得田地劳动,又能在醉红楼想出这么多的花样,为自己的未来打算,他的心里不是不震憾,每日里心里都在矛盾中煎熬。

他也不知道他今天到底跑到这里来是干什么来,他宁愿将军安排他到战场,去痛痛快快的和北狄人杀他个三百回,也好过留在这个烟花之地执行的这个命令来的好,他甚至都怪自己平日自己干什么总是个闷葫芦,让将军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他,而不是雨雷电他们三个,这日子过的真是别去憋屈,而日日面对着这样充满活力的她,看守她的时间越久,他越矛盾,不由眉着紧锁起来。

林夏儿是打算要上床睡觉的,可是屋子里有一个大男人就站在她的床边,饶是再无所谓,还是觉得怪怪的,看着油灯下他矛盾纠结的表情,再加上他混身散发出的冷气,这个点上,春红和春兰一时半会也不会回来,她不由气不打一处来,好容易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这个冰山却杵在这里,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喂!我说冰山,你屈尊大驾到这里究竟有什么事?如果没事的话,麻烦你老人家移步出去,我要睡觉了!”林夏儿不由提高音量,没好气的对他低吼道,让她更郁闷的是,这个世界和她相处最久的人,她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那个纹丝不动的身躯还是屹立在她的床边,早让她那瞌睡虫不知跑到哪里去了。看来,他还真和她耗上了,不过和冰山比静坐,她还真不是他的对手,那时在山上劳作,她就是十句话,还换不回他两个字。

她的耐性有限,对着那个雕像哀求道:“我说冰山大爷,你行行好,你总得吱个声,你这样子,简直让我不能呼吸,不如你一刀杀了我算了。行,你厉害!你不走是吧,我走。”她气呼呼的从床上站起来,恨恨的从他身边向门边走去,走过去时,她故意狠狠地撞了一下他的肩膀,能与他平视后,那种让她压抑感消失了不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