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卿本佳人

她的客人

卿本佳人 我爱宜宝 1031 2012-12-16 00:11:48

  往来时的路走过去,经过一个月亮门,就看到一个稍大的院子,来的时候还不觉得,这里的环境还真不错,有点苏州园林的意味,碎石铺就的小径,踌过小塘的拱形木桥,池塘里种很多的荷花,密密的荷叶中,不时亭亭玉立着或粉或白的荷花,环绕在池塘边的垂柳,小径旁那些红的、黄的、紫的、蓝的花,让林夏儿的心也变得柔软起来。

她有些激动的三步并作两步的朝小桥走去,不提防两个凶神恶煞的彪形大汉拦住了她的去路:“站住!不准在这儿乱逛!”

“这路不是人走的吗?”林夏儿妈郁闷,来到这个世界才刚刚看到一个环境好点的地方,谁知这点自由马上就被人剥夺了,心下也来气,语气不悦反驳道。

“是人走的,但不是你这样的下人可以随意来溜达的,赶紧的滚蛋!”两人有些不耐烦的朝她挥手,仿佛那巨大的手掌随时都会落在她的头上,这些人都是惹不起的,赶紧的闪人吧。

沿着来时路,她又回到开始的那间弥漫着潮气的屋子里,但是心里坦然了许多,这具身体再不堪的**她都经历过,否极泰来,她相信她能处理好这一切的。

当她住的院子里一片黑暗时,前面的院子里却是红灯高照,春红把她带到一个酒肉飘香灯火通明的房间,她有些鄙视自己,都是这些天饥的,只要是吃的东西就特别的敏感。

“墨黛。”钱妈妈特有的带着热情的呼声让林夏儿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抬头四周一望,春红不知何时已经退出了这间房,在一桌还算丰盛的酒桌前,钱妈妈正陪着一个长得黝黑且肥头大耳的男人坐在那里,那位钱妈妈用还带着慈爱的目光看着她。

“墨黛?!”林夏儿睁大了眼睛,用手指了指自己。

“是啊,这位是城东的宰肉的郑屠夫,就喜欢我们墨黛这样的,珠圆玉润型的。”钱妈妈打着哈哈道。

那个什么郑屠夫立马色迷迷地过来拉起林夏儿的手接着道:“钱妈妈说的对,我一看就喜欢上这墨黛姑娘,瞧这身子,肥嘟嘟的,摸起来就是软和,妈妈那里的姑娘看起来娇滴滴的,但个个摸起来跟个骨头架子似的,硌人!”

只愣了一秒钟而已,林夏儿自来熟地反手过来,轻揽一下那郑屠夫的肩膀,嗲声嗲气说:“大爷,您真是好眼光,我墨黛可是这里的黑珍珠,来郑爷,为我们今天有缘的相识干一杯。”

说完,巧妙的把手从那只熊掌中抽出来,走到桌边拿起酒壶一股作气连倒了三杯酒,分别拿给钱妈妈和郑屠夫,最后自己也拿了一杯微笑着对他们说:“首先这第一杯,我要感谢钱妈妈给我找了这么好的郑爷,让我墨黛也能像那些姐妹们一样,享受这男欢女爱的快活。”

林夏儿的一系列动作把钱妈妈惊的一跳,这个女人不简单,看来还是个欢场老手,旁边的郑屠夫乐得眉飞色舞,一口气喝干了这杯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