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卿本佳人

苦逼的学习生活

卿本佳人 我爱宜宝 1050 2012-12-16 00:11:48

  见钱妈妈盯着她半天不说话,林夏儿有些奇怪的问道:“妈妈?你在想什么呢,是不是在考虑把我赶走?”

“啊?哪里哪里,我感谢还来不及,哪里会埋怨于你,快别说走的话,你就安心的住在这里吧,看看房里还缺什么没,我这就叫人给你准备着。”边说边退出了林夏儿的房。

什么人呀,翻脸比翻书都还快!

不过从那天后,林夏儿的日子过的却是很悠闲自在,睡觉睡到自然醒,还有人好吃好喝的伺候着,那间和春红她们挤在一起的小屋,她再也没有回去住过,貌似也没有人反对她住在这里,而她住在这里,也很少有人来打搅她。

冰山倒也来过几次,都是在这间屋子里,从那次对林夏儿说了一通后,他的话就更少了,但却在沉默中默许了林夏儿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居所,他如幽灵般的来去匆匆,来时也总是默默地静坐在椅子上听着她弹奏古琴,而每次来,专注的林夏儿从来也没注意到,他是在什么时候走的。

也许是这个身体上的音乐细胞作祟,原本她只是想提高自己的素养,以求配得起将军学的琴,而自从她触摸到琴后,她就对这个琴有点爱不释手的味道。

不长的时间里她就学会了《广陵散》《关山月》《高山流水》后,先生也就再也不肯来教她了,还说就她的资质,已经超过当年的薛灵月,于是直接丢给她《酒狂》《潇湘水云》《阳关三叠》《梅花三弄》《幽兰》《平沙落雁》几首据说当今很难的古曲之后再也不管她了。

对着古代的琴谱,她细细地研读,竟然很快就学会了那些曲子。

相对于每次触摸古琴时,那琴心合一的融洽,她学起书画来,她的笨拙在整个醉红楼传为笑谈,每次习完,弄得一身的墨汁,连钱妈妈都说她只有写字作画时,才是名副其实的墨黛,才不会辜负她名字里的墨字,惹得大家哄堂大笑!

林夏儿也觉得那只毛笔尖软溜溜的,总也把握不好力度,这种力不从心的感觉让她觉得气馁,那张被墨汁染黑的手脸,连那千年不化的冰山脸上都显出了一丝难得的笑意,气得林夏儿对他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心中恨道,我还不信我写不了这几个字!

决心是坚定的,愿望是美好,可现实是残酷的,当林夏儿能把这些笔画繁多的字基本全部认下来后,她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最好的表现是能歪歪斜斜的没有错别字的写出一首诗来。

画画的学习就基本上放弃了,这古代人的画画怎么光是用墨,深的浅的,她画下来,最后都变成一纸的墨了,无画可言,倒象是给纸染色。

将军不在,冰山对她的监管也就轻松了许多。当然她对醉红楼的贡献可不少,她的脑袋里藏着钱妈妈永远都想不到的千奇百怪的点子,醉红楼的热闹让周围几家妓馆更显得冷清,赚的钱妈妈每天都眉开眼笑的。于是她学习这些之余,还能让春红陪着她到宣州的大街小巷里转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