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卿本佳人

冰山融化

卿本佳人 我爱宜宝 1034 2012-12-16 00:11:48

  如果风没有记错,他第一次见到林夏儿时,她扭动着肥胖地身躯,追着将军跑了宣州几条街,最后跟着他们来到醉红楼,那里曾是将军家老宅的地址。

当日,伊绿衣对着醉红楼三个字大声的读‘西工木’,惹得一向沉稳的将军,都不禁咳笑出了声,他也第一次见到这么白痴的人,还敢在人前大声的读出来,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

伊绿衣的随从见有人敢当面嘲笑自家小姐,抡起拳头就要打他们,将军和他懒得理她,转身就走,那丫头却不依不绕,还是执着的跟在他们后面,这才发生了这以后的很多故事。

“这些字认起来又不难,写起来才难。”林夏儿有些牢骚的话,把风的思绪从回忆中拉了回来,从她在醉红楼来的表现,他其实也知道,她是一切从头开始,在这里学习的这些字的读写,只是让他惊叹的是,她竟能在短短的时间里,学会这么多技能,虽然写与画很差强人意,可她的琴却弹的极好,在这方面她的天份极高,他听到这里先生的弹奏,已经不能及她的一半,而且最大的变化是她的本人,他不知道,她何时已经变得这么美,虽与那个薛灵月有七分相似,却比她更有灵气,他已经分不清,在柴房里懦弱的苦苦哀求的她,在土地上辛勤劳作的她,在先生那里勤奋学习的她,能轻松自如学习的她,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她?可是有一点,他知道,他早就开始怜惜她了,他不忍心她吃苦,他甚至起给她帮助,在将军不在这里的日子,他甚至希望她能快乐,在寂静的夜里,她的琴声会萦绕在他的耳边,他想,如果将军能看到现在的她,他的仇恨还会这么深吗?

发完牢骚的林夏儿见冰山依旧忤在那里冥想,她无所谓的又低头看自己的书了。却没想到冰山走过来,在她旁边的板凳上坐下来,用清淡的语气道:“那是你拿笔的姿势不对,来,我教你!”

冰山沉静的话语,刚中带柔,却把林夏儿惊的把手中的书掉在地上都不知,这是她接触了这么久的冰山吗,他说什么!她没有听错,他要亲自教她!

这当口,风已经在她面前的桌子上铺好了宣纸,准备停当笔墨,无视她的惊奇,抓起她的右手,从握笔的姿势,力度,一一手把手的教起来,怪不得她总也掌握不好要领,涂的满纸,先前的老先生可没他教的这么好。

冰山的手和他的名字不一样,温暖且有力,林夏儿在他手的带动下,看到手中的字正倚交错,大大小小,开开合合,线条粗细变化明显,口中不由感叹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龙飞凤舞吧!”

冰山闻言,手中的笔一顿,语气严肃道:“不要胡思乱想,细心体会。照着这样,今天写满十张。”

“行!”离上次冰山和她说将军的故事已经过了大半个月,难得冰山能这么和颜悦色,她的心情大好,满口应承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