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卿本佳人

醉红楼的少年

卿本佳人 我爱宜宝 1024 2012-12-16 00:11:48

  钱妈妈的话说的合情合理,林夏儿再结合那个冰山说的,真是气人他告诉了她很多关于玉烨的事,以及玉烨对她的仇恨,却独独没告诉她,她的名字,她父亲的名字,用的是你,你爹,只有薛灵月是他们仇视的,不是用的贱人,就是直呼其名,也就是说,到现在,她还在为这个不知名的身体背负着罪孽,而她却已下定决心用林夏儿的想法去偿还对宇的替身欠下的一切。

这都是些什么糊涂的债呀!反正现在也是理不清,还是不要再让钱妈妈生些端疑才好,于是也就顺着钱妈妈的话道:“妈妈说的有理,墨黛也是看到镜中的变化,心里一时适应不过来,想不到我竟然也能瘦下来!”

“就是呀,初见姑娘时,姑娘又黑又胖,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姑娘就瘦了下来,皮肤也白了,瞧这模样儿俊的,别说我们醉红楼里没有一个姑娘比的上,就是放眼整个宣州城,也找不到比姑娘更美的。真是天生丽质,来,我们把衣服换上!”钱妈妈的话音刚落,立刻引得房间里其他姑娘的齐声附和,并七手八脚的帮着林夏儿穿上那件玫瑰色的长裙。

这是林夏儿第一次穿上的正统的女装,长裙的质地柔软,垂感也好,和那伴随她下地劳作很久的粗布衫不可同日而语,衬的她的身材曲线玲珑,还透着那么一丝暧昧的性感,不由让她想起前世的一件同色的睡袍,那时的宇最爱看她穿上这件的,如今不同的是,那件是短装,里面的成分有化纤,而这件是全绵,长及脚踝,当然还是这件舒服。

一片的赞扬声把林夏儿从悠悠的思绪里拉现实,对着她们由衷的赞美,礼貌的回谢着,当然她也没忽略钱妈妈笑容里的牵强。

林夏儿在钱妈妈和众姐妹们前呼后拥的陪同下来到醉红楼的大厅时,她看到的是这样的一幕,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正懒洋洋地倚在一张太师椅上,式样简单的朱红色的长袍穿在他的身上,显得那样的富贵,再看看那张脸,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生的雌雄难辨,要不是喉间那特有的喉节,林夏儿还真以为是一个美如天仙的女子,那股趾高气扬,目空一切的气势,要搁现代,准是一个坑爹的典型。

“都是些庸脂俗粉,什么十二钗,我看是十二差吧!没一个能入爷的眼!”边说边气愤地把脚边最近的一把椅子踢倒在地上,吓得那些姑娘们大气都不敢出,钱妈妈忙不迭的走到他身边,腆着老脸陪笑道:“大爷可千万别生气,我们醉红楼里还有一镇院之宝墨黛姑娘您还没见着呢!”一句话就把林夏儿给卖了。

林夏儿看着那个少年手中扬起的那张一万两的银票,算是明白了钱妈妈刚刚的那丝难色,再看看身上那件玫瑰色裙子,明白了天下是没有免费的午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